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8) (2018) https://doi.org/10.1360/B978-7-03-058660-5

第二章 国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69)

  • Published May 15, 2019

第二章 国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69)

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是出版业发展的方向和潮流。作为展示科技学术成果的文化阵地,科技期刊的融合出版是适应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科技期刊自身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求。国际上优秀的商业出版机构、大学出版机构、学协会出版社、出版平台等在传统出版与网络化、数字化、平台化出版的融合发展中日趋成熟,本章通过案例剖析,了解国际出版机构成功经验,总结国际融合出版发展特点和趋势,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国际融合出版对我国的启示。

第二章执笔:吴晨,范真真,李维娜,史朋亮

第一节 国际融合出版发展典型案例

为全面剖析国际出版机构融合发展典型案例,选取六类国际出版机构,围绕内容融合、传播渠道、平台建设、经营和管理等方面进行案例分析。商业出版机构发展规模大、国际化程度高;大学出版机构综合性强、产学研结合紧密;学协会出版社专业性强,可为国内学协会的发展提供借鉴;出版平台具有独特的运营理念;典型期刊可为国内单刊的发展提供借鉴和参考;开放获取机构异军突起,商业模式比较有特色,值得借鉴。内容融合方面围绕表现形式,如增强出版、数据出版、按需出版、内容碎片化、可视化出版、互动出版等新型出版技术和标准在内容融合方面的应用等展开。渠道融合方面围绕发展现状,渠道融合展现形式,如精准推送、用户行为发现、受众相互传播、匹配受众场景化需求等技术在渠道融合中的应用、效果等展开。平台建设方面围绕平台种类与特征,如编辑出版平台、知识传播平台、知识利用平台、评价平台、科研社交平台等技术在平台建设中的应用、效果等展开。经营和管理方面围绕盈利模式,如B2B、B2C,规模化战略,集约化经营,多元拓展,组织架构等展开。典型案例内容和数据来源于向国际出版机构定向征集、出版机构官方网站、与出版相关的一些垂直领域信息网站、文献资料调研等,数据统计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

一、商业出版机构

(一)爱思唯尔

创建于1880年的爱思唯尔(Elsevier)取名源自最初的House of Elzevir,一家1580年创立的致力于古典学术的荷兰家族小型出版社。目前爱思唯尔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科技医学信息和分析服务提供商,全球有25520家学术和政府机构在使用爱思唯尔的产品。爱思唯尔总部设立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46个国家拥有7500余名员工,在24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52家办公室。2001年,爱思唯尔在北京开设了第一个代表处,随着服务和运营的扩展,目前爱思唯尔在北京和上海的办公室员工已超过220名。

爱思唯尔是励讯集团(RELX Group)中的科学、技术和医学(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STM)部门。励讯集团总部设在伦敦,其前身是1993年由英国励德国际集团(Reed International PLC)和荷兰爱思唯尔(Elsevier NV)合并而来的励德•爱思唯尔(Reed Elsevier),2015年改名为励讯集团。2017年英国励德国际集团的总收入£7355M(£为英镑符号,M为百万),相比2016年增长7%,营业利润£2284M,相比2016年增长8%;荷兰爱思唯尔的总收入€8385M(€为欧元符号,M为百万),与2016年持平,营业利润€2604M,相比2016年增长1%。2017年励讯集团总体收入相比2016年增长4%,营业利润增长6%。2016-2017年各个业务模块营收情况如表2-1所示70)

励讯集团在STM出版领域及法律出版领域的收入增长都仅为2%,这与它在2017年收购美国文献信息产品和服务的EBSCO公司旗下的Plum Analytics公司、伯克利电子出版社(Bepress)、Raval法律网站有关,同时剥离了一些印刷和服务业务,并从马丁代尔-哈贝尔(Martindale-Hubbell)合资公司退股等。

爱思唯尔案例的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励讯集团网站(https://www.relx.com/)、iTunes Store,内容大部分来自于其官方网站,另外还参考了相关的文献。

1.内容融合

爱思唯尔是全球数字出版领域的佼佼者。在数字化出版过程中,爱思唯尔紧紧抓住高端内容资源,并利用技术手段以多种方式展现,依靠强大的内容优势在科技期刊出版市场中占据了很大的份额,早早就实现了从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的"华丽转身"。

在出版物数量方面,目前爱思唯尔出版期刊超过2500 种,包括《柳叶刀》(The Lancet)、《细胞》(Cell)等世界著名期刊,还出版35000余种图书,包括诸多经典参考书,如《格雷解剖学》(Grey's Anatomy)等。每年发表的经同行评审的科研论文约430000篇,开放获取论文约250000篇,包含科学、技术和医学类的大部分高端乃至顶级期刊。每年发表的科学、技术和医学类的电子版全文文献,约占全球总量的1/4,覆盖4大类24个学科领域数百个主题,爱思唯尔81%的营业利润来自于数字产品。

在出版质量方面,《2018年期刊引证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JCR)显示,爱思唯尔有56种期刊影响因子位居相关领域首位。自2000年起,164位诺贝尔科学奖和经济学奖获奖者中,有163位曾在爱思唯尔旗下刊物发表文章。为了保证期刊质量,爱思唯尔基于与全球科技和医学界的合作,拥有7000 多位学术主编、22000名来自学术界的编辑、87000名编辑委员会成员、1000000名值得信赖的审稿人,共同为爱思唯尔的学术出版保驾护航,监控期刊的内容和学术方向。爱思唯尔的成功正是基于拥有大量高端内容资源,围绕高端内容资源开发各种数字化产品,帮助用户实现对学术资源最大限度的挖掘和使用,并且增进他们与期刊之间的互动和使用黏度,全方位满足用户需求。

内容资源的多种展现形式最终需要运用新技术和创新传统媒体。为实现上述目标,必须要有大量的专业技术人员和持续的基金投入。爱思唯尔拥有超过1000名在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检索、数据可视化、大数据和移动等领域的技术专家,每年在技术上的投资约4亿美元,利用先进技术,制定数据分析解决方案,推动科学、技术和医疗领域的进步。

爱思唯尔在内容展现形式上丰富多样。例如:采用基于最新语义技术,自动标注论文中的科学术语,集中展示来自多个领域数据库的内容资料;将谷歌地图引入在线期刊库,增强论文的可视化,帮助作者提高科研探索的成效,并且使他们与内容的互动更为高效;旗下多种期刊提供了增强出版服务,打破纸质期刊中存储空间的限制,在电子文献上补充文件、音频、视频等多媒体资料,帮助科研人员发现大量的灰色文献;支持数据出版,建立了地球环境领域的科学数据仓储库PANGAEA(https://www.pangaea.de/),为科学数据提供了永久、稳定、可信赖的出版环境,有利于科学数据的交流、使用和保存。

这些在线解决方案和产品可以有效提高科研人员对内容资源的获取速度和效率,共建学术出版的创新社区。目前爱思唯尔在定位于为专业读者和研究人员提供高端学术内容资源的信息解决方案提供商之后,不断整合资源,剥离非核心业务,集中优势资源。

2.传播渠道

便捷的传播渠道很重要,意味着用户随时随地可以通过各种终端访问内容产品,因此爱思唯尔非常注重综合运用多种传播渠道,包括传统渠道、互联网、手机、平板电脑、APP、社交媒体等,把用户最需要的内容,通过最便捷的渠道,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刻传送给他们。

爱思唯尔提供了多种传播渠道来分享和推广作者的文章,以提高作者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在策略上,爱思唯尔在作者文章出版时向其发送一条分享链接,提供作者文章50天的免费访问权限。这意味着,作者可以通过邮件和社交媒体分享链接,邀请同事和同行在ScienceDirect上访问文章,包括HTML和PDF版本,提高作者文章的可见性,从而可能会增加下载量和引用量;爱思唯尔旗下部分期刊支持预印本政策,作者可以在预印本服务器SSRN上发布预印本。作者始终可以发布预印版本,并且也可以在时滞期期满后发布已接受稿件。对于金色开放获取文章,作者可以立即发布已出版期刊文章;在学术社交网络平台如Mendeley、Scholar Universe,作者可以免费创建个人档案,上传预印本、文章摘要、已出版文章、文章链接展示其工作,并提供快速有效的科研协作和传播方式。

随着手机、掌上电脑等各种移动设备的普及,移动客户端在传播文章方面日益受到重视。爱思唯尔适应时代需要,开发了手机端APP和iPad端APP,用户可以在线订阅、浏览期刊内容,也可以将感兴趣的内容通过E-mail、Twitter、Facebook等进行分享;同时APP还发布多种形式的多媒体资源,如音频、视频等。爱思唯尔为用户提供的关于期刊及工具类的手机端APP有169种,其中关于医疗领域的163种,非医疗领域的6种;iPad端APP有171种,其中关于医疗领域的160种,非医疗领域的11种。在APP Store中按畅销程度排名,最畅销的学术出版APP是Mendeley。

Blog、Twitter、Facebook、LinkedIn、YouTube、Google+等社交媒体是Web2.0时代的新型传播交流平台,通过这些社交网络工具,科技期刊不仅可以进行内容的公开,还可以实现与用户的交流、互动。为了适应Web2.0的需要,爱思唯尔已经建立超过160个社交媒体渠道,涉及广泛的主题领域,利用这些渠道可以宣传新研究、征集稿件,甚至就关键问题进行意见调查,这些网站给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编辑、专家、作者、读者之间互动的机会,如爱思唯尔所建立的Twitter上的用户量为48400,Facebook上的粉丝总数为25000。这些社交工具充分发挥新媒体的互动性和聚合性优势,实现内容资源的多层次深度开发。

除此之外,爱思唯尔还提供个性化定制推送服务,包括邮件速报服务和RSS订阅服务,这也是新媒体拓展期刊传播渠道的方式之一,帮助用户轻松掌握信息、提升工作效率。另外,作者还可以通过AudioSlides充实文章,通过时长5分钟的简短网播式视频,自己解释科研成果,并在其他平台上分享。

3.平台建设

爱思唯尔通过数字技术、云计算等信息技术提升出版管理,建立多种在线平台,为数字化转型奠定了基础。爱思唯尔旗下的平台分为编辑出版平台,在线学术社交网络平台、核心工具研究平台、知识服务平台,平台的分类和功能如表2-2所示。

爱思唯尔旗下的平台可以为科学与工程研发提供解决方案,解答科研人员和科研管理人员所面临的最紧迫难题,也可以为学生、教师和图书管理员提供支持,提高机构与个人在制定、执行和评估科研策略与绩效方面的能力。在这个数字环境里,可以运用各种知识工具,对新的观点进行交流,并加以应用。爱思唯尔的平台使用户能够通过Scopus查找并分析超过5000家出版商的数据;通过ScienceDirect访问爱思唯尔出版的优质电子图书与期刊论文;通过Mendeley的免费服务管理科研成果并展示个人信息。这些平台让数据和内容的搜索、查阅、分析和分享变得更容易。

技术手段为爱思唯尔数字化出版平台的建设奠定了基础,直接推动了科研方式和学术交流方式的改变。例如ScienceDirect平台的搜索是基于语义搜索技术,它以概念为目标,搜索时可以显示对检索结果的过滤,呈现更快速和高效的过滤后的检索结果;爱思唯尔的文本挖掘技术能够从非结构化内容中检索特定信息,从而提供更有意义的解答和详细的结果,以帮助解决复杂问题,改善研究决策;SciVal利用大数据技术分析海量引文数据,形成国家级的重要议题或研究结果的相关竞争优势图等。

伴随着爱思唯尔平台新的功能需求,技术也在不断发展,语义增强、开放APIs、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可视化技术、区块链技术是现在也是未来国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发展的趋势。

4.经营和管理

爱思唯尔的巨大成功离不开其成熟的经营策略。通过资本重组、并购实现规模效应及多元化发展,通过先进的信息技术创新数字化产品,并打造数字化平台,通过全球性网络化营销体系打造扩张型运营模式,形成了运营规模化、管理品牌化、资源数字化、制作专业化、服务多元化、出版全球化的期刊群和产业链,提升了国际影响力。爱思唯尔的国际化出版历程可以说是兼并重组规模化、集团化发展的历程,通过大量并购成为产业集约化的受益者。爱思唯尔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注重专业出版的并购。1971年与北荷兰出版公司(North Holland Publishing)及《医学文摘》(Excerpta Medica)出版社合并,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又收购了英国马克斯威尔公司(Maxwell)的培格蒙出版社(Pergamon),成为科技与医学类学术期刊的领先者。1990年收购了具有很高声誉的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1993年与英国的励德国际公司(Reed International PLC)合并,组成了励德•爱思唯尔集团(Reed Elsevier)。

第二阶段完善核心业务的并购。1999年用1.32亿英镑收购了分子生物学顶级期刊出版商Cell 出版社。同年,爱思唯尔收购创建于1884年的美国工程信息公司(EI),并启动了EI的电子产品"工程信息谷"(EiVillage)。2000年,励德·爱思唯尔以4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出版公司哈考特(Har Court)的科学、医学、中小学教育和考试出版业务,包括160 种科学和医学期刊。同年,公司将高等教育业务出售给汤姆森(Thomson)公司。通过频繁的收购和剥离,励德·爱思唯尔的收入构成发生了很大变化71)。这一阶段的战略意图是扩大市场份额和提高STM(即爱思唯尔旗下业务)业务的比重。

第三阶段的战略是摆脱循环性业务,在数字化业务中提供知识解决方案作为增值服务的方向,以及通过集约化经营降低成本。2007年爱思唯尔购买了著名的无机化学数据库Beilstein,并改造成资源库,用于帮助科研人员以更为互动的方式设计和合成化合物。同年,励德·爱思唯尔决定以25亿英镑出售中小学教育出版业务,励德·爱思唯尔在2000年收购哈考特,随即出售高等教育业务,并在2007年将中小学教育出版业务剥离,只保留对未来有竞争优势且具有关键意义的STM(即爱思唯尔旗下的业务)业务。

第四阶段,爱思唯尔定位为全球从事科学与医学的信息分析公司,目标是帮助机构和专业人士推进医疗保健、开放科学并提高绩效,造福人类。它从以纸质出版业务为主的媒体转型为全球领先的、专注于提供高质量的科技医学信息和分析服务的提供商,并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其中,数字出版和服务增长越来越快,爱思唯尔享受规模经济和国际化运作带来的巨大成果,能够将其中一个业务领域的能力转化并为其他业务服务,通过有效利用其强大的购买力实现成本节约。爱思唯尔的弱势在于依赖图书馆采购,此外,很多国家政府在反垄断方面的立法行为也对它构成了威胁。但是高速发展的亚太地区市场为爱思唯尔提供了一个巨大机遇。

一旦发现潜在的价值,爱思唯尔将会大胆地去追求。通过不间断的重组兼并,爱思唯尔经营规模越来越大,优质资源越来越多,在全球出版市场的份额非常稳定,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医学信息和分析服务提供商。在发展过程中,爱思唯尔始终保持着清晰的战略方向:实现数字化转型、发展较少受经济循环影响的业务,最终形成了以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为核心的业务组合。

(二)施普林格•自然

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由1842年成立的施普林格(Springer)与1843年成立的英国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Macmillan Science and Education)于2015年合并而成,在全球约有1.3万名员工,遍及50多个国家。目前施普林格·自然的纸本与在线图书总数超过29万种。2017年其营业收入约16.4亿欧元,营业利润为5.51亿欧元72)

该集团在中国上海和北京分别设有办公室,共有200多位员工,其中自然科研在中国有全球第三大的编辑团队。自2006年自然与中国首次合作出版期刊《细胞研究》以来,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已成功与140多个中国科研机构和学会合作出版了150多种高质量期刊,涵盖近50个学科,1700多位作者来自中国400多个科研院所及大学;仅2016年一年,中国科研工作者在施普林格•自然期刊平台的投稿量已近10万篇。

施普林格•自然的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内容大部分来自于其官方网站和2017欧洲出版交流报道--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在中国(http://www.zhongkeqikan.com/h-nd-145.html)。另外,施普林格·自然中国办事处也提供了一些资料。

施普林格•自然的产品主要包含了期刊、图书、数据库及解决方案和平台等模块。

1.内容融合

施普林格·自然出版了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期刊,引领了开放研究。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1)SpringerLink.com上的数千种期刊,涵盖了科学、技术与医学以及人文与社会科学的最新前沿研究领域;

(2)nature.com上的期刊涵盖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的尖端研究,通过自然科研的著名跨学科周刊Nature和各专业领域期刊,提供该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研究成果;

(3)BioMedCentral.com和SpringerOpen.com提供了大量经过严格同行评审的开放获取期刊。

施普林格•自然旗下汇聚了一系列深得信赖的品牌,包括施普林格(Springer)、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BMC、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Palgrave Macmillan)和《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每年出版12000余种学术图书和3000余种科技期刊73),仅2016年出版的文章就达30万篇之多,出版的期刊涵盖了自然科学、技术、工程、生物学和医学、法律、行为科学、经济学等11个学科,其中60%以上被SCI和SSCI收录,《自然》及其子刊和《科学美国人》等期刊在相关学科拥有较好的排名和众多读者。统计发现,超过200位诺贝尔奖、费尔兹奖获得者选择施普林格·自然发表论文,如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基普·索恩(Kip S. Thorne)撰写的有关引力辐射阻尼的论文"Gravitational radiation damping";201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乔基姆·弗兰克(Joachim Frank)的论文"Channel opening and gating mechanism in AMPA-subtype glutamate receptors"。

施普林格·自然在数据出版方面也不甘落后,2017年3月8日,与Crossref密切合作,开放参考文献列表的元数据,涵盖其所有的学术书籍及所拥有的期刊,以推动数据发现和再利用,并成为推出这一举措的最大学术出版商。所有这些文献数据可通过Crossref Metadata APIs和Metadata Search等工具获取。同时施普林格·自然还主动推动"数据发现",与Figshare合作实现了科研论文与其论文数据集的直线获取。在标准化方面推出了一套既便于期刊采用、又易于作者理解的标准化的科研数据政策,并以相关服务支持该政策实施。目前已经有600多种期刊采用了这个数据政策。

开放获取也是施普林格·自然倡议的出版模式。全球范围内,施普林格·自然所发表的研究论文有27%采用了金色开放获取模式。2017年10月25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欧洲有4个国家超过70%(英国77%以上,瑞典90%以上,荷兰84%以上,奥地利73%以上)的通讯作者现已采用金色开放获取来发表文章。这与当地的国家政策和学术界对开发获取的认同分不开。这些作者可通过纯开放获取期刊、开放选择(Springer Open Choice)模式下的期刊(混合型),或通过结合了开放获取出版和订阅内容获取的Springer Compact协议发表科研论文。

