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8) (2018) https://doi.org/10.1360/B978-7-03-058660-5

第一章 媒体融合与科技期刊融合出版1)

  • Published May 15, 2019

第一章 媒体融合与科技期刊融合出版1)

媒体融合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概念,国家层面对媒体融合发展的大力推动,拉开了融合发展的大幕。出版产业是内容产业,担负着文化积累、传承、传播的重要使命。在新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虽然出版职能没有改变,但是人们获取知识与信息的载体、方式、渠道发生了重大转变,出版产业要继续承担其"使命",必须适应受众知识信息获取方式的变化,改造其生产方式、承载方式与传播方式。因此,媒体融合,既是出版产业做强做大的方向,也是出版产业生存发展、转型升级的内在需求。

第一章执笔:牛汝辰,范真真

第一节 媒体融合的背景与模式

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及其向出版领域的渗透,出版行业开启了迄今为止最具创新性和持续性的发展。从1971年世界上第一台微处理器在美国硅谷诞生至今,数字技术逐渐打破各媒体之间的隔阂,将原来各自为战的媒体从载体的束缚下解放出来,统一递归到数字这个唯一的基元上,以内容为资源,以用户为对象,以网络为平台,走向融合发展的时代。

一、国际媒体融合背景

一般认为,关于媒体融合的研究,首先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Nicholas Negroponte)于1978年首次提出"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概念,他以3个圆环分别象征出版印刷、电脑及广播电视三圆环逐渐重合则表示出版印刷、电脑和广播电视这3个产业开始具备相互融合的趋势,并且这3个圆环重合的地方预示着将是发展最快之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伊契尔•索勒•浦尔(Ithiel De Sola Pool)在《自由的科技》一书中定义了"媒体融合"概念,还提出了一个媒体可能同时兼具其他媒体功能的"功能融合"的概念。他认为,媒体融合首先开始于技术融合,在多种技术融合之后便会产生新的传播方式。当托马斯•鲍德温(Thomas Baldwin)、史蒂文森•麦克沃依(Stevenson McWay)、查尔斯•斯坦菲尔德(Charles Stanfield)的著作《大汇流--整合媒体信息与传播》一书出版后,很快便成为媒体融合出版研究的奠基之作,该书概括了各类媒体融合,预见了媒体融合未来方向2)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2006年就推出"创意未来"规划,即"360度"全平台运作,调整内部机构,实现以内容数据库为基础,向多元媒体渠道、融合媒体终端分发。要做到多媒体、多手段、多角度、立体化的传播方式,同时考虑广播、电视和网站各平台的需求,满足固定设备和移动设备的需要。所有的新闻素材都被集中到内容数据库,供BBC平台所有的制作人和编辑使用,其资源共享程度达到空前的水平3)。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出现了用户参与内容生产的可能,用户创造内容将成为最能体现互联网思维的方式,相应展示了BBC面向用户的开放架构。美国《连线》杂志对新媒体的定义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

二、中国媒体融合背景

在我国,媒体存在多种形态,如新闻、出版、网站、广播电视、移动媒体、交互平台、娱乐软件等,而其中一种媒体的融合发展,必然会引起其他媒体的连带反应。如新闻媒体的去纸质化发展,必然会引起和促进其他媒体相应的变革。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蔡雯教授2005年在介绍美国的"媒体融合"先进理念时认为,"媒体融合"不仅指各种媒体间的相互合作模式,而且是各类媒体通过新的介质材料实现汇聚并融合成一种新的新闻生产范式。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王菲教授的《媒体大融合--数字新媒体时代下的媒体融合论》一书于2007年出版,是我国第一本论述"媒体融合"的专著。作者对电信、互联网和传媒产业间的融合进行了研究,分析了各产业间的融合,即生产、政策、组织等多方位融合现象。作者提出,目前媒体融合正以信息消费终端需求为导向,向内容融合、网络融合和终端融合方向转变4)。随后,有关媒体融合专著相继出版,如《新媒体融合与数字电视》(2008)、《媒体融合与电视转型》(2011)、《电视融合变革:新媒体时代传统电视的转型之路》(2011)、《电视融合变革》(2011)、《媒体融合与融合新闻》(2012)、《媒体融合与新商业模式》(2012)、《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报告(2012)》(2013)等。

(一)政策背景

2014年4月23日《人民日报》和人民网发表了刘奇葆的《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一文,文章指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是党中央着眼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和壮大主流思想舆论所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于新闻媒体来说,内容永远是根本,是决定其生存与发展的关键所在。要进一步增强媒体信息内容的核心竞争力,一是在品质上追求专业权威;二是在传播上注重快捷精简;三是在服务上注重分众化互动化;四是在展示上实现多媒体化5)

对于媒体融合具有标志性的里程碑文件,则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于2014年8月18日审议通过的《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以《意见》为标志,媒体融合规划正式上升为国家文化战略,故而,2014年也被称为媒体融合元年。

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要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充分运用新技术创新媒体传播方式,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6)。要一手抓管理,一手抓融合,确保融合发展沿着正确方向推进。

