logo

中国科学家思想录·第十二辑 (2017)

丛书序

  • Published Oct 19, 2018

丛书序

白春礼

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学思想库,长期以来,组织广大院士开展战略研究和决策咨询,完成了一系列咨询报告和院士建议。这些报告和建议从科学家的视角,以科学严谨的方法,讨论了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相关联的重大科技问题和政策,以及若干社会公众广为关注的问题,为国家宏观决策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和政策建议,受到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本套丛书按年度汇编1998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学部完成的咨询报告和院士建议,旨在将这些思想成果服务于社会,科学地引导公众。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大变革、大调整,新科技革命的曙光已经显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也正处在重要的转型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越来越需要我国科技加快从跟踪为主向创新跨越转变。在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出思想尤为重要。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学思想库,必须依靠自己的智慧和科学的思考,在把握我国科学的发展方向、选择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关键核心技术、突破资源瓶颈和生态环境约束、破解社会转型时期复杂社会矛盾、建立与世界更加和谐的关系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思想解放是人类社会大变革的前奏。近代以来,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运动极大地解放了思想,引发了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开启了人类现代化进程。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源于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这一讨论确立了我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极大地激发了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创造了世界发展史上的又一奇迹。当前,我国正处在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进一步解放思想,多出科学思想,多出战略思想,多出深刻思想,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紧迫,更加重要。

思想创新是创新驱动发展的源泉。一部人类文明史,本质上是人类不断思考世界、认识世界到改造世界的历史。一部人类科学史,本质上是人类不断思考自然、认识自然到驾驭自然的历史。反思我们走过的历程,尽管我国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科技发展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从思想角度看,我们的经济发展更多地借鉴了人类发展的成功经验,我们的科技发展主要是跟踪世界科技发展前沿,真正中国原创的思想还比较少,“钱学森之问”仍在困扰和拷问着我们。当前我国确立了创新驱动发展的道路,这是一条世界各国都在探索的道路,并无成功经验可以借鉴,需要我们在实践中自主创新。当前我国科技正处在创新跨越的起点,而原创能力已成为制约发展的瓶颈,需要科技界大幅提升思想创新的能力。

思想繁荣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和谐基于相互理解,理解源于思想交流,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思想繁荣。思想繁荣需要提倡学术自由,学术自由需要鼓励学术争鸣,学术争鸣需要批判思维,批判思维需要独立思考。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复杂矛盾交织,需要国家采取适当的政策和措施予以解决,但思想繁荣是治本之策。思想繁荣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应有之义。

正是基于上述思考,我们把“出思想”和“出成果”、“出人才”并列作为中国科学院新时期的战略使命。面对国家和人民的殷切期望,面对科技创新跨越的机遇与挑战,我们要进一步对国家科学思想库建设加以系统谋划、整体布局,切实加强咨询研究、战略研究和学术研究,努力取得更多的富有科学性、前瞻性、系统性和可操作性的思想成果,为国家宏观决策提供咨询建议和科学依据,为社会公众提供科学思想和精神食粮。

References

[1]

[2]

[3]

[4]

Copyright 2018 Science China Press Co., Ltd. 《中国科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45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