2.传播渠道

施普林格·自然有很高的社会认知度。从近年的新闻获悉,其与我国多家高校、互联网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早在2005年,施普林格就与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学出版社)、中国科学杂志社、清华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等中国出版合作伙伴分别签署了重大合作协议。通过这种合作共赢的传播方式,施普林格·自然大大提高了自己的社会知名度,丰富了合作关系网络,同时也不断地增加及激活自身活力来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新型传播方式,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知识分享、知识推荐、信息识别、知识图谱都是互联网行业的热门话题。通过这些新手段可以让知识在各种社交媒体上进行网式传播。施普林格·自然也很看重这些。内容分享是施普林格•自然的一大特色,其2016年10月推出的"易分享"(SharedIt)是一项推动内容免费分享的举措,覆盖2900多种期刊,其中包括施普林格·自然的全部期刊以及1000多种共同拥有及合作伙伴所拥有的期刊。这项业界领先的举措让作者和订阅者能将科研论文免费阅读版的链接粘贴到任何地方,如社交媒体平台、知识库、网站、学术合作网络及电子邮件中。"易分享"推出后第一年所生成的链接,就已获得320万次点击阅读。已有245个国家、40多万家机构的读者使用了"易分享"链接阅读施普林格·自然的文章,阅读次数多达328万次。这些链接大多由订阅者分享(124万),其次是作者(115万)。此外,媒体在新闻报道中也分享了89万条链接。其中美国读者使用"易分享"链接最多--有超过1/3的读者是通过来自美国分享的链接阅读施普林格·自然的论文。

施普林格•自然在2015年对nature.com用户中的4000人发了起一项调查,以了解这些科研人员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如何为之提供支持。调查证实了与此前发现的趋势相关的挑战:一方面某研究方向发表了大量论文;另一方面该研究方向的科学家却难以有足够时间去迅速获取与自己研究最相关的论文。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全世界的论文总量以年均6.3%的速度递增,由2003年的130万篇增至2013年的240万篇。对nature.com的调查结果发现,85%的研究人员觉得自己往往1个月就很可能会错过所在领域的相关论文,1/4的受访者表示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掌握最新的研究动态。在完成了这一调查,以及对各国科研人员进行焦点小组访谈和个人访谈之后,施普林格•自然开发了"为你推荐"(Recommended, https://www.springernature.com/cn/),2017年2月,施普林格·自然推出个性化的服务以帮助研究人员应对科研论文大量和快速的增加而难以掌握所在领域最新进展的挑战。

"为你推荐"根据研究人员过往的阅读内容,为其推荐相关论文。在用户登录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期刊网站(Nature.com、BioMedCentral.com和SpringerLink.com)时,会在浏览器中向其推荐相关的原创研究论文,或者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为你推荐"采用自适应算法通过分析用户最近在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期刊网站上阅读的100篇论文来了解其个人研究兴趣,然后在Crossref和PubMed所收录的超过4.5万种期刊的6500多万篇论文中进行搜索,查找与用户阅读记录类似的原创论文。搜索结果将与来自Altmetric等其他来源的数据相结合,产生一个推荐分数,据此为用户挑选和推荐最重要、最相关的原创科研论文,并根据用户与推荐内容的交互反馈而持续改进。这项服务体现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作为科研共同体的积极合作伙伴及行业先锋,为科研人员开发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推动科研探索的不懈努力。

2018年4月,施普林格·自然与ResearchGate签署合作协议,共同促进该学术合作平台在分享文章的时候,能保护作者和出版机构的权利。施普林格·自然参与该项协议是想要帮助和支持内容的分享,并认为与ResearchGate这个汇聚了众多科学家和高校师生的最大专业网络合作,是实现施普林格·自然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作为协议的一部分,ResearchGate将与出版机构合作,就用户如何及何时可以在该网络上分享自己在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提供更多和更完善的信息,以使其知晓涉及版权保护内容的相关权利。ResearchGate还会继续在收到出版机构通知后,快速移除侵犯版权的内容;如平台新使用了出版机构原已发表的内容,将给予其更高的可见度。这对施普林格·自然已推出的"易分享"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社交媒体成为人们传播信息和发现热点的重要方式。"自然中国"是《自然》的中国版主页,引入了国内知名的微博--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https://www.springernature.com/cn/contact),同时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Springer。施普林格·自然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出版企业不仅放眼全球,而且也深挖了区域性社交手段。

3.平台建设

前文已经提到,施普林格·自然在电子化的道路上做了很多工作,发布了很多配套的在线平台,典型的有: SpringerLink, 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 (nature.com),BiomedCentral (BioMedCentral.com)。在这三个平台上,期刊总数超过3000种,有力地推动了科研界的科学发现工作。SpringerLink.com上的数千本期刊,涵盖了科学、技术与医学(STM)和人文与社会科学(SSH)领域,包括施普林格(Springer),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Palgrave Macmillan)旗下的所有刊物。nature.com上的期刊涵盖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的最前沿研究,其中包括了自然科研的核心期刊《自然》(Nature)及其子刊等,提供许多领域高影响力的研究成果。BioMedCentral.com和SpringerOpen.com则提供了大量经过同行评审的开放获取期刊。

施普林格·自然认为:"对作者来说如何挑选适合其文章发表的期刊是一个困难的过程,既要符合期刊的办刊宗旨,又要选择有一定影响力的期刊。而从主编或编辑部的角度来说,有时候即使一篇论文的质量很好,施普林格·自然也可能不得不拒绝它,也许是因为这篇论文并不适合期刊的发表范围,或者是因为论文的结果不够新颖"。为给作者提供更便捷的出版途径和更好的投稿体验,2017年施普林格·自然在BioMedCentral.com和Springer.com平台上推出了新的期刊推荐(Journal Suggester)工具和稿件转投(Transfer Desk)服务。期刊主编只需在投稿系统中点击一个按钮,就可以给作者提供机会,将其稿件转移到另一个期刊的投稿平台。这帮助作者找到了更适合的期刊,并简化重新提交文章的流程。这样既不需要主编或编辑部做任何额外的工作,比如重复进行稿件质量的初步检查,也大大节省了作者的时间。稿件转投可以发生在同行评审之前,也可以在此之后。征得专家同意后,将评审意见移交给接收期刊,以避免重复进行同行评审。目前,稿件可以在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所有期刊之间转投。

2015年11月,施普林格·自然曾宣布在出版机构中率先行动,让施普林格和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的所有作者和编辑都可以在学术书籍及章节中添加ORCID识别码(Open Researcher and Contributor ID)。ORCID是科研人员可以用来辨别身份的独一无二、永久的个人识别码(身份证明)。由于施普林格·自然已把ORCID纳入工作流程中,作者和编辑就可获益于ORCID所带来的各种便利。ORCID识别码在提交和验证后,会在内容里面(即发表文章的PDF版)及期刊平台上显示出来,并添加到元数据中,以提高文章的可发现性。这也便于拥有ORCID识别码的作者授权Crossref将其发表文章的信息推送到自己的ORCID记录中。迄今已有500多万用户注册了ORCID识别码。这不仅更方便作者主张论文成果的所有权,也有助于科学界正确地识别和奖励作者。组织机构也可以更快捷地统计科研单位信息及工作成果,包括论文发表情况等。

2017年5月施普林格·自然又宣布推出两项新举措,以支持ORCID识别码的使用。第一项举措是实验性的,即要求在施普林格·自然旗下46种期刊(其中包括14本带有"自然"品牌的期刊、10本BMC期刊和22本施普林格旗下期刊)发表论文的通讯作者都使用ORCID识别码。这涉及自然科研、施普林格和BMC。到2018年8月,这项举措的前期尝试已经被证明取得了成功,因此施普林格·自然将继续大力支持ORCID。目前这一规定不仅适用于全部27本自然研究型子刊和全部18本自然综述类子刊,还会立刻扩展到原创研究论文之外的一些文章类型。《自然》和《自然-通讯》也将在适当时候跟进。现在施普林格·自然投稿系统中有大约73%的新作者资料都关联了ORCID识别码。施普林格·自然的愿景是让施普林格·自然所有的作者和审稿人都有一个ORCID识别码,并相信这个目标虽然过程缓慢但一定会实现。第二项举措是施普林格将把ORCID识别码添加到会议论文集的文章中,由此成为第一家推出该措施的出版机构。施普林格的会议论文集投稿系统OCS可以让作者输入自己的ORCID识别码并进行验证,这样从一开始就把识别码整合到工作流程之中。使用其他会议论文管理系统的论文集作者和编辑也依然可以在其论文集和编辑信息中使用ORCID识别码。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功能将扩展到施普林格的关联开放数据门户网站上。施普林格每年出版大约1200本会议论文集,占技术领域该类出版物相当大的全球份额。在计算机和工程领域,在一流会议的论文集发表论文其实要比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更获青睐,而且影响更高。经过了为期12个月的试点,计算机会议论文集系列图书至少一位作者或编辑使用ORCID识别码的比例,已经从2017年的48%升至2018年的85%。

施普林格·自然数字出版领域的网络营销实力在2007年收购4家在线广告公司后,得到了进一步加强。施普林格采用拉动式策略,主动与搜索引擎公司建立技术合作关系,通过搜索引擎把终端读者拉到SpringerLink平台上74)。其各个平台界面友好,功能完善。SpringerLink是全球第一个电子期刊全文数据库;拥有人性化的检索,配有检索词的自动纠错和建议功能,基本用法与Google搜索类似。SpringerLink对参考文献提供了交叉链接,可以链接到相应文献所在数据库的页面,实现了不同出版商的资源交互。Springer账户进行了用户业务的关联开发,如可以进行文章、图书进度追踪,样书索取,查询近期检索数据、已存检索结果和已存目录等。如果用户是作者,还可以查询生产阶段,并设置邮件提醒服务。在移动平台领域SpringerLink已经拥有了适用于iOS和Android操作系统移动客户端应用。

回顾施普林格·自然内容电子化的发展历程,发现出版手段在不断革新,在线出版与时俱进。作为其前身的施普林格,从1996年起开始逐步将当前及回溯的内容数字化,并从1996年开始对出版的期刊全部数字化;从1999年就开始从事在线出版服务;1998年2月,启动"在线优先出版(Online First)"功能;2002年7月23日,SpringerLink在中国设立的服务镜像站点正式开通,站点设在清华大学图书馆;2004年1月,SpringerLink系统进行了升级,增添了多种新的服务功能;2004年底,Springer与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合并,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在线240万条的回溯文献合并到SpringerLink平台上;2005年建成期刊回溯数据库和丛书回溯数据库,收录各种学术期刊近500种,绝大部分期刊均从第1卷第1期开始提供,有些出版物的年份甚至回溯至1842年。2006年6月SpringerLink新版发布,8月全新的SpringerLink正式上线。中国网站于2006年10月底全面开通。2012年10月,历时18个月的平台升级工作全部完成,从用户体验角度设计的SpringerLink平台正式与用户见面。从此SpringerLink成为全球第一个提供多语种、跨产品出版服务的平台,内容包括Springer出版社出版的所有在线资源,作为全球领先的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机构,拥有超过2900种期刊和290000本图书75)

在平台访问量方面,SpringerLink自2006年10月与Google合作,研究Google的搜索排序算法,提升了搜索结果排名,超过50%的SpringerLink访问量来自Google搜索。同时,多种小工具也被开发出来加入到平台当中。SpringerLink平台上有一款文献引用情况的研究工具"SpringerCitations",输入期刊或文章名称可查到文献被引用的次数和引用文献的信息,这个得益于上面提到的参考文献链接服务。通过"SpringerCitations"可以查找高引用的文章和资料,了解学科热点和前沿。还有一款实时看到SpringerLink平台上所有文献资源下载量的服务程序"SpringerRealtime",推荐给用户热门的学术话题、流行关键词等。这些功能还具有直观图形显示画面。社交媒体影响计量是评价学术文章的一种新指标,Altmetric追踪学术文章和数据在各个社交媒体的反映来给发表的论文打分,SpringerLink平台上引入Altmetric Score,文献质量很容易被展示出来。为了帮助用户更好地撰写和发表论文,Nature Masterclasses(自然大师课堂)为科研人员提供定制培训。Nature期刊编辑将担纲培训讲师,帮助科研机构和实验室提高其科研人员的论文撰写能力。参加者可通过面对面的讲座、在线培训和网络研讨会等形式,学习实用的论文撰写技巧,提高写作技能,并了解出版及稿件选用的流程。Nature Research Academies(自然科研讲堂)除了作者培训之外还率先提供期刊编辑及同行评审培训。所有内容根据数据和客户需求制定。这些小规模培训班针对经验丰富的研究人员,保证学员的高度互动及参与。自然科研的英语语言编辑及科学编辑服务,可帮助科研人员更有效地传播研究成果,让其文章脱颖而出。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美国期刊专家(AJE)所提供的服务与自然科研的编辑服务形成互补,使施普林格·自然可以提供全套服务,满足所有原稿需求。

在图书馆业务平台建设上,图书馆或使用单位的管理员可以利用MetaPress网站下载统计使用数据。同时提供了订阅功能,为订阅单位按月提供每种期刊的全文下载记录,每个图书馆或使用单位都可以方便地了解到本单位的使用情况。

在新技术开发前沿方面,2017年施普林格·自然推出了科研图谱服务,再助科研人员一臂之力。典型的利用知识图谱技术的产品--科研图谱(SciGraph)作为一个新的关联开放数据(LOD)平台,汇集了施普林格·自然及其学术界主要合作伙伴的各种数据源。施普林格·自然旗下汇聚了一系列开放获取领域领先的品牌,如自然科研、BMC、施普林格和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并带来一系列出版物,其中包括超过630个纯开放获取期刊,超过1800种提供Springer Open Choice(开放选择)模式的期刊(混合型)。这一新平台的诞生也离不开与科技公司数码科研(Digital Science)紧密而卓有成效的合作,数码科研为该平台核心基础结构功能的开发提供了支持。数码科研、智能搜索初创公司(Unsilo)和化学信息软件公司(InfoChem)也对项目作出了贡献,他们提供了高质量、可靠的数据集。此外,语义技术开发公司(Ontotext)提供了可靠的语义图形数据集,以实现数据的快速录入和有效更新。这一新的关联开放数据(LOD)平台集合了来自施普林格·自然及其合作伙伴的数据资源,让分析施普林格·自然出版物的相关信息变得更加轻松。通过科研图谱,施普林格·自然将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帮助人们与最相关和最重要的信息进行关联,以促进学习与发现。无论是想了解研究经费不断增多的某一学科领域有哪些学术会议,或者寻找同事的文章被施普林格·自然的哪个期刊引用了,还是分析特定领域的作者在国别上的分布,施普林格·自然科研图谱都能提供必要的数据。目前,施普林格·自然已成为科技出版行业关联开放数据平台服务的先锋,在开放数据出版机构和开放科研支持者中也发挥着领导作用。施普林格·自然科研图谱整合了科研界的各种信息,例如有关科研资助机构、科研项目及研究经费、会议、科研单位和出版物的信息。目前,该知识图谱包含了1.55亿条学术界关注对象的信息(三元组)。更多的数据,例如引用、专利、临床试验和使用数量等,将分阶段推出,这样到2017年底,施普林格·自然科研图谱的三元组数量将增至10亿条以上。这些数据集的大多数都可免费获取,并以适当形式提供出来,以方便专业人员使用自己的设备去分析所下载的数据集。施普林格·自然的科研图谱网站功能正不断提升,上面也提供一些探索工具。在帮助科研共同体充分利用开放科研所带来的各种便利方面,施普林格·自然发挥着有力的推进作用。

4.经营和管理

施普林格·自然是集科研、教育和专业出版为一体的全球领先的出版机构,服务于科研人员、学生、教师、机构、专业人士和大众,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创新成果。施普林格·自然的主要股东是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Holtzbrinck Publishing Group)和BC伙伴公司(BC Partners),总部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家族企业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持有53 %的股份,拥有一系列受尊敬和信任的品牌,通过一系列创新产品和服务提供高质量的内容76)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的组成之一施普林格科学与商业媒体(简称施普林格)是世界前列的科技出版社,目前是全球第一大科技图书出版公司和第二大科技期刊出版公司,成立于1842年,历史悠久,以出版学术性出版物闻名,也是最早将纸本期刊做成电子版的出版商。其总部设在德国柏林和海德堡,另在18个国家设有70个分支机构,出版和发行业务遍及全球20多个国家,雇员超过5400名。

被施普林格·自然兼并的麦克米伦出版集团由丹尼尔和亚历山大·麦克米伦兄弟于1843年创办,成立之初就立志于创造一个认可和重视当代伟大作品的出版公司。他们很快就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出版了一系列杰出作家比如刘易斯·卡罗尔、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勋爵、托马斯·哈代和鲁德亚德·吉卜林的作品等。这两兄弟都有非常敏锐的头脑,从一开始他们就召集了来自各个领域的伟大思想家讨论新的想法直至今天他们继续传承这个优良传统。亚历山大·麦克米伦19世纪在公司办公室的聚会向所有人开放,见证了这个时代的伟人--包括作家、科学家、艺术家、诗人和哲学家--聚集在一起分享知识。

175年后,麦克米伦出版集团在致力于学习麦克米伦兄弟创新的基础上,庆祝他们的远见卓识在全球学术研究中取得的进步。麦克米伦出版集团今天对学习、阅读和发现的热爱程度不逊于19世纪,麦克米伦出版集团坚持他们的宗旨,为作者和读者提供了最好的学术内容,同时用创新的新格式和工具支持社区。

施普林格·自然前身也是经营期刊出版及教育,很好地继承了先前企业的优点品质。施普林格·自然以优良的合作共赢模式、积极主动的业务拓展模式、落地生根的业务管理模式加强与中国合作来开拓市场。

(1)改进出版流程

作为一家全球学术出版机构,施普林格·自然不断通过推动科研诚信、改善用户体验和加快出版速度来促进探索发现。例如,施普林格·自然以科研人员为中心,打造具有导引和选择功能的全新解决方案,不断改善流程和创新,为科研界带来更多的学术价值。

(2)革新科学传播

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科学传播渠道日益增多,传播范围也不断扩大,因此施普林格·自然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人们获得最相关和最重要的信息,以促进学习和探索发现。为此,施普林格·自然在不断寻找新的方法来管理内容及提供个性化的内容服务,以更具吸引力和易于获取的方式,将科学传播给更广泛的受众,并促进开放获取和订阅内容的分享。

(3)推动开放科研

作为领先的开放获取出版机构,施普林格·自然意识到开放科研正以各种形式兴起,并作为重塑科研人员沟通合作方式的重要力量之一,在推动着科学发现的步伐和质量。施普林格·自然将继续发挥有力的革新作用,帮助科学界充分利用开放科研所带来的各种优势。

(4)更新增值方式

施普林格·自然还希望借助学术出版之外的专业技能和资源,更好地服务科研人员的需求。为此,施普林格·自然专注于投资和开发各种工具、服务或培训,帮助科研共同体理解和利用各种新的想法和概念,并为图书馆和机构提供各种衡量标准和信息,以助其更加有效地使用有限的预算。

(三)约翰·威立

约翰·威立出版公司(John Wiley & Sons,以下称约翰·威立)创建于1807 年,是全球领先的STM出版商。约翰·威立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霍博肯(Hoboken),目前全球约有5100名员工,办公地点遍布在30个国家,主要业务分布在美国、欧洲、亚洲、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中国有北京和上海两个办事处。

紧跟爱思唯尔和施普林格·自然,约翰·威立是世界上第三大科技出版商。截至2017年4月30日,约翰·威立的营业收入为17.19亿美元,与同期相比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了2 %,扣除外汇影响后下降了1 %左右(这与约翰·威立在2016年以1.2亿美元收购硅谷知名软件系统公司Atypon有关)。2017财年,约翰·威立68%的收入来自于数字出版和服务(2016财年为63%)77)。其三大核心业务领域包括:

(1)科学、技术、医学和学术出版业务,也被称为Wiley Blackwell,其为世界各国的科研和学术团体提供服务,也是面向专业领域和学术团体的全球最大出版商。

(2)专业发展(Professional Development,PD)业务服务,为专业人士和图书出版、订阅和各种媒介信息服务方面的消费者提供信息服务。

(3)全球教育(Global Education,GE),帮助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服务对象包括:老师、本科生、研究生、大学预科生、进阶先修课程、终身学习者以及澳大利亚的中学生。

约翰·威立案例的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STM Publishing News(http://www.stm-publishing.com/)、iTunes Store,内容大部分来自于其官方网站,约翰·威立驻中国办事处也提供了部分资料,另外还参考了相关文献。

1.内容融合

约翰·威立的STM出版在世界上享有盛名,也是其规模最大的核心业务。在数量方面,约翰·威立目前约有21000 多种在线图书(Online Book)、1600多种期刊(Journal)、200多种参考工具书(Reference Work)、多种数据库(Database)、13000多种实验室指南(Current Protocol)以及1000多本可追溯 200多年的在线回溯期刊(Backfile Collections)等。其中约翰·威立出版的科技期刊有1200多种,覆盖包括化学、物理、工程、农业、兽医学、食品科学、医学等学科领域,中国与其合作出版的科技期刊有16种,涉及的领域包括化学、生命科学、健康科学、地球与行星科学等。

约翰·威立在20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充分获取了高端、顶尖的内容资源。根据《2018年期刊引证报告》,约翰·威立有1223种期刊被SCI或SSCI收录,其中25种期刊影响因子位居相关领域首位,实现了2008年以来最大的增长。如在化学领域,约翰·威立被誉为"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家园",几乎所有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都曾经与其合作出版过他们的著作;在生命科学领域,约翰·威立出版了很多具有较高品质和影响力的期刊,有85种期刊的影响因子排在学科领域的前10位78)

约翰·威立在内容的表现形式上呈现多样性,如数据出版、开放获取出版、视频摘要出版等,并追求新兴的出版模式。2015年6月,约翰·威立宣布与位于伦敦的数据存储库组织Figshare建立合作伙伴关系79),为支持有意公开分享数据的作者提供服务,将确保作者和读者可以在知识共享许可协议下免费访问、共享和复制来自Wiley Online Library平台文章中的更多数据。开放获取已成为学术出版的一种重要模式,约翰·威立致力于探索和应用开放获取技术,并尽可能与学协会开展开放获取出版的合作,并向作者、读者、机构、赞助方和学协会提供免费访问Wiley Online Library 和 PubMed Central的政策。在Wiley Online Library平台上,允许作者上传视频摘要,并提供制作视频摘要的服务,包括视频摘要的拍摄、编辑、出版等。根据2014年Wiley Online Library平台的统计,有视频摘要的文章下载量比没有视频摘要的高82%,由此可见视频摘要的展现形式可以显著提高对读者的吸引力。

约翰·威立在应用和制定数字化出版新型标准方面也走在世界前列。Wiley Online Library平台的期刊多数已采用XML对数据资源进行深度加工和结构化处理,不仅可以实现对知识的深度标引,而且可以实现一次制作、多元应用。约翰·威立是全球第一个签署ORCID公开信的出版商,致力于通过解决研究者姓名模糊问题来改进研究成果管理。2016年11月,约翰·威立要求旗下的大部分期刊,将ORCID作为作者投稿的一部分80)。在数字时代,科技期刊只有善加利用新技术、新标准,才能为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型打下坚实基础。

2.传播渠道

传统出版与依托于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等新兴技术的数字出版融合发展,是出版业发展的方向和潮流,从建设大型数字化平台,到移动APP、社交媒体等的应用,为科技期刊提供了新型传播交流平台。

约翰·威立提供了多种传播渠道来分享和推广作者的文章,以提高作者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在移动客户端,约翰·威立公司开发的APP数量比较丰富,在APP Store上有507个APP应用(通过调研发现:约翰·威立在移动APP 开发上是非常积极的服务商)。这些APP呈现如下特点:

(1)APP涉及的范围广泛,包括期刊类、电子书类、工具书类、新闻类、商务类等。其中期刊类APP汇集了约翰·威立旗下各个专业领域比较权威的期刊,为用户提供了该领域最新的研究论文。

(2)APP设计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多彩,并且十分注重用户体验,如以视频摘要的形式,将传统的内容用生动的形式展现出来,增强了对读者的吸引力。

(3)APP的服务拓宽了服务单元,从以期刊为单元到以文献中的知识点为单元,将信息进行重新组织。同时,约翰·威立紧跟时代潮流,利用其内容资源,细化APP分类,面向不同用户开发类型丰富的APP应用,如Psychophysiology是面向期刊类的用户,How Your House Works: A Homeowner's Visual Guide to Home Repair and Maintenance 则是面向生活、事务型的用户。

(4)在开发模式上,约翰·威立采用自主开发和与信息技术公司合作并行的方式,部分应用由自己开发,部分应用由技术公司开发,且与多个不同的技术提供商合作,包括gWhiz、Thicksole、QuickMobile、MedHand、YUDU Media 等公司,这些公司专注于移动方案的解决或移动应用的设计81)

另外,约翰·威立和Kudos合作,为作者提供了展示和分享研究成果的平台。Kudos不是一个单纯的网站或提供出版物列表的平台,而是一个能够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释研究工作,并通过链接各种相关资料使其丰富的工具。主要包含4个功能。

(1)内容阐释。告诉读者其所涉及的内容及重要性。添加通俗易懂的总结和其他元数据,可以让潜在读者更容易识别文章内容,衡量它是否符合自己的研究兴趣。

(2)内容分享。为文章添加相关资料的链接。Kudos把相关的文件、音视频资料都整合在一起,通过生成超链接来分享文章简介,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电子邮件、博客和网页进行传播。

(3)影响力分析。Kudos提供了各种指标来衡量这些分享工具所产生的作用,包括阅读次数、全文下载次数、社交媒体分享次数、Altmetrics得分、引用次数。

(4)内容推荐。Kudos还提供了一个"基准工具",可以帮助作者将文章的影响力与同行作比较,为作者提供改进文章推广策略的机会。

根据Kudos的统计:使用Kudos分享工具的文章下载量比未使用分享工具的文章下载量平均提升了23%。 除此之外,约翰·威立还提供了Blog、Twitter、LinkedIn、ResearchGate、Academia.edu、Facebook、Mendeley、Reddit等社交媒体,帮助作者宣传推广其文章。调查发现:Twitter是约翰·威立旗下作者、研究人员、审稿专家、编辑使用最广的社交工具,其他的网站也各具特色。

3.平台建设

在科学、技术、医学和学术出版领域,约翰·威立1997年创建了专业出版在线平台Wiley InterScience,开始数字出版实践。2010年约翰·威立启动了替代Wiley InterScience的下一代数字出版平台Wiley Online Library。Wiley Online Library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学科在线平台之一,涵盖生命科学、健康科学、社会科学、物理科学、人文科学等。它界面美观简洁、易于操作,还有一系列个性化和提醒选项。网站不断更新,添加新的特性和功能,紧跟不断发展的在线学习和研究。新网站在技术上的应用,使约翰·威立能够推出新功能,以更快适应未来的出版环境,吸引更多的用户。

在全球教育领域,2004年约翰·威立推出了在线教学平台WileyPLUS,将传统的教科书和数字化的辅助工具结合起来,整合了约翰·威立在教材和教师等各方面的资源,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数字化的互动性平台。利用WileyPLUS,教师可以实现布置家庭作业与评分的自动化操作,并制作高度视觉化的讲稿来吸引学生。学生可以在线完成作业,并在做作业的过程中获得即时反馈,直接链接到其在线教程的特定部分,并且可以在个人成绩簿中追踪自己的进步情况。为了支持在线教学平台WileyPLUS,约翰·威立于2004年收购了俄罗斯的一家IT企业,为WileyPLUS提供技术开发和支持。这家IT企业大约有80多名工程师,大部分以前在俄罗斯从事太空研究。

其他几个值得提及的平台还包括:① Materials Views中国,是约翰·威立于2009年12月正式开通的中文版材料科学门户网站,旨在加强与中国材料科学家和研究者的交流与合作,更好地满足需求;②Wiley Corporate Solutions平台,这是一个面向医疗保健企业的B2B业务品牌,通过约翰·威立高品质的学术内容和创新的学习工具扩大企业的影响力,在多种渠道中为企业品牌扩展期刊文章的价值,以有效地吸引目标受众;③在线社区平台Wiley Network,旨在为研究人员、学习者和专业人员在追求目标时提供建议、想法和协作机会;④Wiley Job Network平台,一个完善的就业网站,为科学、技术、医疗保健、法律等专业人士以及研究人员、毕业生和学者提供高质量的就业机会,并利用Wiley Online Library内容的广度,直接向被动求职者展示所选择领域的招聘广告,并为学届、企业、政府和非营利部门的空缺职位提供了精简、可行的人员配置解决方案。

4.经营和管理

回顾约翰·威立的创业发展历史,自1807年创建以来历经了4个发展阶段。

创业阶段。1807年,年仅25岁的查尔斯·威立(Charles Wiley)在纽约曼哈顿下城区开办了一个小小的印刷厂。两年后,他建立了印刷、出版及图书销售的关系网络。1820年,查尔斯·威立集中精力专攻出版及图书销售,并开始雇佣其他人承担起印刷业务。1826年,查尔斯·威立去世,18岁的儿子约翰·威立(John Wiley)接管了家族生意。之后的65年里,作为书商及出版商,推出了美国及欧洲作家的作品。

(2)业务转型阶段。19世纪60年代,公司改变了发展方向,紧紧抓住工业革命为出版业在科学技术方面带来的巨大机遇。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约翰·威立继续开拓新的领域,包括电力、土木和机械工程、建筑、工程建设、农业以及有机化学、物理化学和分析化学。到20世纪初期,约翰·威立确立了在科学技术领域的领先出版商的地位。

(3)构建现代企业阶段。 1956年,在公司创办150周年前夕,46岁的威廉·布拉德福德·威立(William Bradford Wiley)接替其堂兄担任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随后几年,公司经历了重大的拓展及变化。1962年公司开始向员工及公众发售股票,结束了155年的私人所有制。

(4)资本运作及业务升级阶段。公司继续采取突出重点的方式,以全球范围内业务的增长为目标,调整战略方案,提高盈利能力及扩大市场份额,以通过收购、联合及有机增长的方式增强其核心业务。1989年约翰·威立收购以出版生命科学图书、期刊闻名的Alan R.Liss 出版有限公司,其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项目得到了显著扩展。1996年,约翰·威立以约99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德国化学学会出版社(VCH)90% 的股份,进一步巩固了约翰·威立在科学、技术和专业出版领域的领导地位。1997年,约翰·威立以约28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精于出版建筑、设计、环境科学、工业科学、商业类图书的Van Nostrand Reinhold(VNR) 出版社。1999年的三次重要收购增强了公司的核心业务:以约5800万美元收购了培生教育出版集团在生物/解剖学及生理学、工程、数学、经济/金融及教师教育等领域的大学教科书及指导书籍;以8100万美元收购以出版商业、心理学、教育与健康类图书享誉盛名的Jossey-Bass出版社及著名品牌"J.K.Lasser 税务财会指南",以进一步加强其在财务策划市场的地位。2001年约翰·威立以1.85亿美元从IDG集团手中买下了"饥饿思维(Hungry Minds)"出版有限公司,将一大批市场赢利丰厚的图书品牌收入囊中。2007年2月,约翰·威立以11亿美元并购了布莱克威尔(Blackwell Publishing),完成了迄今为止该公司历史上最大手笔的一起并购,大大增强了约翰·威立在全球科学、技术、医药和学术出版领域的实力。2016年8月,约翰·威立以1.2亿美元收购硅谷知名软件系统公司Atypon,增强了在技术方面的实力。

合作出版是约翰·威立进行全球扩张的另一重要战略,通过与享有声誉的公司和机构的合作,约翰·威立将它的专业技术拓展到全球出版界。目前,约翰·威立与全球800多家学协会开展了合作,如声誉卓著的学协会IEEE,与约翰·威立合作出版了大量学术图书,涉及领域包括电子、电工、电气等;与美国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NGS)联合推出了"Wiley Visualizing"项目,以印刷版、学生与教师资源以及在线学习平台WileyPLUS(tm)全面呈献一系列综合了文本、教学法、照片、图例、地图以及多媒体形式的高等教育出版物。约翰·威立是微软公司唯一出版合作商,其在世界范围内的专业出版与营销经验得到了微软公司的充分信任和认可,负责全球微软官方学术课程教材(Microsoft Official Academic Course,MOAC)的出版工作,该教材被选入大学课程;约翰·威立与全球多家主要出版商联合建立了Crossref期刊参考资料查询网站,大大推动了科学研究方式的发展。公司与网络图书馆公司(NetLibrary)合作,将多种图书收录到网络图书馆开发的在线图书馆中。和中国合作的单位有:中国科学院、中国150所大学和中国一些主要的科研单位。主要业务涉及图书图书业务,版权业务,在线期刊和产品业务,国际期刊中文版、增刊、影印本及广告,期刊合作,其他咨询等。

约翰·威立的科技期刊盈利模式包括面向图书馆、公司、机构的B2B和面向个人用户的B2C模式。以下主要探讨用户在使用Wiley Online Library时产生的订购费用和由此带来的网站广告收入以及提供增值服务带来的盈利收入。

订购费用主要分为用户直接从Wiley Online Library订购内容产生的订购费用和通过世界各地约翰·威立的代理商、图书销售商订购期刊、图书等产生的订购费用。总的来说,这两者都是用户订购所产生的订购费用。

(1)直接订阅浏览收费

用户可以选择订购使用和按次浏览两种使用方式。使用按次付费浏览功能时,无需订购即可立刻访问Wiley Online Library上的大多数期刊文章、图书章节和参考工具书文章的全文。个人可以直接购买按次付费浏览的文章,其全文的访问权限24小时开通。订购用户有更多种的订阅方式,如表2-3所示。

多种订阅方式不仅能满足用户的需求,还可以使得自身收益最大化。就单本期刊而言,多年度订购与按单本期刊订购的价格是不一样的。对于约翰·威立的长期用户来说,采用多年度一次性订购所需的费用较高。但是对于这种订阅方式,单本的期刊价格就要低得多,例如学校、研究所、学术团体等机构,在订购时大多采用多年订购的方法。按单本期刊或按标准合集订购则可以享受相应的折扣,但是这种订购方式单本期刊的价格或标准合集的价格也是较高的。以Wiley Online Library平台的期刊为例,2018年用户订购不同媒介形态的期刊文献时订阅费用不同,如表2-4所示。

以期刊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为例,印刷版、电子版或者印刷电子组合版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价格存在差别,如表2-5所示。从表中可以看出,尽管世界各地的经济发展状况不同,但是约翰·威立在制定这些地区的定价时却似乎"选择性遗忘"了这些因素,以印刷版为例,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美国一年的订购价为1937美元,但是世界其他地区的订购价为2259美元。

以上订购大多都需进入具体期刊的主页直接订购,也可以通过期刊客户服务部门的电话或者E-mail订购。

(2)通过代理商或图书销售商的订购收费

约翰·威立的用户不仅可以自己通过 Wiley Online Library 订购,还能够通过约翰·威立在世界各地的代理商或图书销售商订购,使经营销售遍布全世界,囊括整个的世界市场,以达到盈利最大化。表2-6展示了不同的订购规模、不同的订购主体在订购期刊产品时的分类标准。

约翰•威立除了提供多种订阅方式,还积极与世界知名企业合作,扩大期刊、图书的销售范围,使得用户不仅可以通过 Wiley Online Library 进行产品的订购与使用,还能够通过其他渠道实现对约翰•威立产品的使用。以中国地区为例,用户可以访问亚马逊中国和京东商城购买约翰•威立的图书,还可以访问京东商城电子书网站购买电子书。

(3)广告收入

约翰•威立为广告商提供两种投放方式,广告商可以选择Wiley Online Library 进行在线广告的投放,还能选择旗下的1600多种期刊进行纸质期刊版面的广告投放,而且还可以像订购约翰•威立的产品用户那样定制自己的广告投放:印刷版、电子版或两者兼有。由此可见,广告收入也是约翰·威立不可或缺的盈利组成部分。

(4)增值服务

约翰•威立提供的众多增值服务中,重要的一项是为作者提供论文润色与翻译服务,包括英文语言编辑、稿件翻译、文章格式排版、文章图表编排、期刊推荐。每种服务都有详细的收费标准,详见平台网站http://wileyeditingservices.com/ cn/english-language-editing/。

(四)泰勒-弗朗西斯

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团(Taylor & Francis Group,以下简称泰勒-弗朗西斯)由Richard Taylor于1798年创办,总部位于英国牛津,并在纽约、费城、新加坡、北京、东京等城市设有分支机构,在全球有超过6500名员工,分布于北美洲、南美洲、亚洲、欧洲和非洲。该集团隶属于全球顶尖的学术和科学、专业及商业市场信息提供商和服务供应商英富曼集团(Informa PLC)。

泰勒-弗朗西斯提供全方位的出版服务,出版范围涵盖了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行为科学、科学、技术与医学等领域。泰勒-弗朗西斯是世界领先的学术期刊、书籍、电子书、教科书和工具书出版商之一82)。泰勒-弗朗西斯旗下主要包括以下出版服务:

(1)Taylor & Francis:出版科学、工程、医学等各个领域的学术期刊、学术专著、高等教育教科书及工具书。

(2)Routledge:出版人文和社科领域的学术期刊、学术专著、高等教育教科书以及在线资源,比如数字化专题档案(专题化数据库)。

(3)CRC Press:出版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的参考书、手册、教材;拥有CRCnetBASE eBook数据库。

(4)Focal Press:出版传媒领域的出版物,包括动画片、电影、视频和音频、音乐技术、广播和戏曲等。

泰勒-弗朗西斯案例的内容和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和参考文献。

1.内容融合

泰勒-弗朗西斯每年出版超过2670种期刊和5000种新书,目前已累计出版超过120000种专业书籍,包含丰富的内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培养知识(Cultivating knowledge)的出版集团。数字化出版、开放获取、内容定制成为内容融合方面的特色。

泰勒-弗朗西斯的两大重要电子资源平台是Taylor & Francis Online(TFO) 和Taylor & Francis eBooks,学术期刊业务包含在TFO模块。目前在线文章显示数量为400万篇以上。自2001年起出版电子书,新书以电子版的形式出现,并配有多种阅读格式。读者还可以付费打印一本书中的几页或者购买不同图书的章节,自由组合在一起编辑成书,达到了按需出版。

在开放获取出版方面,目前集团出版超过170种完全开放获取的学术期刊,并在2017年并购了完全开放获取的医学出版公司Dove Medical Press,大大增加了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和市场份额。除此之外,还创立了一个专门出版开放获取综合学科大型期刊的品牌,即Cogent OA。目前该品牌下已创立出版15种期刊,发表论文超过3200篇,7670多名作者在使用该服务。Cogent OA有很多创新的尝试和做法,比如作者可以自主决定文章出版费(Article Publishing Charge, APC)的价格。

泰勒-弗朗西斯的内容定制功能主要体现在电子书业务上,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定制内容,从而满足用户对知识的个性化获取。