《意见》指出,要按照积极推进、科学发展、规范管理、确保导向的要求推动媒体融合发展,要在内容、平台、管理、渠道、经营等各方面进行深度融合,才能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和颇具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进一步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四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四力"将成为未来衡量媒体是否具有竞争力的主要评价指标),形成多样立体、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意见》出台后,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和《深化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等文件,决心尽快提升我国媒体在国际上的传播力和舆论影响力,传统媒体的融合发展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方法和手段。

为了配合中央决策,《意见》出台之前,国务院于2013年8月17日发布了《关于印发"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发〔2013〕31号),"宽带中国"计划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2014年5月28日,在宏观政策背景支持下,正式挂牌了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这标志着以深度整合态势迎接三网融合的战役将在全国几百家有线电视网络组织实施。

2015年4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印发了《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新广发〔2015〕32号),这个文件的核心是要求突出3个导向:产品导向(包括内容产品和两微一端)、技术导向(包括融合技术中心和"中央厨房")和数据导向(包括用户画像和精准推送)。

2016年2月19日,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强调:要大力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尽快从相"加"阶段迈向相"融"阶段,从"你是你、我是我"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进而变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着力打造一批新型主流媒体和传播载体,以内容优势赢得发展优势,不断增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这就要求,媒体融合是根本的彻底地从外到内的从形式到内容的全方位的媒体融合7)

2016年7月18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新广电发〔2016〕124号),提出:在"十三五"后期,融合发展取得全局性进展,建成多个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打造出数家拥有较强实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基本形成布局合理、竞争有序、特色鲜明、形态多样并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中国广播电视媒体融合新格局8)9)。2016年7月底,国家网信办、发改委、工信部三个部门联合发布《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提出了网络强国"三步走"的战略目标,指出:谁在信息化上占据制高点,谁就能够掌握先机、赢得优势、赢得安全、赢得未来。传统广电与互联网的融合是国家信息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10)11)。随后,"媒体融合"成为学界和业界的最热门词汇,相关研究迅速增加,《意见》的出台,对媒体融合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二)技术背景

从技术层面来看,媒体融合也是技术革命推动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由技术革命创造的先进生产力必然会推动传媒产业的发展,而传媒产业的发展又会对各行各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当前的物联网、智能媒体、大数据、云计算、植入式设备、可穿戴设备等技术使媒体的生产方式、消费模式、流通渠道、盈利模式等都发生了巨变,创新了媒体的融合应用,为媒体融合提供了技术动力12)

传统媒体是专业机构生产内容,而互联网则是用户创造内容,二者特点不同。随着媒体融合的推进,原有特性将发生重组变化。未来传播方式将从以"广播"为主导的专业机构传播方式,变为"选看"为主的用户主导传播方式,将进一步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服务平台将由选择性不强的"货郎"式售卖,变为品种丰富、自主选取、随时进出的"超市"化营销,这将强烈冲击传统运营理念。传统媒体要实现融合发展,首先面临的是内容生产的转型。内容生产转型的目标是从分头制作、多层管理向打造全媒体内容分发平台、扁平化管理转型,将会发生从独立制作向聚合生产转变,从大众化编排向差异化分发转变,从单向流动向交互传播转变等三个方面的显著变化13)

三、媒体融合模式

媒体融合从简单的传统媒体之间的融合逐渐走向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聚合;从媒体呈现形式的合作走向新闻采写、编辑加工、发布传播等环节的互动;从单纯行政手段推动到媒体主动寻求合作;从同一地域同类媒体的融合到跨区域、跨媒体的融合。其最终目的是打破媒体的形态界限,趋向媒体形态的大融合;最终实现消费者可用各种数据终端在网络环境下,获得各自需求的产品和服务14)。媒体融合已成为新闻出版行业的必然趋势和媒体发展的必由之路。

(一)组织融合

"媒体融合"的最初形式是媒体的组织机构融合,这种融合是靠外部的力量推动形成一个实体。我国的一些报业集团就属于此类,这类集团基本上只是名义上的结合,往往还处在各自为政的状态,是一种松散的没有形成有机分工和相互协调的工作模式,或者成立一个新媒体部,或者设专人兼职从事新媒体工作。

(二)市场融合

通过融资或企业兼并,形成统一的"资本融合"实体,有实力的媒体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完成对其他媒体或媒体集团的收购、兼并,或者两个媒体组织之间通过资本市场进行的优势互补和各取所需式方式合作。这种模式比第一种又进了一步,做到了部分内容生产和传播方式的融合。

(三)手段融合

此处的手段融合主要是指传播手段融合,是指利用新技术来改造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和传播,进而通过大型传媒集团以不同媒体传播手段在一个大的平台上进行重新优化整合,进而实现这些媒体内容相互传播和资源共享,各种媒体的采编、传播、市场推广等全部用一套班子,由"多媒体编辑"统筹协调和分类策划,将采写材料和新闻内容用于集团旗下的不同媒体。

(四)形态融合

形态融合是"媒体融合"的最高阶段。随着新技术的突飞猛进,在不远的将来完全有可能产生一种与今天的媒体形态完全不同的新媒体,它很有可能是融合了几种甚至全部媒体优点的媒体融合方式。