泰勒-弗朗西斯的作者包含顶尖的科研人员。高层次的作者来源、对待各类选题严格的同行评审体系、与时俱进的数字化技术能力、对用户友善的一贯作风以及专业化的出版团队成为产品高质量和品牌高声誉的保证。

2.传播渠道

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家出版公司都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帮助其进行内容传播。在这一点上,泰勒-弗朗西斯非常典型:与搜索引擎如Googel、百度合作;与电商如亚马逊、阿里合作;与摘要和索引检索机构如科睿唯安、PubMed、中国知网合作;通过社交网络如Twitter、Facebook、LinkedIn、微博、微信、果壳网、科研圈等对其内容进行传播。

除了这些,在数字化网络化的时代,泰勒-弗朗西斯充分利用第三方的技术,着力开发能够促进在线内容传播、使用、下载和引用的功能平台,并致力于与当下全球学术生态环境的融合,比如率先和Figshare(https://figshare.com/)合作,致力于改善PDF文本的用户体验;开展和Code Ocean (https://codeocean.com/) 合作,并购 Clowiz推出全球最大的知识图谱分析工具wisdom.ai (https://www.wizdom.ai/) 等。

为了做到人性化的用户体验,泰勒-弗朗西斯提供多种通知服务(Notification service)业务,用户可以随时了解期刊信息。用户只需在泰勒-弗朗西斯的在线网络平台(Taylor & Francis Online)注册"创建提醒业务"(CreateAlert),即可得到新期刊的出版、摘要、参考文献等信息。其中最具特色的是引文通知(Citation Alerts)和出版通知(Publication Alerts)两项通知业务。引文通知可以使用户了解所选文章的引用情况,出版通知会提醒用户的论文出版情况。

3.平台建设

泰勒-弗朗西斯包含多个在线的内容平台,主要是Taylor & Francis Online,Taylor & Francis eBooks。

Taylor & Francis Online:一个集图书管理员、作者、编辑、合作伙伴等用户为一体的多角色资源平台,提供完善的检索功能及友好的用户访问界面,内容资源可以回溯到200年前。同时也是一个集期刊和文摘库于一体的平台,其期刊有STM领域23个学科,学科领域主要包括教育(Education)、心理学(Psychology)、商务(Business)、通信(Communication)、环境与农业化学和工程(Environment and Agriculture Chemistry and Engineering)和医学、护理和相关健康(Medicine,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3个文摘库包括Routledge Educational Research Abstracts Online,Research into Higher Education Abstracts 和 Studies in Women and Gender Abstracts,它们提供全文或部分下载。

Taylor & Francis eBooks:一站式全新电子书平台于2018年9月正式上线,新平台的网址为www.taylorfrancis.com。新平台提供来自Taylor & Francis旗下 Routledge、CRC Press和Focal Press等全球知名出版品牌的所有90000余种电子书,学科全面覆盖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科学技术、医学,全方位满足科研人员的各项需求。

除了上述2个平台外,还有一些专业在线资源平台,包括数据库、参考资料和百科全书等。

(1)Europa World:Europa World Year Book及Regional Surveys of the World的在线版。前者是1926年首次出版的,后者有9卷。这是一个全世界各个国家及地区的交互式在线图书馆。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订购费用取决于机构的大小以及用户的数目,由Routledge出版。

(2)The Europa World of Learning:全球范围内关于高等教育的在线资源。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订购费用取决于机构的大小以及用户的数目,由Routledge出版。

(3)The IISS Armed Conflict Database:武装冲突地区的在线资源。按年收费,注册后可以免费看相关地区的资料,是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出版物。

(4)Partridge Slang Online:第一个官方的在线俚语词典。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由Routledge出版。

(5)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Online:哲学及相关领域教学及研究所需资源的在线资源。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订购面对机构和个人用户,由Routledge出版。

(6)Routledge Performance Archive与Digital Theatre合作:音频和视频资料的在线资源,由Routledge出版,需要付费观看。

(7)Routledge Reference Online:在线参考书,包括百科全书、词典、手册等,涉及教育、历史、文献、媒体、音乐、哲学、政治和国际关系、宗教、社会学。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由Routledge出版。

(8)South Asia Archive:南亚地区从18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的教学与科研资料,有数百万页,包括报告、珍善本书、期刊等。免费测试版需申请,由Routledge出版。

(9)World Who's Who:60000多位世界名人的在线传记。免费测试版只对机构开放,由Routledge出版。

4.经营和管理

两个多世纪以来,泰勒-弗朗西斯一直致力于追求出版最高质量的学术研究成果。这成为其重要的管理经营信条。从其发展轨迹来看,收购和兼并拓展其业务范围和扩大经营规模,是其发展道路上的亮点,这种操作让其迅速成长为国际领先的学术出版社。以下是泰勒-弗朗西斯通过收购和兼并来扩大经营业务规模的历史。

泰勒-弗朗西斯1998年在伦敦证交所上市后83),收购了Routledge、CRC等近20家人文、科技、医药类出版社,特别是其中的3家出版社:拥有150年历史的劳特利奇(Routledge)、心理学出版社(Psychology Press)以及CRC出版社(CRC Press)84)的收购,使其规模达到世界顶级水平。2001年泰勒-弗朗西斯收购了出版商Gordon & Breach,2002年收购美国出版社菲茨罗伊•迪尔伯恩(Fitzroy Dearborn)。2004年5月,与国际一流的信息公司Informa集团合并,拓展了更多优秀的作者、新的出版领域和销售市场。在此次合并后,Informa集团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中国、印度、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家设立了办事处,在英国和美国设立了总部。泰勒-弗朗西斯一直致力于出版最高质量的学术研究,这也反映其收购的焦点出版社(Focal Press)、地球扫描(Earthscan)、霍华斯出版社(Haworth Press)和Heldref出版物上(Heldref Publications)

2006年的3次重要收购增强了泰勒-弗朗西斯的核心业务:①将英国卡文迪什出版社(Cavendish Publishing)收入囊中;②收购了美国的学术出版社劳伦斯-艾尔伯协会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加强了其在心理学期刊出版领域的实力,巩固了在美国的市场地位;③收购了斯堪的纳维亚期刊商业公司(Scandinavian Journals Business)。

2007年,泰勒-弗朗西斯收购霍华斯出版社(Haworth Press)。泰勒-弗朗西斯通过收购和兼并来扩大经营业务规模,迅速成长为国际领先的学术出版社,并在期刊出版领域实现了业务多样化和全球化。

2017年,泰勒-弗朗西斯收购了一家有声望的开放获取的医学出版社(Dove Medical Press),加强了医学方面的出版实力和全球影响,尤其是亚太地区。2017年泰勒-弗朗西斯还收购了colwiz并创立了 wizdom.ai 全球最大的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知识图谱分析工具,使得泰勒-弗朗西斯向知识服务、信息服务迈进了一大步。

二、大学出版机构:以OUP为例

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OUP)创建于1478年,是全球最大、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大学出版社之一。牛津大学出版社拥有雇员 6000 余名,在9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办事处,遍布非洲、亚洲、欧洲、北美、大洋洲、南美洲等85)

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期刊超过400种;每年出版4000多种新书,出版语言达70多种,出版物包括:圣经、音乐、教科书、学术著作、儿童读物、英语教学专著、商业书籍、词典与工具书等。2016年销售额近10亿美元,出版业务遍及全球190多个国家。在2017年公布的全球出版企业50强排行榜中,牛津大学出版社名列第20位。其主要包含以下3大核心业务范围:学术出版业务、词典出版业务和电子出版业务。

牛津大学出版社案例的内容来源于其官方网站,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和iTunes Store。

1. 内容融合

牛津大学出版社包含了丰富的多个业务模块的资源,包括词典与工具书、英语教学专著、圣经、音乐、儿童读物等,内容涵盖了多个学科领域。按内容分类一般包含:教育类、工具书、学术类及科普类出版物。展现形式也从最初的纸质版本,到光盘、磁带存储,再到流行的资源在线、应用程序等。

牛津大学出版社对内容质量把控严格,有明确的编辑、同行评议和学术委员会等多层次人员的严格质量把关过程。这得益于牛津大学众多资深的从事教育及出版的全职人员,造就了出版物的高质量和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好信誉。

内容融合是在新时代社会发展的外部环境影响下出版业必须进行的革新。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内容融合包含技术的更新和所提供的多方面的综合的服务。比如2016年6月16日牛津大学出版社宣布进行技术革新,充分利用数字技术的力量,提供包括:全球服务平台、基础设施和网络管理、应用程序管理、平台管理、测试和服务管理等诸多服务。

在增强出版方面,2018年6月3日牛津大学出版社与Google Expeditions合作,实现了应用程序的内容增强。Google Expeditions是一个强大的学习工具。目的是把抽象的概念具体化,融入到生活当中,为学生提供学习这些概念的新思路和新方法。牛津大学出版社很早就实现了期刊、学术专著、词典、教材等的在线出版、电子书形式出版,各种数字资源让用户从多角度、多方位获取内容。内容电子化早已成为其内部标准业务形式,对传统出版业务实现了多方位增强。

牛津大学出版社也积极参与开放存取计划,采用金色开放存取以及混合开放存取模式。2004年起,牛津大学出版社开始发布自己的开放获取内容。《核酸研究》(Nucleic Acids Research)在2005年从订阅模式转变成开放获取模式。

在新技术应用方面,牛津大学出版社为特色的词典业务引入自适应学习技术。2015年9月发布了自适应学习应用程序--牛津英语词汇训练应用程序,成为学生学习英语的个性化导师。同年8月推出了牛津英语词汇训练器(Oxford English Vocabulary Trainer),一种全新的单词动态学习方式。训练器把课程中的单词表集成到应用程序中的词汇表中,从而对拼写、语法、单词用法进行即时的可视化学习与反馈指导。Oxford English Vocabulary Trainer引入适应性学习,该应用程序先测试用户的单词知识储备,再引入用户知识量级别的单词供用户学习,并且包含了音、视频等多种方式。技术上它利用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和间隔重复来加强学习。同时,利用游戏、积分和徽章等吸引用户,使其保持很高的学习动力。

2. 传播渠道

依托于牛津大学,出版社有着丰富的人脉关系,积累了很多忠实用户,成为其传播的主动力。不断发展的网络技术、移动APP、社交网络等成为新阶段牛津品牌产品传播和发展的新动力。

线下的传播方式主要是依靠合作网络。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学术期刊是其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依托期刊资源,牛津大学出版社与全球众多机构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合作伙伴包括美国的农业与应用经济学会、美国疼痛医学会、美国宗教学会、耶鲁大学、中国植物学会、清华大学、中国细胞生物学会等209家机构和单位。

线上的传播方式,包括开通了Twitter,Facebook,YouTube,Tumblr,OUPblog等多种社交媒体86)。作为其重要的社交平台的OUPblog初创于2005年,最初是让工作人员及其朋友可以时刻关注各种学术问题、提交评论和交流思想。目前的编辑莱恩·麦克达夫(Leanne MacDuff),通过社交媒体渠道与他人密切合作,创建内容并帮助实施整个企业的战略。亚辛·孔贾(Yasmin Coonjah)是博客的副主编,于2015年5月加入牛津大学出版社,担任社交媒体营销助理。亚辛·孔贾通过多种社交媒体做到了和普通用户的零距离。用户在使用牛津产品的过程中,很容易看到产品中的推广链接功能,如用户可以实时把自己使用过程中遇到的经典内容、文章、感悟推送到各大社交媒体上,让更多的朋友了解牛津大学出版社,达到了很高的推广力度。

为了加强数据资源传播力度,牛津大学出版社加入了开放引用倡议(I4OC),通过建立全球公共网络,链接学术数据,并在学术文章中公开提供参考元数据来改进内容可搜索性,以促进对学术引文数据的无限制访问。开放引用倡议计划的要点主要有:基本的科研方法和科学思想的传播、论文参考文献列表的获取、论文质量评估、论文数据源的追踪与数据的重复使用。

3. 平台建设

牛津大学出版社把纸质出版物电子化,建成了在线数据平台,包含了多个学科,如人文社科、词典与工具书、法律、医学与健康、自然科学与工程,以及社会科学等。

2000年推出牛津词典在线(OEDO)(https://www.oxforddictionaries.com/),而后牛津学术专著在线(OSO)(http://www.oxfordscholarship.com/) 和牛津文献在线(OB)(https://academic.oup.com/journals/)等数字化产品相继发布87)。牛津经典著作在线(http://www.oxfordscholarlyeditions.com/,Oxford Scholarly Editions Online) 提供数百种经典文献的全文访问。2011年在对牛津学术在线进行重构以后推出了牛津学术出版在线(OSO)(http://www.oxfordscholarship.com/),该平台基于XML技术,具有强大的内容搜索和发现功能。截止2018年6月,牛津词典在线拥有600000字、350万引语。牛津文献在线(https://academic.oup.com/journals/)是首屈一指的在线产品,涵盖25个不同的学科领域,在牛津大学出版社的词典和百科全书中汇集了200万个数字化参赛作品。

"牛津中国"作为牛津大学出版社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更是推出了在家学习、数字化学习模块,提供独特的在线学习平台及方式。

移动Web平台是继传统的PC端的又一大进展。自2011年9月21日起,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全系列学术期刊内容几乎可以从任何有网络的地方访问。这得益于所有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期刊网站可以在移动设备上访问。250多个站点为Apple iOS、Google Android和BlackBerry操作系统的移动设备提供访问,包括适合移动设备的搜索页面,电子邮件转发以及个性化和身份验证。

除了基本的移动Web方面,牛津大学出版社也提供各类移动APP应用程序。在 iTunes中显示,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应用iPhone APP达到72个,iPad APP达到了73个。

4. 经营和管理

在悠久的发展历史中,牛津大学出版社抓住了机遇,为其运营、管理奠定了坚实的发展基础。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真正历史开始于1671年。当时的基督教会的教长和牛津主教约翰·费尔(John Fell)博士88)负责牛津大学的出版工作,牛津大学出版社开始发展起来89)。该大学在17世纪还获得了印刷詹姆斯国王授权版圣经的特权,此特权成为牛津大学出版社在之后两个世纪的出版活动的基础。

随后,牛津大学出版社开始了大规模的区域扩张,并且努力提供多语种服务。从19世纪后期开始大幅扩张,于1896年在纽约开设了第一个海外办公室,分支机构又陆续扩大到国际地区包括加拿大(1904年)、澳大利亚(1908年)、印度(1912年)、南部非洲(1914年)。

2015年4月20日,牛津大学出版社收购了在线语言门户网站bab.la,补充了自己的消费者网站OxfordDictionaries.com。bab.la的产品具有多样性,以确保其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最佳免费字典,不限于说英语的国家,因此更适用于全球各种语言的国家。

为了适应融合出版的发展需要,出版社革新了管理构架,完善了内部职能分工,以务实的企业文化凝聚读者和用户。职能分工上,牛津大学出版社包括学术部、电子出版部、教育部、英语教学部。学术部负责出版有克拉伦登出版社(Clarendon Press)标志的文理类学术图书和部分学术性工具书,还负责出版《圣经》、祈祷书、杂志、乐谱、大学教科书、牛津英语词典、贸易类工具书以及普通非小说类图书和纸皮书。教育部负责出版中小学教材和成人教育图书以及少儿图书。英语教学部负责出版全世界英语学生的教材。企业文化建设上,牛津期刊以客户为中心,本着公平竞争的理念,并以严格的道德标准开展业务,同时以高质量为学术界提供服务,并将期刊发展、全球传播、适当的创新、公平竞争、透明度作为自己的价值体现。在质量的把控下硕果累累,根据科睿唯安2017年发布的《2017年期刊引证报告》,其中有171种期刊的影响因子在逐渐上升,而且在7个领域中排名第一。

持续盈利是牛津大学出版社长期稳定生存的基石。在经营成果方面,2017年,总营业额为8.474亿英镑,增长11%,贸易顺差增长24%,达到1.24亿英镑。在固定汇率基础上,其营业额增长3.3%,贸易顺差增长14%。在其学术和教育业务方面都取得了良好的增长。学术部门的营业额增长2.4%,期刊和其他在线产品表现良好,使用率分别增长12%和9%;学术书籍业务则恢复增长。在牛津大学教育部的教育部门,整体营业额增长了3.7%,得到了几个重要学校市场课程改革的支持。增长的主要区域驱动因素是非洲、英国和亚洲。牛津大学出版社报告称,新兴市场总体上恢复了两位数增长(11%),主要受强劲的学校销售推动。新兴市场中,在中国和印度实现了特别高的增长率。2018年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学术出版的强劲年,从发布的报告中可以看出,2018年营业额为8.410亿英镑,比去年同期下降0.9%。经过一年的重大投资,贸易顺差下降了7.3%,达到1.149亿英镑。按固定汇率计算,类似的基础上,营业额下降了0.9%,贸易顺差下降了1.5%。

牛津大学出版社在管理上提出了一系列的价值观和原则,很好地展现了对社会问题和道德问题的担当。在人文关怀方面,出版社时刻牢记自己的使命,关注贫困儿童。2017年11月,出版社团队参加香港当地的讲故事讲习班,以促进该地区儿童的阅读和学习。2015年9月2日,牛津大学出版社在开普敦的巴克斯特剧院举办第九届泛非全民扫盲和南非第十届阅读协会(RASA)全国扫盲会议。在环境保护方面,通过实施环保政策和做法来保护环境,牛津期刊作为纸张的重要购买者,通过采购可持续材料的纸张来减少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性,其通过了森林管理委员会计划(FSC)、森林认证体系认可计划(PEFC)及可持续林业计划(SFI)的认证。这些都体现了一个组织机构的社会使命感和完善的管理机制,赢得了良好声誉。

三、学协会出版社:以IoPP为例

英国物理学会出版社(Institute of Physics Publishing,IoPP)是英国物理学会下属的非营利性出版机构,出版历程超过150年,是全球领先的专注于物理及相关学科的科技出版社。

IoPP总部设在英国布里斯托(Bristol),在全球8个国家拥有400余名员工,设有16个销售和编辑办公室,分布在伦敦、费城、华盛顿、慕尼黑、北京、东京等城市。IoPP主要出版物理学领域的图书、期刊、会议论文集等。目前出版发行的图书有270余种、期刊有76种(涉及物理、材料、工程、环境、数学领域),从1874年开始出版会议论文集(Proceedings of the Physical Society of London),每年的下载量超过400万次,所有现刊、会议文章都可以永久免费下载。IoPP全球范围内的图书馆用户有10075家、机构用户有6016家。2017年,IoPP出版了大约51556篇期刊和会议文章。

IoPP案例的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内容大部分来自于其官方网站,IoPP驻中国办事处也提供了部分资料,另外还参考了相关文献。

1. 内容融合

IoPP致力于在科学研究领域,尤其是在物理学领域为全世界的科研人员提供最前沿的信息和研究成果,在期刊的出版上秉承认真、服务、合作的理念,保证论文的质量。

严格的同行评议制度保证了期刊的质量。IoPP的办刊实践中,其国际化出版是以科技期刊质量取胜,这与IoPP拥有国际稿源和全球化的审稿人有很大关系。IoPP在世界范围内,为超过200000名编辑和审稿人提供快速、高效和专业的同行评审平台。久而久之,期刊便具有了较高的出版质量和较深远的学术声望,进而又吸引更多更优秀的科研工作者前来投稿。期刊的质量与国际稿源便形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自2004年以来,超过25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IoPP的期刊上发表文章。