第二节 融合出版的相关国际主流概念

国际上,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在引领出版业的发展趋势,涌现出了多种与融合出版相关的概念,可梳理出以下11类国际主流概念:数字出版(Digital Publishing),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知识服务(Knowledge Service),优先出版(Online First),开放获取出版(Open Access Publishing),数据出版(Data Publishing),自媒体出版(We Media),可视化出版(Visualization Publishing),互动出版(Interactive Science Publishing),增强出版(Enhanced Publishing),语义出版(Semantic Publishing)等。"出版"二字之前众多的修饰词,反映了出版形态和出版特征的不断变化。出版概念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对出版认识逐步深化的过程,以及由此引发的关于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概念演进的思考。本节从融合出版国际主流概念的定义、分类、关联、区别等方面梳理国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实质,以期对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提供参考与借鉴。

(一)数字出版

英文维基百科中对"Digital Publishing"一词没有进行单独的定义,而是将其链接到Electronic Publishing(也称为E-Publishing或Digital Publishing或Online Publishing)15)。电子出版是电子计算机技术与出版活动相结合的产物,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科技期刊编辑出版的电子化。Electronic Publishing 这个用语在英语首见于1977年,当时主要指把电子计算机技术用于出版物的印前编辑出版工作16)

"数字出版"作为一种概念,是2005年以后才得到了广泛认同。2000年前后,几乎没有人使用这个概念,当时流行的概念是"电子出版""桌面出版"等。数字出版的定义是:数据出版是指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内容编辑加工,并通过网络传播数字内容产品的一种新型出版方式,其主要特征为内容生产数字化、管理过程数字化、产品形态数字化和传播渠道网络化17)。与数字出版相关的概念如表1-1所示18)

(二)媒体融合

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19)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于1978提出后,不少学者对其进行了界定,从不同的视角去定义媒体融合:

(1)媒体史视角。以詹妮特•斯坦格(Janet Staiger)和萨宾•哈吉(Sabine Hake)为代表20),认为媒体融合是传统媒体(如印刷媒体、电视、广播和电影)与当时的新技术(如有线电视、互联网和数据广播)的结合。

(2)文化研究视角。以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为代表21),媒体融合一词涉及技术、产业、文化和社会变迁等方面,并不完全取决于媒体终端,更多产生于个体消费者的观念之中,通过彼此间的社会交往而实现。

(3)政治经济学研究视角。以蒂姆•德维尔(Tim Dwyer)和克劳斯•詹森(Klaus Jensen)为代表。蒂姆•德维尔指出22):"媒体融合是一个过程。新技术被容纳进现有媒体和大众传播文化工业之中"。克劳斯•詹森23)阐述了所谓"媒体融合的3个维度"的关系:第一个维度是通过身体实现的人际传播;第二个维度是模拟大众传播;第三个维度是数字化传播。

(三)知识服务

知识服务(Knowledge Service)是指从各种显性和隐性知识资源中按照人们的需要有针对性地提炼知识和信息内容,搭建知识网络,为用户提出的问题提供知识内容或解决方案的信息服务过程。这种服务的特点就在于,它是一种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面向知识内容和解决方案的服务24)

对于"知识服务"国内外学者的定义不同。国内1983年庄子逸在"重视知识与'知识宝库'"一文中提及图书馆的本质是"知识服务"25);国外有关知识服务的研究起于1990年,托尔•塞尔斯塔德(Tor Selstad)在《挪威地理杂志》(Norsk Geografisk Tidsskrift-Norwegian Journal of Geography)上对挪威知识服务进行了介绍26),作者认为信息服务(Information Service)是基础服务(Elementary Service),而知识服务是先进服务(Advanced Service)。因"知识服务"是由"信息服务"演化而来,目前国内外尤其是国外学者在有些文献中依然把"知识服务"当作"信息服务"的范畴,并将"知识服务"和"信息服务"合为一体进行研究。原因在于国外的"知识服务"研究人员多为计算机领域,而国内的研究人员多为文献情报领域。

虽然国内外有关知识服务的定义还没有统一,但总体来说,国内外学者对知识服务的核心思想是一致的,知识服务都是以用户为目标,面向用户需求,解决用户问题并使知识不断升值的服务。

(四)优先出版

优先出版(Online First)一般是以互联网、手机、光盘(DVD)等数字载体,把印刷版期刊的定稿内容提前进行发布。施普林格(Springer)27)早在1998 年2 月就已实现了在线优先出版功能,通过纯数字模式的专家评审编辑程序,从以卷期为单位的传统印刷出版标准过渡到以单篇论文为单位的网络出版标准。

(五)开放获取出版

开放获取出版(Open Access Publishing)是国际学术界、出版界、文献情报界为了推动科研成果利用互联网自由传播而采取的行动,旨在促进科研信息交流、打破学术研究成果传播壁垒,实现网络自由阅读,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