同时,IoPP重视与世界各地的学术团体进行合作交流,建立出版伙伴关系。在IoPP出版的76种科技期刊里,超过一半的期刊是与其他学术团体或研究机构合作出版的,国际合作办刊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办刊模式。目前IoPP在全球拥有23个合作伙伴,合作对象不仅包括发达国家,也包括发展中国家合作,如与中国合作出版的期刊有8种。

IoPP在内容展现形式上也丰富多样,如增强出版(作者可选择性地提交补充材料)、数据出版、按需印刷(Print on Demand,PoD)、可视化出版、互动出版等。IoPP在物理学期刊中首创并且免费使用视频摘要,作者可以通过演示举例说明复杂的理论现象、展示实验场地等,可以使作者免于书面文章的约束,同时改进了读者的阅读体验。2018年6月,IoPP引进了按需印刷业务,用户可以随时订购IoPP出版期刊的印刷版,并由其合作伙伴Hobbs提供支持。目前按需印刷的业务涵盖37种期刊,成本随发行规模、订阅量和交付地点而异,满足用户个性化的印刷需求90)

2. 传播渠道

IoPP为有新闻价值的文章以印刷版、电子版及数字出版的形式提供免费宣传,包括在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个人的期刊文章,并在IoPP的杂志及新开发的社区网站上报道最优秀的文章。

进入Web2.0时代,意味着传播的主体功能从信息传播进入到人际交往的阶段,从产品和品牌信息的传播向人的沟通和人的营销的转变。随着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的发展,网络口碑也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并受到国外出版机构的青睐。例如,从2015年起,IoPP与全球最大社交媒体Facebook签署协议,尝试通过后者的"即时文章"项目直接发布部分内容,方便用户在Facebook网站内直接点击阅读。Facebook推出的"即时文章"应用项目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相当于构建了一种所谓的"平台进入媒体、媒体进入平台"的"平台型媒体",通过这种融合方式可以提高文章的阅读量和下载量,这种融合方式被IoPP视为"对天使的拥抱"。这种融合方式将对传统媒体长期构建起来的个性特征与用户态度、内容控制与价值实现、经营收入等产生重大影响。

3. 平台建设

IOPscience是IoPP的在线期刊服务出版平台,在2008年由IoPP开发并投入使用。IOPscience包含了最新的研究进展和技术革新,为全球的学者更快更高效地获得所需信息提供了极大便利,推动了物理学领域的发展。该平台获得2009年美国出版商协会专业PROSE奖。这个奖项的评委来自专业出版人、图书馆员和学术界,颁发给当年表现最佳的学术出版机构。用户如果希望获取IoPP自1874年以来出版的所有期刊的文章全文,需要订购IOPscience extra(IOPscience extra为通过IOPscience平台提供的电子档案库)。

IOPscience的平台主页十分简洁明快,主要有4个基本板块:网站基本信息和网站最新的消息板块,期刊、图书和会议文集板块,检索系统板块以及链接的其他网站板块。

该平台简介中比较人性化也很独特的一点在于,网站提供了一系列包括英语、西班牙语、法语和葡萄牙语的在线视频介绍网站的功能。浏览者可以通过视频快速了解平台的内容以及特色服务,更好地检索所需信息。

平台通过Crossref对文章引用的参考文献设置链接,读者通过链接可以阅读到参考文献的摘要或者全文。设置链接有两种模式:系统内链接和跨系统链接。系统内链接是将同一个数据库的不同文献链接起来,实现不同网页间的切换和相互关联。跨系统链接是将不同数据库的文献链接起来,跨越不同的网站,实现一个网站与其他网站的链接。这样不仅极大地丰富了网站自身的内容,也使读者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IoPP旗下的大部分期刊均采用在线投审稿编辑系统ScholarOne,该系统覆盖稿件处理的全流程,使稿件的处理流程化、规范化,便于稿件的管理。

4. 经营和管理

IoPP是英国物理学会下属的非营利性学术出版社,尽管隶属于英国物理学会,但英国物理学会却不直接管理出版社的日常工作,而是设立出版编辑部门或委员会进行管理,并且采用市场化的运作方式。英国政府给予IoPP"慈善机构"的定位91),它的经营全部是免税的。除纯开放获取的期刊和论文以外,IoPP所有期刊均不收取版面费,其运行经费完全来自期刊的销售,商业运作的资金盈余全部上缴英国物理学会。

英国物理学会运作的慈善事业主要是在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和苏格兰范围内,经费大约一年有几百万英镑,主要用于以下3个方面:①科普宣传,帮助学生们获得高质量的物理教学效果,为学生们提供与物理学家、从事物理行业的人交流的机会以及奖学金;②提供研究基金,资助研究人员参加学术会议,推动物理研究;③为分支及下属机构提供参与国际物理组织的交流机会,支持机构发展。

在经营观念方面,IoPP认为在销售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服务而不是产品。IoPP在世界各地16个销售和编辑办公室采用相同的服务模式,工作非常细致,包括作者市场服务、审稿人市场服务、用户服务、用户与作者沟通服务、发展和恢复用户、订刊服务,同时参加各种会议和举办展览等。市场工作人员深入到各个大学、研究机构及图书馆,推广和宣传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效果显著。

用户订阅是IoPP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从期刊发行方式和定价来看,实行价格多元化,用户分为研究机构或图书馆的团体订户、个人订户以及会员订户,团体订户的价格较高,会员订户的价格较低。同时还有相应的国内价格与国外价格。国外价格(除英国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又分为地区价格,现在又增加了印刷版期刊与电子期刊的捆绑价。订阅的方式包括印刷版、电子版,印刷+电子组合版,能够灵活适应不同类型用户的需求,扩大发行量。期刊的定价与期刊的发文量呈正相关的关系,与期刊影响力关系不大,如Journal of Physics: Condensed Matter每年出版50期,2017年影响因子为2.649,2018全年期刊印刷版+电子版的售价为17115美元,仅电子版的售价为15695美元;Publications of the Astronomical Society of the Pacific每年出版12期,2017年影响因子为4.446,2018全年期刊印刷版+电子版的售价为571美元,仅电子版的售价为503美元。这种市场运行策略细分了用户市场,有效吸引了不同区域、不同类型的用户,从市场供求规律来看,多元化的价格体系也是期刊市场长期发展的必然结果。

四、出版平台:以J-STAGE为例

为了顺应日本学术期刊的发展需要,向全世界及时发布日本科学技术研究的杰出成果和学术进展,帮助日本学会开展科技创新,1999年10月,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apan Science & Technology Agency, JST)创建了学术期刊电子发布平台--J-STAGE(Japan Science & Technology Information Aggregator, Electronic)。

J-STAGE案例的内容和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中国办事处及相关参考文献。

1. J-STAGE收录期刊的内容组成

J-STAGE有英文和日文两个版本,主要收录日本出版的科技期刊和论文,同时将国际论文的摘要也作为二次文献在网上公开。截至2018年6月30日,J-STAGE共收录日本国内学会中近半数约1400家单位的2302种期刊(1624种科技期刊,678种人文和社会科学期刊)、266种会议文集、53种报告,刊载文章4601452篇,涉及18个学科领域,包括基础科学、生命科学、医学与健康科学、工程技术、交叉学科、人文与社会科学,如图2-1所示。在J-STAGE所收录的2302种期刊中,日文期刊、英文期刊及日文、英文混合期刊的构成比如图2-2所示。在J-STAGE所收录的1624种科技期刊中,目前有486种(29.9%)日文期刊,350种(21.6%)英文期刊,707种(43.5%)日文、英文混合的期刊。

<xref rid="FIG2-1" xml:base="fig">图2-1</xref><xref rid="FIG2-2" xml:base="fig">图2-2</xref>

日本政府在鼓励创办英文期刊的同时,认为也有必要提升日文期刊乃至日语在国际上的地位,因此从政府层面上对日文期刊也提供了相应的支持。日本科技界的人士提出要促进研究人员向日本国内学术期刊投稿。同时,吸收世界上活跃的、一流的日本研究人员成为日文学术期刊的编辑,而且还提出,由政府部门提供研究费用的国家公共机构的研究人员产出的研究成果,有义务向日文期刊投稿。另外,为实现日本科学信息的传播和知识产权的保护,必须建立集成的日本国内学术平台,改变过度依赖国外商业出版社的状况92)

自1999年正式运行以来,J-STAGE所收录的期刊、会议论文集及文章数目稳步上升,出版平台展示内容主要来自于日本科技学会所主办的学术期刊,且一直以收录期刊为主。但作为日本学术信息综合平台,J-STAGE以广泛推广科技刊物的电子化为目的。因此,自2015年起,J-STAGE转变服务方针,将其他类别的出版物类型也列为刊载对象,如研究报告、技术报告、会议论文、摘要集等。收录对象的构成比如图2-3所示。

J-STAGE的重要特点是,所收录的期刊文章中约90%可免费全文阅览和下载,所收录的期刊84%是金色开放获取期刊,如图2-4所示。

<xref rid="FIG2-3" xml:base="fig">图2-3</xref><xref rid="FIG2-4" xml:base="fig">图2-4</xref>

2. 传播渠道

为加快日本国内科研成果在国际上的传播,特别是推动日文学术期刊的数字化,JST建立了国家级的集成公共信息服务项目JaLC (Japan Link Center)、可视化文献分析工具AnViseers 和科技文献检索服务系统JDreamII,J-STAGE与以上这些项目都有相应的连接。为互联互通,J-STAGE通过论文数据服务链接的形式与国内外20多家单位开展合作,如J-STAGE收录文章中的文献大部分可通过Crossref、PubMed、CAS FullText Options、NASA ADS 以及其他数据库进行链接,读者可通过点击链接查看参考文献的摘要和全文。一旦J-STAGE收录的文章被引用,该文章的引用选项将会列出施引文献,并通过Crossref与施引文献进行链接。在我国,除已经与中国知网(CNKI)合作外,2018年3月,又与万方数据签订了合作协议,正着手准备开始提供服务。J-STAGE的全文搜索是通过Google、SciVerse Scopus 等搜索工具实现的。这种双向动态的链接方式大大提高了J-STAGE的文献服务水平和国际显示度,吸引国内外读者的浏览和引用。

另外,所有J-STAGE平台上的文献都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分享,如Facebook、Twitter、Google、Mendeley、E-mail、RSS等。J-STAGE过去的网站只能支持PC端,利用智能手机和平板设备无法进行阅览,目前可以支持移动终端设备进行检索和阅览。

3. 平台建设

为进一步加强J-STAGE平台向海外的传播发布能力,作为应对措施之一,J-STAGE对网站平台进行了设计更新,解决了网站存在的以下问题:直观操作不便,对海外读者来讲英语表达欠缺自然表现力,设计缺乏时代气息,学会缺少自主发布信息的功能等。另外,J-STAGE 加强与技术公司的协作,举办旨在提升J-STAGE平台的研讨会,以示范项目的形式针对不同学会开展咨询服务。目前的网站操作简便,而且学会可以利用网站独立开展宣传。平台更新后,J-STAGE所收录文章2017年度的下载次数较2016年度增长了1倍,J-STAGE在信息发布能力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网站的设计更新遵从以下3个原则:①方便易用;②让学会能够自己独立开展宣传;③网站内容丰富。在这3个原则的指导下,比较参考了各个国家的期刊平台网站,进行了设计制作,同时还开发了评估版系统。评估版并非对所有期刊进行公开,J-STAGE结合:①英文期刊、②期刊所有文章免费公开、③出版周期及有无全文HTML等进行综合考虑,选出两个学会(日本药学会、日本机械学会)出版的3本期刊进行评估版试点。在开发评估版时曾数度访问试点单位,请编委及编辑从网站设计、各项功能点提出建议。此外,在评估版发布前的事前数据录入、评估版发布后的数据更新等方面,试点单位也进行了全程参与。评估版公布后,J-STAGE的相关人员直接访问学会,听取了对方对设计和使用方面的感受。这项工作已在学会中引起强烈反响,甚至有单位表示:"我们现在马上就想用,希望把我们的期刊列入试点期刊进行公开"等。之后,J-STAGE针对收到的需求清单,结合开发时间及预算情况,一并开发了评估版开发时未包含在内的文章(论文)认证以及My J-STAGE等功能,并在2017年11月更新公布了最新设计的J-STAGE。更新后的界面,不仅方便易用,学会也能比以前更容易、更详细地显示自己的刊物及文章(论文)的信息。如学会推荐的文章可刊载在期刊的首页,同时,学会的评论可与文章一起发布;新增加了J-STAGE整体及各期刊的月度访问量排名;在期刊页及目次页内设置了控件,学会可简单发布通知等信息。

通过网站功能的更新,J-STAGE用户可以方便地发布期刊或文章信息,提升了向海外用户的信息发布能力以及自身品牌的影响力。图2-5显示2010-2017年日本国内和国外的下载量及网站更新后2017年按国别统计的下载比例。日本国内的下载量大概占70%,其他国家占30%,其中美国约占10.5%,排名第二位;中国约占5.1%,排名第三位。另外,关于下载次数,前面曾介绍过,网站更新后2017年的下载次数约是2016年的2倍,也印证了网站更新所取得的成果。

4. 经营和管理

在20 世纪90 年代,日本本土1750个学会迫切需要将所属学术期刊电子化、网络化,以便跟上国际期刊界信息化和网络化的大潮。日本的出版社很多,但是半数的出版机构从业人员不足5人。在这种小作坊式、独自经营的出版模式下,要求各学会自立门户、独立创建并运行网站,不但重复投资、浪费资源、成本提高,而且规模小、效率低、人员专业化程度不高、资源不能共享;所以当时日本的各学会一致认为,只有建立一个共享的庞大网络平台,才能在实现期刊出版网络化的同时,又能共享数据,发挥数据集成的优势,进而靠规模来扩大影响力。在这样的背景下,J-STAGE应运而生。

JST负责运行J-STAGE平台以及相关的所有服务内容,而期刊内容的上载与修改则由相应的日本学会完成;同时J-STAGE也为日本国内的各科技学会提供办刊所需的技术帮助,所有这些提供给日本国内科技学会的服务均免费。在不收取平台使用费的同时,J-STAGE也不向各科技学会提供经济上的支持,因此期刊自身的运行开支则由各科技学会负责。

<xref rid="FIG2-5" xml:base="fig">图2-5</xref>

J-STAGE作为出版平台,不参与期刊的运营决策,所有的发展策略和政策全部由各日本科技学会自行制定。同时,出版物版权归日本各科技学会所有,因此是否采取开放获取以及定价、版式、发行方式、审稿方式等均由各学会独立决定。

近年来,J-STAGE所收录的热门学科的期刊比例逐渐下降,这或许与现代科技发展的大融合相关。通过采用最新的技术手段,开辟全新的研究方向,使得一些冷僻学科再次焕发活力、期刊数目增多。同时也不排除J-STAGE的发展策略是扩大收录期刊的涵盖范围,避免在热门学科领域与欧美已成熟的出版商竞争。

目前J-STAGE已不仅是文献的收集存储平台,而且通过互联网的技术手段为研究人员提供了交互式分享信息的渠道,并逐渐丰富其学术交流平台的功能,为迎接新一代的出版技术革命以及大众阅读习惯的转变而积累经验。未来,J-STAGE还将继续与学会、政府部门等开展合作,积极推动日本科技期刊进一步向国内外传播以及提供开放获取服务。

我国科技期刊当前的发展现状与日本期刊界有很多相似之处,研究日本期刊界的发展现状和趋势对我国的期刊发展和决策有很好的启示作用。

五、典型期刊:以NEJM为例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是由美国马萨诸塞州医学会(Massachusetts Medical Society, MMS)出版的一种同行评审性质的全科医学期刊,总部设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于1812年由美国波士顿医生兼学者约翰·柯林斯·沃伦(John Collins Warren)与麻省总医院创始人詹姆斯·杰克逊(James Jackson)合作创办。NEJM涵盖了医学科学和其相关的每个方面,但主要集中于疾病、治疗和医学教育三大领域。NEJM不但是全球医疗界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的连续出版至今的医学专业刊物,更是现代医学发展200多年来的忠实见证者与积极促进者。

从2016年开始,为进一步提升NEJM在中国和其他汉语国家及地区的影响力,NEJM推出了《NEJM医学前沿》。《NEJM医学前沿》由嘉会医学研究和教育集团与NEJM联手打造,通过引入临床医学及科研领域最新最权威的论文及中国学者的特色点评而更具针对性地服务于中国临床医学及科研界,该刊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发行。2011年以前,NEJM对中国用户提供免费获取全文服务,2011年3月起NEJM停止了该服务。

NEJM案例的内容和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及嘉会医学研究和教育集团《NEJM医学前沿》副主编赵剑飞博士提供的部分资料。

1. 内容融合

NEJM每年发行52期,每周四出版,NEJM的受众覆盖超过175个国家、数百万读者。根据《2018年期刊引证报告》,NEJM的影响因子为79.258,是所有研究类期刊排名最高的。

杂志栏目设置主要包括:Perspective(表达对公共卫生的观点和看法的热点透视专栏);Original articles(汇集最新的临床和实验研究成果的原创论文专栏);Brief report(对小样本但创新性极强的疗法的短篇报告专栏);Clinical therapeutics(介绍最新的临床疗法的临床疗法专栏);Images in clinical medicine(具有教学价值病例相关的典型临床影像资料的临床影像专栏);Editorials(关于新发表的论文和当下科研方向的评论的社论专栏)等。读者群体包括医师、学生、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医学专家。

NEJM致力于出版最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每年,NEJM都会收到超过16000篇的投稿,该杂志有非常严格的审稿程序,注重文章的创新性与实用性,主要刊登未被刊登过的研究成果、临床发现的原创性论文,最终大约有5%的研究成果发表,其中有50%以上的作者来自美国以外的国家。即使是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论文,也有专人负责文字、图画和视频等内容生产,并由专业编辑进行终审。NEJM注重内容的展现,如提供增强出版、数据出版、可视化出版、内容碎片化等多种表现形式,以期通过丰富的内容资源、信息技术以及强大的整合能力,吸引更多的读者。在可视化出版方面,NEJM用2分钟左右的动画/图画介绍论文、手术或其他医学操作的视频等,以直观的形式将各个知识单元及其之间的关系呈现在用户和读者面前;在数据出版方面,要求作者提供数据共享声明等,包括在网上随文章发表的Research Protocol。

面对融合背景下受众细分的深入,NEJM采取多种应对措施:第一,经常对读者的阅读习惯、阅读兴趣、读者的职业等进行问卷调查和面对面访谈的调查,以便更具针对性地服务读者;第二,举办活动吸引更多的用户。NEJM在其200周年庆祝活动时,举办了面向医学生和住院医师的征文比赛,读者踊跃投稿,吸引了大批的医学界成员;第三,读者可以在网站上投票选出NEJM影响力最大的文章,吸引大量的作者及相关研究领域的人员参与,最大程度地展示实力,扩大社会影响力。

2. 传播渠道

正如NEJM一贯坚称的目标是将先进知识实时传播给广大临床医生,确保作者的研究成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可见,NEJM采用了多种传播渠道:

与很多大众媒体有合作,提前两周把未出版的文章提供给一些经过选择的权威大众媒体。大众媒体遇到普通读者感兴趣的论文,则对其进行报道,这样既为大众媒体带来了流量,也为NEJM进行了很好的宣传。

利用新兴社交媒体宣传学术内容。NEJM在Facebook(粉丝数为167万)、Twitter(关注者有51.7万、推文1.62万)、Instagram(粉丝数为20700,这个社交媒体2018年开始使用)、YouTube(40426位订阅者、观看次数超过了100万次)、LinkedIn(关注者达到14276)等社交媒体都拥有官方账号,拥有众多读者,使不同年龄段、不同阅读习惯的读者能更快更方便地了解NEJM的内容。同时,社交媒体渠道的220多万粉丝可以围绕NEJM的特定文章进行评论、热议等。NEJM一直在跟踪、使用前沿技术推广宣传其学术内容,当然NEJM也面临社交媒体用户定位不清晰等问题。

重视用户资料分析。NEJM的网站注册用户在注册时需要提供职业、专业、所关注的专业领域等信息,并提供E-mail,用户在注册时或注册后还可选择订阅跟NEJM相关的定期更新的Newsletter。NEJM根据这些信息,会定期给这些读者发送电子Newsletter。NEJM网站可以跟踪读者的阅读内容、阅读时间及阅读习惯,还可以不定期随机进行读者调查。NEJM每周、每月都会整理这些读者访问信息,并据此作出调整建议,供决策者参考。

NEJM能够保持自己竞争实力的秘诀,除了其学术文章的创新性和高质量外,也与下列因素密切相关:不失时机地充分、灵活运用各种手段,包括舆论学、传播学,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尤其是网络技术,适应社会、满足读者的需求,从而赢得市场,在竞争中取胜。

3. 平台建设

NEJM在2018年1月底完成NEJM.org网站成立以来的最大升级。升级后,无论使用何种设备(如笔记本电脑、台式机、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都访问同一个网站,得到统一的阅读体验。作为科研社交平台,NEJM.org允许读者在文章上线的一定时间内在线发表评论,并定期对部分栏目的文章邀请读者参与回答问题。作为评价平台,NEJM.org会列出一篇文章的阅读次数(包括按地域和时间的分布)、被引用次数、被媒体报道次数、在社交媒体的排名等项目。

除NEJM.org外,NEJM集团还推出其他期刊衍生物,以更好地服务于同临床医学相关的其他产业(例如药企、医院、医疗保险等)、各个职业阶段(医学生、住院医生、医生等)。这些产品包括知识服务平台,如NEJM Knowledge+(为临床医生提供学习、实践、考试的资源平台),NEJM Resident 360(为内科住院医师和医学生提供免费在线学习资源的平台), NEJM Library Hub(专为图书馆员创建,每月为网站许可证订阅者提供提示,采访其他图书馆信息专业人员,以及网站许可证和NEJM集团产品信息), NEJM Catalyst(为提高护理服务建设的平台),NEJM Career Center(为医疗卫生领域的从业者创立有价值的职业信息和操作工具)。衍生出的期刊如NEJM Journal Watch、《NEJM医学前沿》等。这些产品的推出,既有效地利用了NEJM的现有的高质量内容以及品牌影响,又触及了新的用户,带来了新的收入。

4. 经营和管理

作为有超过200年历史的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阅读量最大的医学专业期刊,NEJM非常重视品牌形象的塑造。重点表现在NEJM一直非常重视所发表文章的质量,有极其严格的审稿过程,对每一篇文章的数据、观点和文字都严格审查和修改。因此NEJM影响因子近年来一直高居医学全科期刊榜首。

NEJM隶属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医学会,但日常运营完全独立。与其他成熟的知名国际出版集团一样,NEJM的商业运作和内容编辑完全分开,甚至不在同一地点办公,以保证出版内容完全基于学术而不受商业因素干扰。NEJM的编辑有全职和兼职两类:全职编辑包括1位主编、1位常务主编、1位执行主编和8位责任编辑。NEJM还有10位左右的兼职副主编,协助NEJM审稿、征稿,了解医学进展或扩大影响等。

NEJM采用多种盈利模式,包括B2B、B2C和横向、纵向盈利模式等。以下主要探讨用户在使用NEJM时产生的订购费用和由此带来的网站广告收入以及提供增值服务带来的盈利收入,并重点介绍NEJM的订购费用及所提供的增值服务。

从订阅客户类型来看,NEJM的收入以机构(主要是学术机构图书馆)订阅site license为主,个人订阅为辅。表2-7是不同类型机构用户在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订阅NEJM一年期的价格,机构类型用户的对照表如表2-8所示。表2-9是2018年不同国家和地区个人用户订阅NEJM单期印刷版、电子版或者印刷+电子组合版的价格。

从表2-7和表2-8可以看出,NEJM对机构订阅用户进行了详尽的细分,根据机构性质、受众规模、发行量设置订阅价格。从表2-9可以看出,尽管世界各地的经济发展状况不同,但是全球除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欧元区外其他国家及地区支付着更高额的阅读价格。NEJM对90多个低收入国家和地区提供不受限制的免费在线访问权限,NEJM研究性文章发表6个月后,所有用户都可以拥有免费访问这些文章的权限。

NEJM针对用户的需求,在移动端提供了关于某一特定主题的个人订阅服务,包括:

iPad:每期的订阅价格是5.99美元,每月的订阅价格是14.99美元。

This Week in the Journal APP:免费APP,包括精选的NEJM最新文章以及图像、音频和视频。

NEJM Image Challenge APP:仅2.99美元,此APP允许医生在线测试其诊断技能,样本从NEJM发布的数百张临床照片中随机选择。

Kindle:每月的订阅价格是8.99美元,可以从亚马逊商店直接订阅。

另外,NEJM提供单篇文章的在线订阅,价格为20美元,在NEJM.org平台上24小时有效。除此之外,NEJM还提供继续医学教育、考试及 ABIM认证的维护等。

六、开放获取:以PLoS为例

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是由生物医学科学家哈罗德·瓦尔缪斯(Harold E.Varmus)、帕克·布朗(Patrick O.Brown)和迈克尔·艾森(Michael B.Eisen)于2001年创建的一个非营利性学术机构,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在英国设有编辑部。PLoS由董事会管理,发起人之一哈罗德·瓦尔缪斯担任主席。PLoS的宗旨与目标是为来自全球的科学家、医务工作者、患者、学生等用户提供无限制访问最新学术成果的机会,实现学术论文的免费全文获取,促进医学研究、医学实践和医学教育发展,并且使科学家、出版家、慈善家、图书馆等相关者参与到知识创造的探索中来。PLoS自创立之日起,共创办了8本学术期刊,作者遍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表同行评议文章215000余篇。这些期刊有的由PLoS独立创办,有的由PLoS与其他组织机构合作创办,详细情况如表2-10所示。

其中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PLoS Genetics、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PLoS Pathogens、PLoS Currents为社区期刊,均由各自的主编和社区编辑部负责,且独立运行。PLoS Biology和PLoS Medicine两本期刊均配有专业编辑和学术编辑团队,负责评估待出版的论文。

PLoS案例的内容和统计数据来源于其官方网站,并参阅了相关文献。

1. 内容融合

追求卓越是PLoS努力的方向,目的是从内容到形式保证期刊的质量。其特点有:

坚持同行评审制度。PLoS旗下的8种期刊除PLoS Currents外,都实施同行评审制度,由编辑委员会负责,如PLoS One编辑委员会由6704 学术编辑组成,学术编辑监督期刊的同行评审过程,包括评估投稿、选择评审人员、评估他们的意见以及对稿件做出评审决定。学术编辑与其他编辑委员会成员和内部工作人员,坚持期刊政策和道德标准,努力宣传PLoS One,让公众免费获得科学研究成果。

实行预出版模式。PLoS One、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PLoS Genetics、 PLoS Pathogens、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PLoS Biology这6本期刊在网站主页实行了在线预出版模式,有的预出版论文会在网站首页进行重点推介;同时为在线预出版的论文提供DOI 号,便于读者检索与引用。

多样化的内容展现形式。PLoS旗下的所有期刊都采用了HTML格式展现文章内容,并且支持下载PDF及XML格式的文件。另外,数字出版可以展示传统纸质出版由于版面限制未能刊载的有用信息。PLoS旗下的7本期刊提供了信息延伸服务,以补充材料的形式呈现纸刊发表论文的附加信息,如附加图表、实验方法、原始数据等。

支持数据出版。2014年3月,PLoS调整了数据出版政策,以公开发布的形式出版科学数据或者数据集93),这些科学数据或者数据集可以进行独立出版、作为论文的电子增强材料出版、作为期刊的数据档案出版或以数据论文的形式出版。截止到2016年10月,PLoS平台上已经有6万多篇文章将数据集作为增强材料进行出版,供研究人员或者组织机构下载、分析、再利用以及引用。

引进新型的出版技术。2007年PLoS引进视频/音频技术工具SciVee94)。SciVee是一个为传播自然科学内容开发的新的Web2.0工具,通过tag和群组整合用户创建的关于科学的视频内容,由美国国家自然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PLoS和圣迭戈超级计算中心(San Diego Supercomputer Center)合作开发。SciVee允许作者上传视频或音频文件,与科学论文内容同步展示,允许用户对视频进行标记、评级和评论。需要注意的是,SciVee只允许作者将视频/音频文件上传在支持开放获取期刊的网站上。

2. 平台建设

基于Web2.0的工具等互联网技术在开放获取期刊的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的建立就是希望达到缩短出版周期、提高工作效率、加强沟通、提高用户的交互能力并且保证独特的用户体验的目的。基于此,美国的亚历克斯·库恩(Alex Koohang)和基思·哈曼(Keith Harman)设计了一种比较成功的开放获取期刊平台工作模式,该模式包括3个模块:沟通模块、内容管理模块、开放获取门户模块。开放获取期刊平台的真正价值就在用户能否便捷深入地获取论文信息,这取决于平台是否能全面展示论文信息、是否有良好的增值工具等。故而要求平台拥有一个强大的搜索引擎,支持高级检索,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以及建立与用户互动的平台等功能。

国外的开放获取期刊平台主要有两类:专门定制开发的平台和开源软件团体开发的免费平台。前者需要投入一定的开发费用,所以适用于大型的开放获取学术出版机构;后者则适用于各种规模类型的出版、学术和文献管理机构。PLoS属于后者,采用开源软件Topaz构建平台。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的特点包括:

(1)采用国际通用的投审稿平台

PLoS的投稿系统采用的是西班牙Aries公司开发的Editorial Manager,利用Topaz提供API接口,实现平台与投稿系统的系统对接。Editorial Manager是目前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网络投稿和审稿系统之一。

(2)多元化内容格式便于构建元数据仓库

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支持PDF、DOC、EXCEL、TXT、PPT等多种格式上传文章。上传之后平台会对原始文本格式进行转化,提供PDF和XML两种格式的全文。对于文章中的图片,平台提供PPT、PNG、TIFF 3种下载格式。元数据仓库是开放获取平台内容管理的核心。PLoS通过开源软件Topaz来构建的平台更是灵活地支持元数据自定义。目前,Topaz也开始支持RDF形式的元数据仓库。以RDF建立的元数据仓库,不但有利于元数据的开放共享,而且有利于开放获取期刊元数据的语义描述。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还提供了数据统计功能,如单篇浏览次数、下载次数(不同格式分别统计)、引用次数、收藏次数、分享次数等,而且分别列出在不同平台和系统中的数据。

此外,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在全文中主要有下列内容链接:文中参考文献引用与文后参考文献的页内链接,参考文献跨平台的链接(Crossref/PubMed/ Google Scholar),单篇文章在PLoS博客上的链接,推荐的相关文章在PLoS平台上的链接。

(3)开放互动的用户功能和界面

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的检索功能主要有基本检索和高级检索,平台强大的检索功能为文章信息进行了全方位的展示,非常便于用户获取。

为提高开放获取的程度,平台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建立与用户的良好互动。PLoS开放获取期刊平台的用户互动功能有专人维护,用户的参与积极性很高。平台通过Reddit、 Google+、 StumbleUpon、 Facebook、 LinkedIn、 CiteULike、Mendeley、 PubChase、 Twitter、 E-mail等与用户进行互动,并且在平台上面添加了资源分享图标;提供用户论坛及文章评论、打分功能;支持RSS和Atom的信息发布功能。PLoS还特别开发了用户阅读插件工具,提供灵活的结构化的文献项目展示、更丰富的文献相关信息、允许用户自由添加注释和链接等功能。PLoS使互联网的技术优势与开放存取出版的理念结合,将学术出版和成果交流变成作者与用户完全可以接触的、互动的过程,挖掘学术研究和成果共享的最大价值。

3. 经营和管理

PLoS创立之初,并没有将自己定位于出版者,而是鼓励和号召科技和医学领域的期刊出版机构通过在线公共知识仓库(如PubMed Central)为研究人员提供文献全文的免费获取。当时得到了来自180个国家30000多名科研人员的支持,但商业出版机构却没有给予响应。2001年PLoS认识到,更为有效和实际的方法应该是自己创建提供免费存取的高质量PLoS期刊。随后在2002年11月,PLoS得到了Gordon and Betty Moore基金会900万美元的赞助,作为启动资金,并得到Sandler家庭支持基金、开放社会协会、Irving A Hansen纪念基金会、Doris Duke慈善基金、Ellison医学基金会、Burroughs Wellcome基金及许多其他的基金会、大学、机构和个人的支持。PLoS开始招募工作人员并成立了期刊编辑部,出版了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的期刊,免费获取全文,免费使用,只要按授权条款的要求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

作者付费是PLoS的重要盈利来源,包括作者个人付费和机构会员付费。作者个人付费是PLoS的一个重要形式,不同期刊的付费标准不同,见表2-10所示,从1595美元至3000美元不等(2018年标准,来自于PLoS网站)。PLoS为缺乏资金的作者提供个人费用支持,他们认为,缺乏资金不应成为开放获取出版的障碍。针对符合资格的中、低收入国家的机构或作者,PLoS会全部减免(第1组国家)或者部分减免(第2组国家)开放获取出版费用。第1组国家包括阿富汗、安哥拉、孟加拉国等67个国家;第2组国家仅收取500美元的开放获取出版费用,包括埃及、斐济、加蓬等48个国家。PLoS每年更新符合减免出版费用资格的国家名单,以促进WHO设立的HINARI计划,即让中低收入国家能够获得世界上最大的生物医学和健康文献资源。需要注意的是:当作者投稿时,必须提出费用支持的申请,PLoS通常会在10个工作日内给作者回复,在审稿过程中或审稿结束后不能再提出此申请。

机构会员付费是PLoS具有特色的盈利模式之一。PLoS发起了机构会员计划来帮助机构为其研究人员支付开放获取出版费用,可以消除繁琐的报销程序、合并同一机构的作者发票、减少作者对开放获取出版费用的询问,另外还可以根据会员类型享受不同的发表折扣率。

会员的类型包括:积极会员、参与会员、促进会员等。目前,参与机构会员计划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克罗地亚、德国、匈牙利、荷兰、卢森堡、墨西哥、卡塔尔、新加坡、瑞典、瑞士、英国、美国、委内瑞拉这15个国家。其中英国参与的机构最多,有23个,德国有18个机构参与。这与这两个国家支持开放获取是分不开的。

除此之外,PLoS的收入来源还包括捐助者和捐助机构的支持,使PLoS能够推进开放获取和开放科学所需的政策、基础设施和社区建设工作,也有助于PLoS为世界各地的作者提供费用减免。PLoS还开展了按需印刷等增值业务,包括全年订阅服务或单本复制品订阅服务,为机构、个人等提供文章再版服务,增加收入来源。

第二节 国际融合出版发展特点和趋势

一、国际融合出版发展特点

(一)国际融合出版主要特点

随着信息技术与出版的融合程度进一步加深,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纷纷通过先进的技术创新数字化产品,打造数字化服务平台,实现转型升级。对国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案例的分析发现共同特点如下。

1. 充分利用互联网媒体在内容表达上的优势

国际科技期刊顺应时代发展趋势,充分利用融合出版的优势,丰富内容的表达形式,课题组调研的9个案例中,基本上所有的出版机构都采用优先出版、增强出版、数据出版、按需出版、开放获取出版、可视化出版等模式,综合运用图片、音频、视频等多媒体形式,多角度、立体化地呈现学术成果,实现学术成果的快速发布,增强对读者的吸引力。

2. 综合运用多种传播渠道

Web2.0时代,Blog、Twitter、Facebook、LinkedIn、YouTube、Google+ 等社交媒体为科技期刊的传播提供了新型的传播交流平台,通过这些社交媒体,科技期刊不仅可以进行内容的公开,还可以实现与用户的交流、互动。对以上9个案例的分析发现,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不同出版机构在社交媒体的关注者人数如图2-6所示,详细数据如表2-11 所示。J-STAGE一般只能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分享,无法获悉关注者人数,在Facebook上的关注者有1273位,量级和其他8家出版机构差别太大,所以在图2-6上未体现,以上数据来源于社交媒体官方网站。

除NEJM外,其他出版机构旗下都拥有众多期刊,但是表2-11没有统计其旗下所有期刊的社交媒体关注量。

3. 善于利用新型出版技术和标准

课题组调研的这9家出版机构在应用和制定数字化出版新型标准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多家出版机构已采用XML对数据资源进行深度加工和结构化处理,DOI作为文献稳定而持久的链接,已成为国际期刊文献数字化服务的重要应用技术,ORCID可以解决研究者姓名模糊问题来改进研究成果管理,也受到了多家出版机构的推崇。在数字时代,科技期刊只有善加利用新技术、新标准,才能更加积极有效地发挥自身的影响力。

<xref rid="FIG2-6" xml:base="fig">图2-6</xref>

4. 持续加强科技期刊平台建设

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纷纷建立了集内容生产、采集、出版、传播、检索为一体的大型数字化平台,实现了期刊内容数字化与出版流程数字化,满足机构与个人定制服务。同时利用APP、社交媒体等延伸的传播渠道,打造集约化的高水平媒体融合平台,提升了服务的深度和层次。

5. 多样化的产品与服务销售模式

电子期刊在检索过程中的及时性、方便性明显优于纸质期刊,越来越多的用户订阅电子期刊,多家出版机构顺应潮流,提供了印刷+电子组合版、仅印刷版、仅电子版的订阅模式。为满足用户多方位的需求,多家出版机构在移动端提供了关于某一特定主题的个人订阅服务,以提供多样化的产品与服务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发展需要。

(二)国际融合出版各具特色

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也各具特色,它们的许多有益经验,值得借鉴和学习:需要进一步重视科技期刊的数字出版,加强科技期刊平台建设,充分发挥新媒体的互动性和聚合性优势,尽快融合到数字出版的潮流中,积极推动我国科技期刊出版的转型升级。

1. 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积极抢占市场领先地位

如爱思唯尔、施普林格·自然、约翰·威立、泰勒-弗朗西斯这四大国际出版机构,它们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积极抢占市场领先地位,利用内容优势在科技期刊出版市场中占据了很大的份额,让全球范围内的科研人员对其产品产生了较强的依懒性。通过兼并重组,聚集优质资源,优化资源配置,进行规模化经营、集团化运作,提高出版机构的竞争力。为了扩大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它们都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业务,国际合作不仅为出版机构带来经济利益,还会进一步巩固其市场地位。图2-7是2017年四大出版机构的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爱思唯尔在四大科技期刊出版机构中稳居首位。