(六)数据出版

英文维基百科对数据出版(Data Publishing)28)的解释:"数据出版(也称数据出版物)是以公布的形式发布研究数据以供他人重新使用的行为"。数据论文已经存在相当长的时间,如美国物理学会出版的《物理和化学参考数据杂志》(The Journal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 Reference Data)从20世纪70年代早期就开始描述物理和化学材料的一般特性,目前仍在出版29)。美国生态学会从2000年在《生态档案》(Ecological Archives)上开始发表数据论文30)。这是一种新的出版形式,数据是开放获取的,可以阅读数据描述文件,然后下载数据。

(七)自媒体出版

2003年7月,美国新闻学会媒体中心出版了谢因•鲍曼(Shayne Bowman) 和克里斯•威理斯(Chris Willis)联合提出的"自媒体(We Media)"研究报告31),其中对"We Media"给出了十分严谨的定义:"We Media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理解普通大众如何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他们本身的新闻的途径。"简而言之,自媒体是普通公民用以发布自己所见、所闻、所感的媒体载体。

从出版的主体来看,包括个体的自出版和平台的自出版。个体的自出版即用户利用自媒体平台发布、分享事实或观点的行为,如推特(Twitter)、微信(We Chat)、博客(Blog)等私人帐号的公众传播;平台的自出版即自媒体出版机构为作者提供平台,使其能主动全程参与出版物的选题、策划、撰写、编辑、发布等各环节的出版方式,如亚马逊自出版平台(Kindle Direct Publishing)、网易云阅读平台等。

(八)可视化出版

可视化出版32)即利用可视化技术、虚拟仿真技术及可视化工具将科学数据和信息立体地呈现在研究人员面前,具有直观、生动、交互性强等优点,能够帮助科研人员快速分析和理解抽象概念。在医学、生物学、天文学及地球科学等自然科学领域,可视化出版一直备受关注。

2006年10月,全球首例可视化实验期刊《视频实验杂志》(Journal of Visualized Experiments,JoVE)正式创刊33)。JoVE的最大特色在于综合多种媒体的优势,使知识的传递更加生动直观,展现生命科学实验的多种方面和复杂细节。JoVE每月出版约70个视频(每个视频配有一篇文章),视频每日更新,保证用户能够获取最新的实验成果,了解最新的学科动态。其中有10%左右的视频是免费公开视频,其余90%的视频需要订阅观看。

(九)互动出版

互动出版34):打破传统的单向传播模式转而形成作者与用户之间的双向交流,这就是互动出版的实质。从方式上,主要是以学术维基(Wiki)为代表的动态出版方式,还有以开放式同行评议为代表的互动评价方式。

如Wikigenes35)是一个基于Wiki的基因信息数据库,由瑞士研究员罗伯特•霍夫曼(Robert Hoffmann)博士领导开发,该网站整体秉承维基百科的开放理念,Wikigenes上面的任何成果、论断都可以精确定位到所引用的文章以及作者上,允许和鼓励Wiki读者以及编辑者对Wiki条目中所涉及的作者的贡献进行评价。PLoS Hub36)把众多临床实验方面的开放存取文献收集起来,对某一课题有共同兴趣的科研人员可以在社区分享他们的意见和知识。同时,一些优秀的内容可以经PLoS Hub 发表到PLoS 旗下的相关期刊。

(十)增强出版

2009年,阿姆斯特丹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增强出版物和存储技术的新型标准:技术综述》(Emerging Standards for Enhanced Publications and Repository Technology: Survey on Technology)一书,介绍了增强出版物及存储技术的新型标准37)。维基百科对"Enhanced Publication"也进行了解释38):增强出版物是传播和分享研究成果的一种电子出版形式,与传统的数字出版物不同,增强出版物通常由一组相互关联的部分组成,这些部分对应于多种类型的研究资产(如数据集、视频、图像、样式表、服务、工作流、数据库、演示文稿)和研究的文本描述(如论文、章节、表格)。增强出版物打破传统出版中篇幅和出版形式的限制,能更丰富地展示研究成果。

(十一)语义出版

2009年,牛津大学动物学系图像生物信息学研究小组的大卫•香顿(David Shotton)在多项实验基础上,首次较系统地提出了语义出版(Semantic Publishing)的概念39)。大卫•香顿认为语义出版是一种可以提高期刊上文章的语义,促进它们自动化获取,使其能够链接至语义相关的文章,并提供获取文章内数据的可行性途径,使论文之间的数据整合变得更加容易的出版形式。语义出版是解决现有网络出版缺陷的有效方法,出版商利用语义技术可以为读者提供期望的信息质量和深度,是学术出版的未来发展之路。

语义出版作为语义网技术的应用性实践,除了得到学者关注外,还得到许多知名学术出版机构和信息服务商的关注。如英国皇家化学会(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RSC)实施了Prospect 项目40),爱思唯尔开展了Article of the Future和Pensoft 项目41),PLoS 实施了Semantic Enrichment计划42),维基百科使用97 种不同的语言为多达350 万的条目设置了特征标签和摘要,谷歌也联合微软、雅虎和Yandex 推出了网页语义化处理标准等。

技术将出版业带上了融合出版的快车道,纵观与融合出版相关的国际主流概念,无一不是围绕内容、渠道、平台、技术、经营和管理展开的,不同的出版模式有的侧重于内容融合,如数据出版、增强出版;有的侧重于新型技术的应用,如语义出版;有的侧重于传播渠道,如可视化出版、媒体融合;有的侧重于平台建设,如互动出版、自媒体出版、优先出版;有的侧重于经营,如开放获取出版;有的同时侧重于技术和传播渠道,如数字出版;有的同时侧重于内容融合和平台建设,如知识服务。这些侧重反映的是人们的认识逐渐从内容、渠道、平台、经营、技术角度向融合出版拓展,因此需要我们从出版的自身规律出发,探寻融合出版的本质属性。

第三节 基于媒体融合的科技期刊融合出版

媒体融合这一概念是指将不同的媒体形态"融合"在一起,会随之产生"质变",形成一种新的媒体形态。也就是说,"媒体融合"是信息传输通道的多元化下的新作业模式,是把各种终端等新兴媒体传播通道有效结合起来,资源共享,集中处理,衍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产品,然后通过不同的平台传播给受众43)。在媒体融合时代,科技期刊近20年来顺应时代潮流,融合不同媒体的优势,积极践行融合出版,借助新媒体强大的传播优势和便捷的服务功能,实现从单一性质的纸质出版物向多媒体融合共建的复合媒体转变,满足用户知识获取、智能服务和个性化的需求。

一、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特点

科技期刊是传统媒体的一种形态,其主要目的是传承和传播科学技术理论和技术应用创新,推动科技进步。从内容和表现形式方面看,科技期刊不同于一般的新闻类媒体,不同于娱乐媒体或自媒体,也不同于导向类时政媒体;从读者方面看,科技期刊读者大多是专业技术人员。因此,科技期刊融合出版与大众传媒融合发展在诸多方面都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一)科技论文跨平台传播提高了传播效率

随着科技期刊媒体融合的发展,信息传播的效率得到了极大地提高,微博、微信平台使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自媒体"。知识可跨平台和自适应终端传播,这种传播方式提高了信息的传播效率。学术期刊的各个传播平台具有不同的特点和优势。微信和微博平台具有实时交流互动功能,其交互性更为便捷;期刊数据库平台(如CNKI)和期刊网站是读者公认的权威媒体;数据库首发平台或优先出版平台最先将文章发布,使作者的研究成果更具时效性;微博与微信平台可同时呈现文字、图像、音频和视频,其表现力最佳;期刊数据库的覆盖面较为广泛,大专院校、公共图书馆、科研机构等机构用户订阅普遍,读者覆盖面宽44)。期刊媒体融合的结果,就会出现期刊论文在期刊网站客户端、期刊数据库平台、微博、期刊微信公众号、期刊头条号等不同渠道的跨平台传播。目前已经进入到一个跨平台、多模态、流动化的传播生态环境,传统媒体与新媒体间界限模糊,多种媒体形态共存交融,为期刊融合发展提供了技术环境,可实现期刊的纸版、电子版、网络版、移动终端等多种载体并存的传播格局45)

(二)无纸化数字出版提高了阅读效率

与传统出版不同的是,以往编辑校对采用纸版编辑校对,随着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数字化的编辑校对存储传播模式,虽然也出版纸版期刊,但大多读者的阅读是通过网络或移动终端,这不仅给编辑和传播带来了便利,也给读者带来了检索、获取、阅读、分析和知识加工的便利,极大地提高了时效性和阅读效率。

(三)期刊"篇章化"和知识"碎片化"增强了知识获取效率

随着数字出版及媒体融合技术的进步,传统的以专业为基础,以"刊"为单元的阅读方式,变成了通过平台或网站检索,以"篇"为单元的阅读方式,甚至"知识点"的内容碎片化形式的检索结果也逐渐形成规模,知识的呈现方式也不仅仅是单纯的文字和图片,还可以是语音、视频、动漫等多种方式或形式。媒体融合下的"期刊"将不再是一个独立的阅读单元,重要的是知识。"期刊内容碎片化"的数字出版将成为未来的趋势,未来知识出版的最大特征就是将内容碎片化,这也是语义出版的发展趋势。读者最渴望的是快速获取有价值的知识,而全文阅读者会越来越少。科技期刊论文的呈现方式和传播形式必须适应"期刊内容碎片化"需求,可根据读者需求将内容知识重组,这将极大地提高读者对内容的接受程度46)

(四)科研成果新闻化和内容知识科普化

科技期刊刊登的论文一般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平和创新性,如果将科研成果以浅显易懂的语言和新闻化的形式展现出来,并通过门户网站、APP、微博、微信公众号的形式发布出去,会更利于期刊内容的传播。借助媒体融合技术,可将抽象深奥的专业知识以形象化、动态化的形式呈现给读者,或以简明生动的科普语言多层面阐述,将会大大提升期刊信息的传播效应,实现科研成果与社会实践的对接①。

(五)知识挖掘平台化

科技期刊媒体融合技术为科技期刊内容的再加工和广泛传播带来了可能。对大量的期刊数据库信息进行专业化深加工,进一步挖掘、整理有用的分门别类的专业知识和各种方法、技术等专业信息,可以成为专业人员必备的参考资料。期刊媒体融合技术将成为人们知识挖掘、自我学习和科技创新的重要平台。