2. 善于利用自身优势,找准发展定位

如牛津大学出版社,比较注重品牌建设,最负盛名的产品是《牛津英语词典》和《圣经》。还通过品牌的塑造以及延伸,创办一系列学术期刊。另外,在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可以享受国家图书零增值税待遇,还免交营业税和所得税。这种免税特权,降低了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物的实际成本。牛津大学出版社纸质出版物和电子产品的定价均低于其商业竞争对手同类产品,如The Monist,2018年全年期的定价为25美元,而且牛津大学出版社大部分的期刊定价在1000美元以下,相比其他国际出版机构,在价格方面优势明显,增强了其自身的出版优势。

<xref rid="FIG2-7" xml:base="fig">图2-7</xref>

3. 重视国际出版合作

如IoPP非常重视国际合作,并且为合作机构制定了同行评议、开放获取、产品服务等一系列合作服务计划,吸引了众多机构合作出版,提高了自身知名度,进一步稳固了自身的国际地位。IoPP共出版 76种科技期刊,目前在全球拥有23个合作伙伴,与中国合作出版的期刊有8种。

4. 充分发挥政府指导作用

如J-STAGE支持日本国内主要期刊的数字出版,重点推动日文学术期刊的数字出版,加快期刊出版的数字化和开放获取(J-STAGE平台上90%以上的资源都是免费的),而且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日本政府重视科技期刊的平台和基础设施建设),以推动科技信息更广泛、更快速地传播,这个案例对我国期刊发展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5. 敏锐把握世界范围内的前沿问题

如NEJM致力于出版最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从选题策划、热点组织、行业引领性内容建设,均能敏锐瞄准世界范围内的重大问题,牢牢把握人类社会共同关注的前沿问题、学科边缘与交叉领域,尤其是人类创新触及的高端和边缘问题,认真做好内容组织,及时发表,且注重文章的创新性与实用性,保持5%的低录用率。而且通过整合高质量内容、提供多种服务及增强互动等方式,实现期刊内容多层级深度长效的传播。

6. 注重融合最新的出版模式

在开放获取领域,PLoS系列无疑是佼佼者,其突出技术导向功能,加强平台建设,使互联网的技术优势与开放存取出版的理念结合,挖掘学术研究和成果共享的最大价值。另外,PLoS的商业模式比较完善,作者付费和机构会员付费成为重要的盈利来源。

二、国际融合出版发展趋势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出版行业开始了寻求与网络时代出版业的新型结构和发展模式的契合点,这场基于大数据、新平台和人工智能的转型将改变科学传播范式和出版商业模式。面对科技出版行业的未来,无论是出版巨头、学协会出版社,还是大学出版机构、出版平台、单本期刊等都在积极发展创新,发挥内容优势,保持特色经营,提供个性服务等。本节将围绕科技期刊的出版内容、传播渠道、平台建设、技术应用和评价体系,总结归纳融合出版发展的趋势,以期对中国出版业的发展提供借鉴。

(一)国际融合出版拓展内容展现形式

1. 科学数据

数据密集型科研范式下,科学数据95)作为一种新的资源类型开始受到出版商和科研人员的重视。研究人员越来越希望访问期刊文章中呈现结果所依据的数据,一些国际科技期刊出版商已突破了传统出版的限制,开创了以科学数据为导向的新型出版模式,以更好地促进全球科学数据共享,支持新的科研范式,数据类期刊、数据引文数据库及科学数据提交系统已经出现。部分国际科技期刊出版商还利用同行评审对科学数据类资源进行质量控制,并将其与强大的研究发现工具链接,以帮助科研人员快速获取研究数据。

目前已经开发了数据仓库来托管"孤立数据",如DRYAD专门托管基础科学和应用生物科学中同行评审文章的数据;Figshare是数字出版服务供应商,目前国际上众多出版商都与其合作进行数据托管。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机构存储库(通常由大学图书馆管理)也提供数据存储服务。

研究人员似乎越来越多地引用数据集,2014年的一项研究将Scopus参考列表与Databib中列出的数据仓库进行了交叉比较,发现在1996年至2013年间,这类引用每年增长19%,2013年数据论文达到30000篇。

但是以下问题也值得关注。首先一些数据集不是静态的,而是不断更新的。虽然数据应该是最新的,但这给科学记录带来了问题。RDA数据引用工作组正在研究可能的技术解决方案。其次,虽然提供研究数据的好处被广泛接受,但实际上存在一些障碍。研究人员并不总是积极分享他们自己的数据。2014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大约一半的人已经提供了研究数据,但报告了他们不愿分享的诸多原因。最常见的是知识产权或保密(42%)、资助者/机构不需要分享(36%)、对研究被抢先或误解/曲解的担忧(26%)以及其他原因。

2. 研究的再现性

期刊上发表的科学研究缺乏可再现性①越来越被认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并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但对于研究资助者来说,这个问题已经被关注了很长时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率先制定了解决科学研究缺乏可再现性的政策,包括对研究人员进行更好的培训;更系统地评估基金申请;提高研究数据的透明度,并更严格地执行其数据共享要求;推出PubMed Commons,支持对已发表文章的公开讨论等。

再现性是一个复杂的多维问题,其根源在于研究过程、组织和文化,但也受到出版的某些方面的影响。这些包括鼓励和压力,要求早日出版;有选择地公布积极的调查结果;同行评审引起的问题等。出版商和期刊以多种方式作出了回应,包括出台或实施关于审判登记的政策;介绍关于数据存放和共享的政策;鼓励或要求共享计算机代码和研究数据;加强同行评审;公布负面调查结果等。

3. 内容的展现形式

为了更好地促进研究成果的传播,出版商和其他研究人员继续创新和探索多种手段,以期丰富地展现研究成果。包括96)

(1)基于HTML格式的增强文件。使用HTML5重新设计页面布局,关注研究人员如何使用在线文章,主要目的是改善和简化用户体验,例如将屏幕分成多个区域。

(2)增强的PDF。研究人员通常更喜欢使用PDF(特别是用于本地存储、注释等)进行阅读,为此PDF开发了多种新的功能,而且网络链接更广泛,其中最著名的是ReadCube和Utopia Docs。严重依赖3D信息领域的出版商--地球科学、地球物理、地理空间、工程、医学扫描等,开始采用3D PDF格式进行文章内容的展现。

(3)动态("实时")图形。图形不是以平面图像的形式发布,而是可以根据与文章一起存储的数据以动态生成的图像的形式呈现,这使得底层数据的重用变得困难或不可能。

(4)数据可视化。目前有大量的文件格式用于存储实验研究数据,可以通过应用可视化工具来加强文章的补充数据。一些出版商利用Figshare提供的服务来存储并使数据可视化。

(5)文章查看和共享。ReadCube的内容共享计划允许用户通过特殊链接与非订阅者共享订阅的内容。目前,这项服务只被ReadCube的姊妹公司自然出版集团采用。

(6)地理标记。从考古学、流行病学到环境科学和地球科学,许多领域的研究都包括具体的定位信息。直到现在,定位一个研究所涉及地域的唯一方法仍是关键词搜索,而这种方法是不精确的且具有偶然性。基于地理标记的搜索具有搜索精确性、借助地图界面(如Google Maps)和其他优势,如爱思唯尔的Geofacets,它面向地学科学家提供含有来源出版物相关内容的同行评审地图。

(二)国际融合出版主动融合新媒体

1. 社交媒体和科研社交网络

社交媒体和科研社交网络为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学术交流提供了渠道,研究网络公司(Research Information Network,RIN,目前这家公司已于2015年12月关闭)在2010年发布的报告If you build it, will they come?中显示,只有不到15%的人固定使用社交媒体来进行学术交流,大约5%的人使用社交媒体来发布自己的研究成果。RIN公司研究报告的总体结论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科研社交网络会在短期或者中期内促使学术交流的方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其他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结论,他们认为之所以这些社交媒体没能成为学术交流的主要工具,原因在于:研究人员缺乏时间,社交媒体缺乏激励措施,社交媒体不适合作为科学文化的传播媒介等97)

普通大众使用社交媒体的趋势愈演愈烈,以至于很多人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交媒体将成为学术交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随着社交媒体更加紧密地融入PC端和移动端。有数据表明,利用Twitter将有可能预测高被引论文。另外,学术评价体系的改变也会让人们意识到利用Twitter或Blog来讨论或推广期刊文章,可能会产生积极的反馈效果。

科研社交网络发展非常迅速,如Academia.edu,注册用户超过6400万;ResearchGate会员超过1500万;Mendeley 2013年4月被爱思唯尔收购,目前大约有600万用户;Colwiz 2011年启动,目前大约有26万用户。在这些平台上,用户上传的文件数量很大,Mendeley的报告显示,用户上传了超过4.7亿份文件;ResearchGate的报告显示,有超过1.18亿篇文件可以通过其平台浏览、阅读和下载。

这些平台最受研究人员欢迎的是可以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使自己的工作更容易被同行发现,其次是发布内容、寻找相关研究人员、了解研究动态、分享科研方法和交流想法等。

这些平台在违反版权的情况下共享期刊文章的用途引起了出版商的担忧,他们在某些情况下会发布"撤稿"通知。因此未来出版行业应该制定一系列措施,在不损害出版商利益的前提下通过这些平台分享研究成果、学术著作等。

2. 移动APP

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普及,使用移动设备获取信息已经成为科研人员的共同需求。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顺应这一趋势,依托自身的优势资源,设计了各种适合主流移动平台的应用程序,形式不一,内容丰富,使用户随时随地都能获取所需信息。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爱思唯尔、施普林格·自然及约翰·威立三大科技期刊出版集团的APP数量如表2-12所示。

研究报告显示:移动订阅不仅为用户提供了新的途径,而且订阅用户也在逐渐增加。如医学期刊移动端的日活用户、日资讯阅读量已经远超医学期刊网站,而且由于移动端灵活性更强,能够满足用户随时随地的健康需求,因此在用户黏性上,移动端要高于PC端。

对于出版商来说,默认的是提供移动访问作为PC端访问的补充和额外服务。未来在移动APP的应用上,首先要加强APP的开发,提供不同种类的APP,包括科研型、学习型、工作型等;其次要深入到更细小的单元中,加深深层次的信息服务在移动APP上的应用;第三,提供多样化、差异化的移动APP服务,不同类型的科技出版机构应当明确自身的服务对象,根据其特点提供相应的服务。

(三)新型平台促成融合出版新业态

1. 开放API

未来科技期刊网站的关键技术特征将是开放应用程序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由于近年来出版行业使用软件的规模日益庞大,常常需要把复杂的系统划分成小的组成部分,编程接口的设计十分重要。程序设计的实践中,编程接口的设计首先要使软件系统的职责得到合理划分。良好的接口设计可以降低系统各部分的相互依赖,提高组成单元的内聚性,降低组成单元间的耦合程度,从而提高系统的可维护性和可扩展性。

期刊出版平台的价值来自于其互操作性,包括整合多种内容来源的能力、整合共享数据、平台添加新的功能、允许用户即时获取信息等。现代API 的应用使得出版者开发新服务和新产品的周期缩短,内部工作流的管理更加简单便捷,并且能够支持不同类型的设备。这里所说的"开放"是指接口和规则是开放的,并非指网络上呈现的内容为免费。

2. 闭环出版平台

未来,出版的生命周期将渗透到科研过程的每个阶段,因此打造新的学术生态链势在必行。闭环出版平台将支持用户随时随地交流、充分共享知识、自由碰撞思想、协同创作、全过程记录等场景,具体功能如下。

(1)闭环生产平台将科研工作者、学术机构、期刊等都整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圈子,每一方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关注点了解到其他方的动态。

(2)通过该平台,可以进行团队的学习、讨论、研究、创作,真正发挥团队的作用。通过沟通与创新,达成共识、提升能力,可为各类组织机构在决策及其执行过程中克服各级团队的领导力和执行力的困惑,达到管理治本的效果。

(3)有可能实现新的成果认可方式,比期刊发表的时间更早地追述个人的学术成果,为科学家服务。另外,系统将能准确、完整链接所有合作者每次提交的意见与资料,如实记录和反映每个人的创新性工作及其研究思路和方法。

(4)系统将所记录的过程、思想、结果等进行碎片化处理和结构化标引,以全媒体的形式存入成果库,长期保存和管理,分类分专业归档、登记。

(四)融合出版发展与技术进步密不可分

1. 语义技术

语义技术98)能够对标记的内容通过识别和链接相关概念增加附加价值,以结构化的分类标准进行组织。它可以通过手工的方式来实现,但是在科技期刊出版领域则需要依赖自动抽取工具来实现。Outsell 公司在2012 年的报告中指出,使用语义技术能够从以下3个方面促进科技期刊出版。

(1)更智能的内容(Smarter Content):语义技术的最大优势在于改进搜索和发现,挖掘用户兴趣,并将内容与用户兴趣相匹配用于提供个性化内容推荐。

(2)实现新的产品和服务(Enabling New Products and Services):语义技术能够识别和链接相关概念,可以开发具有针对性的工具和服务。例如,有针对性地向用户投放广告,能够有效地提高点击率,增加收入。

(3)提高内部生产效率(Internal Productivity):出版商可利用语义增强优化内部编辑和出版流程。例如,自动编辑标记或推荐同行评审专家。

主流出版商已经开始利用语义技术进行出版的实践与探索,但是目前尚处于初级阶段,面临着很多挑战。随着语义技术及数字出版相关描述、发布及互操作标准的涌现,语义技术将成为科技期刊出版的技术发展趋势之一。

2. 文本和数据挖掘

文本和数据挖掘(Text and Data Mining, TDM)是指从文本数据中抽取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的计算机处理技术。Nature 在2012 年的报告中曾提及,文本和数据挖掘技术将会改变科学家使用文献的方式。

文本和数据挖掘利用自然语言处理和信息提取来识别模式,并从文本内容中发现新知识,语义增强和文本标签能够增强文本和数据挖掘的能力。几乎所有的科技期刊出版平台都能够实现基本的文本和数据挖掘,如Crossref的文本和数据挖掘工具为出版商提供全文自动链接,还提供了一个在元数据中存储许可证信息的机制;英国皇家化学会出版平台通过HTML文档支持知识的自动发现、内容的语义标注,进行知识点的链接与整合,形成相对完整的领域知识组织体系。

随着数字语料库可用性的提高、计算机性能的提升、软件易用性的不断扩展以及对内容的频繁访问,文本和数据挖掘技术也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3. 大数据技术

出版产业的发展与科学技术的进步密不可分,而大数据技术的应用让数字出版更加快速地发展。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开始在科技政策、科研投入和文献计量分析等方面应用大数据技术,如爱思唯尔的SciVal 能够通过分析海量引文数据形成国家级的重要议题或研究结果的相关竞争优势图;大数据期刊GigaScience(2012年创刊)将期刊论文与海量数据集结合起来,提供数据分析工具和云计算资源对结果进行测试和验证,实现了数据的透明、公开及可重现性。未来,大数据技术依然会影响出版行业的发展,并呈现如下趋势。

与云计算的深度结合。大数据离不开云处理,云处理为大数据提供了弹性可拓展的基础设备,是产生大数据的平台之一。自2013年开始,大数据技术已开始和云计算技术紧密结合,预计未来两者关系将更为密切。除此之外,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新兴计算形态,也将一起助力大数据革命,让大数据发挥出更大的影响力。

科学理论的突破。随着大数据的快速发展,就像计算机和互联网一样,大数据很有可能是新一轮的技术革命。随之兴起的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相关技术,可能会改变数据世界里的很多算法和基础理论,实现科学技术上的突破。

数据泄露泛滥。未来几年数据泄露事件的概率也许会达到100%,除非数据在其源头就能够得到安全保障,而不是在数据保存的最后一个环节,仅仅加强后者的安全措施已被证明于事无补。

数据管理成为核心竞争力。计算机、网络以及其他科研工具在科研过程中的使用,产生了大量的科学数据。科学数据的激增和爆炸带来的不仅仅是数据管理的问题,也意味着科研范式的改变。国际科技期刊需要顺应这一趋势,通过数据管理工具或软件为用户提供服务。

(五)评价体系更加开放理性

现行的学术评价体系存在的问题已引起世界各国的重视,世界范围内,对学术评价的理性思考不断涌现,在不同层面所开展的有关学术评价理论、方法及实施举措的探索和实践不断深化,这在促进国际科研学术评价体系不断完善的同时,也反映出未来发展的新趋势。

社会经济效应将成为学术评价的核心标准。学术研究必须向作为纳税人的公众证明其对科研的投入是"物有所值"的,而对于公众而言,学术活动所产生的社会经济效应才是其所关注的学术价值的核心所在。

同行评审与科学计量评价相结合的科研评价机制将成为主流。无论是同行评审还是基于科学计量的单一评价机制均已无法满足科学发展及科研管理的现实需求,因此,如何克服现行评价机制的缺陷,探索新的科研评价手段或解决方案就成为当前及未来科研评价领域的焦点议题。

网络指标日益成为科学评价的重要参考依据。随着网络应用在社会生活各方面的渗透和普及,科研模式和学术交流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网络平台正在成为学术传播和研究影响扩散的重要渠道,传统文献数据库已经无法满足Web2.0、Web3.0乃至WebX.0环境和大数据背景下的学术评价,网络指标作为学术评价指标体系的补充成为必然。

引用数据的全球开放共享99)。引用数据是学术评价的基础。一直以来,学术出版的引用数据为私人公司所掌控,而且采取封闭性授权的方式,让科研机构和学者无法对引用数据进行分析和再利用,而且数据和算法缺乏透明性,元数据经常出现重复和漏报,数据服务价格昂贵等诸多问题,因此希望通过引用数据的全球开放、共享,打破数据库之间的割裂局面,从而更全面、更有效地进行大数据分析。

学术评价越来越注重学术成果的广泛传播、社会影响、经济转化以及公众参与,引用数据的全球开放、共享,从而更全面、更有效地进行大数据分析,这也将是学术评价的未来发展趋势。

第三节 国际融合出版发展启示

通过剖析国际融合出版典型案例,可以总结归纳融合出版的实质为:以用户为核心,多元产品为基础,多个终端为平台,深度服务为延伸,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立体化、全方位的出版消费需求,实现不同媒介形态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方面的融合出版发展过程。

国际出版机构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模式为:在内容融合中提升原创内容的加工、生产能力和增值服务能力;在渠道融合中利用现代传播网络和新的终端构建新的渠道;在融合出版的环境下考虑平台建设的举措和发展路径,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的组织架构、内容推广、用人机制、商业模式的构建;在技术方面,国际科技期刊出版机构融合数字出版技术及Web2.0技术,强化技术应用,提升技术对出版业的支撑能力。

国际出版机构凭借自身的经济实力及对学术出版行业的精准把握,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挖掘机构的服务能力。与此相比,我国科技期刊仍然规模小,资源无法聚集,平台建设在设计开发、资源投入、产品规划、渠道、运营等方面都需要提升,因此"融合出版"才是中国科技期刊的出版发展方向。