二、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历程

关于媒体融合出版的讨论,在我国新闻出版界已有十余年历史47)。而从学术期刊数字化、网络化发展演变历史来看,可以2010年、2014年为分界线,将其分为三个阶段48)

(一)第一阶段:期刊数字化(2000-2010)

自2000年起,我国传统期刊业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传播技术,积极适应期刊的转型发展,推进传统期刊的数字化和网络化。期刊的网络新技术的应用,使得传统科技期刊产业不仅在编辑技术、编辑方式上产生变革,还在思维方式和编辑理念上产生变化49)。在新的环境下,科技期刊工作者快速适应网络新媒体,进一步满足网络用户的多项需求,积极创建同名期刊的网络版,以网络编排方式,实现传统期刊的数字化过渡。

学术信息传播方式由传统的大众传播模式转变为网络平台上的编者、作者、读者间多点互动50),科技期刊出版形态由数字出版开始引领学术期刊的发展51),网站成为科技期刊的重要阵地。科技期刊的数字化建设,增强了互动功能,增强了编者与读者的互动52)。实践证明,数字化和网络化促进了学术期刊的发展53)

期刊数字化模式的不足是形式单一,且局限于部分科技期刊,更多刊社持一种观望态度。一些有实力的学术期刊自建网站,开放获取,大多数期刊主要依靠中国知网、万方数据、龙源期刊网等数据库实现网络传播54)

(二)第二阶段:刊网聚合(2010-2014)

刊网融合的标志事件是2010年11月25日在北京召开的首届"中国媒体融合与发展论坛",同时发布了《中国媒体融合发展调查报告》蓝皮书。同年,在"第十届中国科技期刊青年编辑学术研讨会暨新世纪初十年科技期刊发展回顾与未来展望论坛"上,有学者明确提出了"刊网融合"概念55)

所谓刊网融合是以服务用户为核心和价值导向,方式是一个中心、两个平台、"三流"并进56)。即在一个组织体系内,网络编辑和内容编辑分属两个独立的平台,属于一个编辑部指挥57)。在"刊网融合"模式下,学术期刊通过网络发布、杂志电子版发布和"杂志-网络"双向互动对学术观点进行及时报道。多数科技期刊的刊网融合发展仍是把纸刊的内容叠加到网上58),用户的核心价值并未得到充分彰显。

(三)第三阶段:刊网初融(2014-2017)

作为刊网初融阶段的标志性事件是2014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媒体融合的政策文件,如《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等。移动媒体成为2014年媒体融合的标志,移动终端以不可抗拒的态势融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59)。这不仅表现在学术信息传播方面的融合,还体现在学术内容制作和期刊经营的融合60)。很多科技期刊顺应互联网传播的移动化、社交化、视频化、互动化趋势,开始融入不同形式的新兴媒体,如期刊微信公众号、期刊头条号、开发期刊APP、利用各种期刊数据库(知网、万方、超星等),实时推送期刊出版信息,为移动式阅读、开放获取、碎片化学习和在线评论交流提供便利,更加注重媒体形式和阅读习惯的内容生产,不断提升科技期刊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据《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规模、效益稳步提升。出版融合发展成果初显,知识服务新模式不断涌现。截至2017年底,20家国家出版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陆续挂牌运行,近百个融合发展研究项目相继实施,一批有引领性的出版融合发展重点项目初见成效;国家知识服务建设工作全面启动,50家出版单位确定为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得到APP、喜马拉雅、悟空、知乎等知识服务新业态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传统出版单位持续探索融合发展,加速向知识服务转型。另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调查汇总数据,2017年数字出版实现营业收入7071.9亿元,增长23.6%61),不仅体现为信息传播渠道的多样化,而且体现在从形式融合到内容生产融合的过渡62)

三、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意义

媒体融合早已成为国际媒体发展趋势,作为传统媒体一部分的科技期刊,毫不犹豫地开展融合出版转型发展是响应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的必然出路63),是我国科技期刊融入国际大势、加强自身发展的不二选择。

(一)融合出版推动科技期刊履行社会责任

目前,新兴媒体影响社会舆论的能力日渐增强,大量的社会敏感问题以及社会热点问题,往往首先在网络中迅速传播,而且覆盖面广,一些不实的不科学的甚至负能量的舆论会引导社会舆论和道德理念及价值观判断,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任何媒体,包括科技期刊都应肩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推动科技创新,大力弘扬主旋律。科技期刊必须增强对科学研究方向和学术前沿的引领作用,进一步正确引领主流舆论,捍卫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科技期刊大力开展媒体融合转型发展成为加强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必然选择64)。科技期刊的媒体融合应当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占领舆论制高点,移动互联等新媒体平台就是科技期刊传播的主渠道和与用户交流的主平台。

(二)融合出版助力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

科技期刊长期发挥着传播科技成果、引领科技前沿、促进学术交流、培养科技人才的重要作用,科技期刊是各学科各领域繁荣科技和加速行业发展的主阵地。媒体融合时代的科技期刊,必须凭借新媒体成果和新技术手段进行内容的高效生产来加快期刊论文的传播速度和期刊影响力,借助新兴媒体融合技术在传播交流方面的巨大领先优势,进一步创新科技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呈现态势,优化传播创新平台,提高媒体内容的吸引力和黏合力,让更多优秀的科技研究成果及时精准地传播到需要者的手中,加速科技成果的有效转化65)

(三)融合出版增强媒体自身能力和发展动力

在新技术发展形势下,传统纸媒期刊的读者范围在进一步退缩,市场份额占有量呈现迅速下滑态势。尽管科技期刊具有科技传播的刚需地位和体制保护等因素,不像其他时政类综合类期刊易受冲击,不过也必然会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有些科技成果最先在各网络平台或移动平台发布,而且传播迅速就是最好的说明。当然,科技期刊因其专业化特点和受众面,呈现出天然的严肃性,缺乏感染性,故而很难吸引大众关注。我国虽然目前拥有总量庞大的科技期刊,但其影响力远不及国际平均值①。期刊总量与期刊影响力不匹配的情况也需要加速科技期刊融合出版进程。因此,要想在新传媒格局中获得席位,科技期刊就要有决心打好融合出版发展的攻坚战66)

(四)融合出版适合读者阅读习惯变化

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手机数字阅读已成为大众获取各类新闻、信息、娱乐的主要途径。早在2014年,我国成年居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就已经高达58.1%,数字阅读率已经超过传统阅读率67),这说明数字阅读方式的普及已使受众开始改变阅读方式,更倾向于进行跨媒体、即时性、碎片化和跳跃式的阅读。对科技媒体来说,读者的整刊阅读和纸质阅读需求正逐年下降,碎片化、数字化、观点阅读、标题阅读、引文阅读、单篇阅读和文献追踪阅读需求正逐年增强。大多年轻科研人员,更习惯利用即时快捷的网络、手机来获取科技信息。阅读方式的转变,必然会引发科技期刊的全面转型68)

黄晓新, 刘建华, 卢剑锋. 中国传媒融合创新现状、问题与趋势[J]. 国传媒科技,2017,(4):19-20.

张君昌. 媒体融合的政策背景及转型方略[J]. 中国广播,2014,(12):10-13.

王菲. 媒体大融合--数字新媒体时代下的媒体融合论[M]. 广州: 南方日报出版社, 2007.

刘奇葆. 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N]. 人民日报/人民网, 2014-04-23.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www.gov.cn 2014-08-18 17:47. 来源: 新华社北京8月18日电.

习近平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人民网, 2016-02-20.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Z].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www.gov.cn, 2016-07-20 19:20.

郭之文.媒体融合的政策导向与现实路径[J]. 传媒观察, 2016,(9):24-26.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 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Z]. 新华社, www.gov.cn 2016-07-27 18:52.

郭之文.媒体融合的政策导向与现实路径[J]. 传媒观察, 2016,(9):24-26.

黄晓新, 刘建华, 卢剑锋. 中国传媒融合创新现状、问题与趋势[J]. 中国传媒科技, 2017,(4): 19-20.

张君昌. 媒体融合的政策背景及转型方略--由独立制作向聚合生产转型[J]. 中国广播, 2014,(12): 10-13.

(澳)奎因,(美)费拉克. 媒体融合[M]. 北京: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9.

Electronic publish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ectronic_publishing. [2018-08-13].

Lancaster F W. The evolution of electronic publishing[J]. Library Trends, 1995, 43(4): 518-527.

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 http://www.gapp.gov.cn/news/1832/113636.shtml. [2012-09-28].

张立. 数字出版编辑实务教程[M]. 沈阳:辽海出版社,2008.

郭毅, 于翠玲. 国外"媒介融合"概念及相关问题综述[J]. 现代出版, 2013(01): 16-21.

Staiger J, Hake S. Convergence media history[M]. New York: Routledge, 2009.

Jenkins H. Convergence culture: Where old and new media collide[M]. 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6: 2.

Dwyer T. Media convergence[M]. Maidenhead: Open University Press, 2010: 2.

Jensen K B. Media convergence: The three degrees of network, mass an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M]. New York: Routledge, 2010.

https://baike.baidu.com/item/知识服务/6192713.

庄子逸. 重视知识与"知识宝库"[J]. 图书馆杂志, 1983(3): 3-6.

Selstad T. The rise of the quaternary sector. The regional dimension of knowledge-based services in Norway, 1970-1985[J]. Norsk Geografisk Tidsskrift-Norwegian Journal of Geography, 1990, 44(1): 21-37.

The digitalization breakthrough (1996-1999). https://www.springer.com/cn/about-springer/history.

Data publish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ta_publishing. [2018-06-22]

https://aip.scitation.org/doi/figure/10.1063/1.4983656.

http://www.esapubs.org/archive/ecol/e084/094/MOMv3.3.txt.

Bowman S, Willis C. We media: How audiences are shaping the future of news and information[R]. 2003.

Eppler M J, Burkhard R A. Knowledge visualization: Towards a new discipline and its fields of application[M]. Lugano: University of Lugano, 2004.

https://www.jove.com/.

Ackerman M J, Siegel E, Wood F. Interactive science publishing:A joint OSA-NLM project [J]. Information Services & Use, 2010, 30: 39-50.

http://www.wikigenes.org/.

http://ploshubs.org/.

Marjan V-G. Emerging standards for enhanced publications and repository technology: survey on technology[M]. Amsterdam: 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2009.

Enhanced publica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nhanced_publication. [2017-03-16].

Shotton D. Semantic publishing: the coming revolution in scientific journal publishing[J]. Learned Publishing, 2009, 20(22): 85-94.

RSC semantic publishing. http://www.rsc.org/Publishing/Journals/ProjectProspect /index.asp. [2013-03-27].

Schemm Y. Experience the article of the future. http://www.elsevier.com/reviewers/reviewers-update/archive/issue-4/experience-the-article-of-the-future. [2013-06-26].

Shotton D, Portwin K, Klyne G, et al. Adventures in semantic publishing: Exemplar semantic enhancements of a research article[J]. 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 2009, 5(4): 1-17.

陈明.媒介融合背景下的新闻评论教学改革[J].东南传播,2011,(5):92-93.

丛敏. 渠道融合: 学术期刊的跨平台传播探析[J].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 37(5): 27-31.

你希望通过微信平台关注学术期刊发布的信息吗?http://bbs.sciencenet.cn /thread-1340453-1-1.html.[2018-08-04].

张祥合, 王丹, 赵浩宇. 媒体融合时代科技期刊信息传播的特点和拓展途径[J]. 编辑学报, 2017,(S2): 11-12.

蔡雯. 媒体融合: 面对国家战略布局的机遇及问题[J]. 当代传播, 2014,(6):8-10.

张海生, 蔡宗模, 吴朝平. 学术期刊媒体融合发展: 历程、问题与展望[J]. 中国编辑, 2017,(1): 412-413.

刘跃平. 网络媒体的启示与传统学术期刊的理念更新[J]. 合肥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1,(1): 70-75.

姚忆江. 刊网互动: 科技期刊互联网生存的方向[J]. 江汉大学学报, 2004,(4): 65-67.

周婷. 数字出版引领出版产业未来[N]. 中国证券报, 2006-11-06.

赵会懂. 刊网互动提高期刊门户网站的价值[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0,(2): 201-203.

徐建月. 刊网互动有效促进刊社发展[J]. 科技与出版, 2010,(6): 51-53.

杨驰原. 刊网融合的现状、问题及建议[J]. 出版发行研究, 2014,(12): 58-60.

张海生, 蔡宗模, 吴朝平. 学术期刊媒体融合发展: 历程、问题与展望[J]. 中国编辑, 2017,(1): 412-413.

王秦, 刘国良. 《财经》和"财经网"是怎样互动融合的--纸媒融合转型的路径分析[J]. 中国记者, 2009,(6): 74-75.

胡志强, 栗延文. 浅析刊网融合模式下的科技期刊网络内容构建[J]. 编辑学报, 2010,(S1): 98-99.

袁舒婕. 学术期刊: 在刊网融合中披沙沥金[N]. 中国新闻出版报, 2014-07-29.

崔保国, 何丹嵋. 2014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J]. 传媒, 2015,(12): 11-16.

杨驰原. 刊网融合的现状、问题及建议[J]. 出版发行研究, 2014,(12): 58-60.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 http://www.xinhuanet.com/zgjx/2018-07/31/c_137358534.htm [2018-07-15]

张海生, 蔡宗模, 吴朝平. 学术期刊媒体融合发展: 历程、问题与展望[J]. 中国编辑, 2017,(1): 412-413.

中国社科院. 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报告蓝皮书(2015)[M].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

李静. "融"时代科技期刊发展探究[J]. 中国编辑, 2016(2): 58-59.

贺林平. 数量世界第二,影响因子不及国际平均值,90%以上的高水平论文投向国外[N]. 人民日报, 2014-11-21.

贺林平. 数量世界第二, 影响因子不及国际平均值,90%以上的高水平论文投向国外[N]. 人民日报, 2014-11-21.

李静. "融"时代科技期刊发展探究[J]. 中国编辑, 2016,(2): 58-59.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在京发布[EB/OL]. http://cbbz.chinapublish.com.cn/yw/201504/ t20150420_ 165698.html.[2015-04-20].

    表1-1 数字出版的相关概念

    中文名称

    英文名称

    电子出版

    Electronic Publishing or E-Publishing

    桌面出版

    Desktop Publishing

    网络出版

    Net Publishing or Network Publishing

    网页出版(或"网络出版"或"网上出版")

    Web Publishing

    互联网出版

    Internet Publishing

    在线出版

    Publishing Online

    离线出版

    Publishing Offline

    手机出版(或"移动出版")

    Mobile Publishing

    游戏出版

    Game Publishing or Internet Game Publishing

    动漫出版

    Comic Publishing

    泛网络出版

    Network Publishing

    跨媒体出版

    Cross Media Publishing

    按需出版

    Publishing on Demand(PoD)

    数字出版

    Digital Publishing

Copyright 2019 Science China Press Co., Ltd. 《中国科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45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