(一)坚持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市场化办刊模式

科技期刊要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及时了解用户的需求和变化,对用户个体进行深度、个性化挖掘,而不仅仅是整体打包,提供单一产品。树立"用户思维",针对不同用户定期组织活动,共同探 讨问题,传播有价值的新技术以及前沿的知识,充分利用科技期刊的分众性,开展线上线下的信息、意见交流等。围绕这一导向,需要改变学术期刊的管理模式,使传统学术期刊的内容优势、资源优势转变为新媒体融合下的传播优势,建立全新的采编业务流程和人员队伍管理制度,科技期刊工作者必须从单纯的编辑出版者转变为科技服务提供者,这样才能真正使科技期刊适应新媒体融合的需要。

科技期刊的发展,如果只靠传统的以编辑为主的办刊方式,无法推动市场化的进程。针对当前市场经济的变化,既要考虑社会效益,又要兼顾经济效益,因此科技期刊需要突破传统,树立新的办刊理念,在价值链各环节考虑问题时要"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找到自己的特定用户,树立"以用户为中心"的办刊意识,这样才有利于改变传统期刊的管理模式,建立适应市场需要的期刊管理体制。

(二)持续推进科技期刊集群化发展

从国际科技期刊发展的实践来看,推进科技期刊集群化建设,是实现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发展的正确道路。要以大刊名刊为龙头,形成有实力、多品种、优势相对集中的"期刊群"出版单位。分阶段、分批次、分步骤地集成同领域期刊,建立完善利益共享机制,以品牌战略强化期刊集群100),形成科技期刊品牌的合力效应。这既需要主观的创造性努力,也需要客观的引导性政策。

首先是政策上的保障,即从国家层面建立完善科技期刊集群化建设体制,夯实科技期刊集群化建设的政策基础。其次,在物质条件上提供支持,做好科技期刊集群化的整体规划,实现编营分离,保障期刊在集群化建设的过程中平稳过渡;再次,学术期刊需要根据自身特点尽力融合到期刊集群化建设中,按照集约化经营、集群化管理的要求,调整期刊的运行模式,将目前期刊的优势资源集中在出版的前端101),后端则通过数字出版技术服务商,取长补短,借助其专业的信息技术服务能力,帮助出版社完成从资源采集、数字化加工到存储发布的流程,有效调配资源,保障科技期刊集群化的规范和可持续发展。

(三)建立学术资源知识服务体系

在建立集群化刊群的基础上,科技期刊要实现融合发展,需要从学术出版向知识服务转型,提供内容上精准化、具有新内涵、注重细节,服务上精细化、个性化、便捷化、互动化的知识产品,就必须有融合的学术资源,在拥有大量的融合资源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提供知识服务。因此,打造统一的学术资源知识服务体系势在必行。当然,学术资源的整合可以只针对出版产品、出版技术、资源挖掘及资源聚合等,因此可以采取分步走的战略。

首先在出版的后端,将出版的产品进行资源整合,从知识服务的源头上抓住内核。其次,可以在产品基础上研发知识服务的产品,从后端将知识服务的产品逐步推向市场及消费者。再次,具体到与用户对接,很多时候需要编辑与用户进行更好的沟通及更为人性化的针对性服务,因此后期应该进行针对期刊编辑的关于知识产品的统一培训及相关的服务意识的深化。此外,由于知识产品的开发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统一的资源平台有利于人力、物力的聚合和资金的投入,能够集中精力于产品的开发和应用102)

(四)促进先进技术在出版产业的深度应用

一直以来,出版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技术支撑。纵观国际科技期刊发展的经验,先进技术直接推动了出版产业的发展,语义技术、大数据技术、文本和数据挖掘、可视化技术等是顺应出版产业发展趋势的,也是期刊平台的基本功能需求。我国科技期刊必须融入到国际科技期刊发展的大环境中,审时度势,努力适应信息技术的发展,积极促进先进技术在出版产业的深度应用。

传统出版社应继续发挥内容出版的优势,借助技术服务商,取长补短,充分利用成熟的技术资源,完成生产流程的全过程,包括采编环节(选题策划、作者投稿服务、稿件采编、同行评议),出版环节(编辑加工、排版校对、文章发布(包括PC端和移动端)),平台建设,传播环节,经营模式、评价环节等。具体而言:统一数据标准及格式,实现内容资源统一加工及碎片化处理;动态重组碎片资源,实现产品形态多样化;开发资源标准接口,对接国内外优秀互联搜索引擎平台。

(五)提升科技期刊编辑的综合能力

提升编辑的内容拓展能力、学科研究能力、创新能力。这要求编辑把传统出版业的触角迅速延伸,将期刊出版转移到网络及其他媒介,而不要局限于纸张与印刷,最大限度地将方便阅读与享受阅读有效统一,创新编辑手段,打造出版样本103)

提升编辑的创新能力。编辑要面向整个学科发展,为行业提供学科化与知识化服务,为读者提供全产业基础研究、技术与产业分析报告,寻找并发现学科的创新点。出版机构要立足行业发展,研究先进的编辑方法,推动编辑工作走在时代的最前沿,同时把握期刊业发展趋势和格局,提出与出版规律相吻合的编辑理念、全媒体经营模式和运行机制等宏观层面的创新理论104)

提升编辑的创新能力。重大的科学发现,往往是专业研究者和科技期刊编辑再创造的完美结合。这要求编辑能从大量数据中挖掘有用信息,并对数据的真实性具有甄别能力,从数据及信息的判断出发,将数据整合,成为创造知识的人。

Annual Reports and Financial Statements 2017 for RELX PLC and RELX NV. https://www.relx.com/media/releases/year-2018/annual-report-2017. [2018-02-22].

刘战兵, 孙忠. 励德·爱思唯尔并购战略: 1993-2014年[J]. 出版科学, 2016, 24(01): 99-10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pringer-nature-ipo/weak-demand-forces-springer-nature-to-cancel-3-2-billion-float-at-last -minute-idUSKBN1I91FU.

http://www.zhongkeqikan.com/h-nd-145.html.

https://www.springernature.com/cn/.

https://link.springer.com/.

https://group.springernature.com/gp/group/aboutus/our-history.

Wiley Reports Fourth Quarter and Fiscal 2017 Results. https://newsroom.wiley.com/press-release/all-corporate-news/wiley-reports-fourth-quarter-and-fiscal-2017-results. [2017-06-13]

Wiley journal articles increase share in 2018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http://www.stm-publishing.com/wiley-journal-articles-increase-share-in-2018-journal-citation-reports/. [2018-07-12].

Wiley Partnership with Figshare Enables Data Sharing. https://newsroom.wiley.com/press-release/corporate-news/wiley-partnership-figshare-enables-data-sharing. [2015-06-30].

Wiley Becomes First Major Publisher to Require ORCID IDs for Submitting Authors. https://newsroom.wiley.com/press-release/all-subjects/wiley-becomes-first-major-publisher-require-orcid-ids-submitting-authors.[2016-11-28].

张苏闽, 鄢小燕, 谢黎. 国外数据库出版商移动服务方案分析及启示[J]. 图书情报工作, 2012, 56(11): 65-70.

https://taylorandfrancis.com/about/.

https://taylorandfrancis.com/about/history/.

叶文芳, 丁一. 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团期刊出版与经营特色研究[J]. 科技与出版, 2013, 4: 28-29.

http://global.oup.com/?cc=cn.

http://global.oup.com/?cc=cn.

http://www.sohu.com/a/224137645_488898.

朱勇.牛津大学出版社及其经营特色探析[J]. 出版科学, 2007, 15(5): 72-73.

http://global.oup.com/?cc=cn.

IOP introduces Print on Demand for journals. http://IoPPublishing.org/iop-introduces-print-demand-journals/.[2018-06-05].

张敏. 英国皇家物理学会出版社概述及其在线出版平台建设分析[J]. 科技与出版, 2014(12): 17-19.

刘兴平, 初景利, 马时, 等. 日本和韩国科技期刊发展的特点及启示[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2, 23(06): 907-913.

https://www.plos.org/history.

http://blogs.plos.org/plos/2007/08/scivee-launch-scientific-publication-and-video-presentation/.

Ware M, Mabe M. The STM report: An overview of scientific and scholarly journal publishing[R]. 2015.

Ware M, Mabe M. The STM report: An overview of scientific and scholarly journal publishing[R]. 2015

Ware M, Mabe M. The STM report: An overview of scientific and scholarly journal publishing[R]. 2015.

Ware M, Mabe M. The STM report: An overview of scientific and scholarly journal publishing[R]. 2015.

任翔. 学术传播的数据化与智能化: 2017年欧美学术出版产业发展评述[J]. 科技与出版, 2018, (2): 6-12.

迟秀丽, 侯春梅, 贺郝钰. 我国科技期刊专业集群化网络出版平台研究[J]. 编辑学报, 2015, 27(02): 182-185.

韩丽, 初景利. 国际知名出版机构知识服务特征、价值和启示[J]. 出版发行研究, 2018(02): 5-10.

韩丽, 初景利. 国际知名出版机构知识服务特征、价值和启示[J]. 出版发行研究, 2018(02): 5-10.

郝振省. 科技期刊融合发展现状、趋势及建议[J]. 科技导报, 2015, 33(24): 20-22.

田丁. 大数据时代科技期刊的未来形态[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2): 232-236.

  • 图2-1J-STAGE收录期刊的学科类别构成比

  • 图2-2J-STAGE收录期刊的语言类别构成比

  • 图2-3J-STAGE收录出版物类别构成比

  • 图2-4J-STAGE收录期刊和文章的情况

  • 图2-52010-2017年日本国内外文章的下载量及2017年按国别统计的下载比例. (a)2010-2017年日本国内文章的下载量; (b)2017年按国别统计的下载量.

  • 图2-6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不同出版机构在社交媒体的关注者

  • 图2-72017年四大出版机构的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

  • 表2-1 2016-2017年励讯集团业务营收情况

    营收项目

    英国励德国际集团/£M*

    荷兰爱思唯尔/€M**

    增长率/%

    2016年

    2017年

    变化/%

    2016年

    2017年

    变化/%

    主营业务收入

    STM出版

    2320

    2478

    +7

    2831

    2825

    0

    +2

    风险与商业信息分析

    1906

    2076

    +9

    2325

    2367

    +2

    +8

    法律出版

    1622

    1692

    +4

    1979

    1929

    -3

    +2

    会展

    1047

    1109

    +6

    1277

    1264

    -1

    +6

    合计

    6895

    7355

    +7

    8412

    8385

    0

    +4

    营业利润

    STM出版

    853

    913

    +7

    1041

    1041

    0

    +3

    风险与商业信息分析

    686

    759

    +11

    837

    865

    +3

    +8

    法律出版

    311

    332

    +7

    379

    379

    0

    +11

    会展

    269

    285

    +6

    328

    325

    -1

    +2

    其他

    (-5)

    (-5)

    (-6)

    (-6)

    合计

    2114

    2284

    +8

    2579

    2604

    +1

    +6

    注:*为百万英镑;**为百万欧元;()代表不属于任何营收项目种类的部分。

    表2-2 爱思唯尔旗下平台的分类和功能

    平台分类

    平台名称

    功 能

    编辑出版平台

    ScienceDirect

    ScienceDirect 是全球最大的STM全文与书目电子资源数据库,涵盖了期刊、手册、丛书、参考工具书、数据库等的索引、摘要和全文,用户可以在线查询、浏览、打印、下载和用 E-mail 发送所需数据至论文管理软件。

    Elsevier Editorial System(EES)/Evise

    Elsevier Editorial System(EES)是期刊作者在线投稿、专家在线审稿和编辑部管理投稿和同行评审的系统。Evise是爱思唯尔全新的在线投审稿系统,用以支持期刊的编辑流程,取代之前的EES。

    SSRN

    SSRN是领先的全球预印本开放获取文献库和在线社区,为用户提供优质内容、数据链接、优化的测评指标,以及研究者工作流工具。

    核心工具研究平台

    Scopus

    Scopus是全球最大的同行评议文献摘要和引文数据库,提供科学、技术、医疗、社会科学及艺术人文领域全球研究成果的概览。可轻松跟踪、分析并可视化源自逾5000个出版商的内容。

    SciVal

    SciVal,即用型工具,用于分析研究,并为研究组织制定、执行和评估最佳策略。

    涵盖的内容类型:Scopus元数据。

    Pure

    Pure是综合性研究信息管理系统,可促成循证决策、促进合作、简化行政管理和优化影响。

    涵盖的内容类型:Scopus元数据。

    TotalPatent

    TotalPatent能将单一的专利内容进行组合,并且提供搜索、比较和分析结果所需的工具。

    涵盖的内容类型:专利、Scopus元数据。

    在线学术社交网络平台

    Mendeley

    Mendeley不仅是一个免费的参考文献管理工具,同时也是让同事、同行或同学建立联系的学术社交网络。

    知识服务平台(健康与生命科学领域)

    Embase

    Embase促进了生物医学证据的发现,为生命科学的关键功能提供支持,向全球生物医学研究界提供最新的生物医学相关信息。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系列会议、Medline数据。

    Emcare

    Emcare包含对护士和联合健康专业人士有重大意义的生物医学文献。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

    Pathway Studio

    Pathway Studio有助于解读实验数据,能利用关于分子和细胞相互作用的研究发现,提供对疾病机制更深刻的见解,并加快生物研究。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Medline数据。

    PracticeUpdate

    PracticeUpdate面向医疗保健专业人士的在线医疗门户网站,专注于将临床发现转化为实践。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网络研讨会、教材、圆桌讨论视频、Medline数据。

    ClinicalKey

    ClinicalKey是一款临床研究搜索引擎,它让相关知识的查找和应用变得更简单,从而为临床决策提供支持。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图书、视频、Medline数据。

    PharmaPendium

    PharmaPendium是一项决策支持解决方案,在单一纵向数据库中提供临床前、临床和上市后比照药物信息,从而促进药物开发。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FDA/EMA药物批准文件。

    知识服务平台(健康与生命科学领域)

    QUOSA

    针对PSUR和ICSR等分类和合规报告,QUOSA可减少在监控、管理、组织和评注科学和医疗文献上所花的时间。

    Sherpath

    Sherpath是个人化且完全集成的数字教学和学习生态系统,专为医疗保健教育人士打造。

    Evolve

    旨在与爱思唯尔特定教材结合使用的在线学习解决方案,为医疗和护理教育课程的学生、教师和图书管理员提供支持。

    知识服务平台(工程与自然科学领域)

    Compendex

    Compendex是全球内容最广泛、最完整的工程文献数据库。使用Engineering Index Thesaurus编制索引,能让工程师获得相关、完整、准确且高质量的信息。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会议、学位论文。

    EnCompass LIT与EnCompass PAT

    EnCompass由两个高度专业化的数据库组成,专门针对石油炼制、石油化工、天然气及相关能源行业的研究,提供源于科学文献和专利的真知灼见,在世界各地备受信赖。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会议、技术报告、专利。

    GEOBASE

    GEOBASE包括关于地球科学、生态学、地质学、人文地理学、自然地理学和环境科学的最新信息,并聚焦它们对人类社会的影响。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图书、会议。

    Chimica

    Chimica为化学和化学工程研究人员提供一个每周更新的工程文献摘要数据库。该数据库专为化学和化学工程研究创建,并为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化学期刊编制索引,让工程师能够及时了解研究领域的最新进展。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图书。

    PaperChem

    PaperChem是专为纸浆造纸行业的研究而创建的数据库,其中的文献都已提取摘要并编制索引。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会议。

    CBNB

    每周更新的CBNB是化学企业的顶级消息来源,涵盖了300余份核心行业期刊、报纸、公司时事通讯、市场报告、公司报告、新闻稿及其他"灰色文献"。CBNB为跟踪化学和化学工程行业的发展趋势及时提供信息。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新闻条目、报告。

    Reaxys与Reaxys Medicinal Chemistry

    Reaxys提供了直观界面和稳定数据库。由化学、内容和技术专家构建,帮助化学家检索相关文献、专利信息和有效化合物特性。通过智能索引、精确数据检索、API及其他功能,Reaxys带领用户走上通往相关文献和数据的最佳路径。

    涵盖的内容类型:期刊、会议、专利。

    Geofacets

    Geofacets是一项地球科学技术解决方案,实现高效、彻底的地表下地质学分析,为自然资源勘探决策与研究赋能。

    Knovel

    Knovel帮助化学工业应对开发和生产挑战,使具体应用的物质适用性可视化,并提供与管道传输、化学工程与加工相关,并且符合环境、健康和安全合规要求的优质实践数据。

    注:来自于爱思唯尔网站,并对其进行了整理和归纳。

    表2-3 约翰·威立长期用户订阅方式

    订阅方式

    优势或优惠

    多年度订购

    提前获知每年订购价格

    按单本期刊或按标准合集订购

    享受相应折扣

    仅订购电子版、仅订购印刷版或订购电子版和印刷版组合

    满足零散用户的订阅需求

    表2-4 约翰·威立针对用户订购用不同媒介形态的订阅费用

    订阅方式

    所要支付费用

    仅订购印刷版

    100%定价

    仅订购电子版

    100%定价

    印刷+电子组合版

    125%定价

    注:来自约翰·威立2018年期刊价格表。

    表2-5 同订购方式订购期刊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的价格差异

    订阅方式

    美国

    /美元

    加拿大和

    墨西哥/加元

    剩余美洲

    地区/美元

    英国/英镑

    欧洲欧元区/欧元

    世界其他地区/美元

    仅印刷版

    1937

    1937

    1937

    1155

    1468

    2259

    仅电子版

    1937

    1937

    1937

    1155

    1468

    2259

    印刷+电子组合版

    2422

    2422

    2422

    1444

    1835

    2824

    注:来自约翰·威立2018年期刊价格表。

    表2-6 约翰·威立提供的不同订购规模、订购主体的分类标准

    订购单位

    规模

    册数

    学术机构

    小规模

    1~10000

    中等规模

    10001~40000

    大规模

    ≥40001

    公司/政府

    小规模

    1~1000

    中等规模

    1001~10000

    大规模

    ≥10001

    医院(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

    小规模

    1~99

    中等规模

    100~250

    大规模

    ≥251

    医院(世界其他地区)

    小规模

    1~99

    中等规模

    100~500

    大规模

    ≥501

    注:来自约翰·威立2018年期刊价格表。

    表2-7 同类型机构用户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订阅NEJM一年期的价格

    订购单位

    细分的机构代码

    价钱/美元

    学术机构/政府

    5

    面谈

    4A

    面谈

    4B

    面谈

    4R

    面谈

    3

    6053

    2

    3586

    1A

    1945

    1B

    1459

    单个医院/诊所

    4R

    面谈

    H1

    面谈

    H1A

    4960

    H1B

    3820

    H1C

    2489

    H1D

    1760

    H1E

    面谈

    医疗保健网络和医院系统

    H3A

    面谈

    H2A

    面谈

    H2B

    面谈

    H2C

    面谈

    H2D

    面谈

    H2E

    面谈

    表2-8 与表2-7对应的机构代码及类型

    细分的机构代码

    细分机构的类型

    5

    政府机构或部门/政府研究所/国家图书馆

    4A

    有两所或两所以上的医学院系的大学(有/无与大学共用电子资源)

    4B

    有一所医学院系的大学(有/无与大学共用电子资源)

    4R

    研究密集型的研究所或医院

    3

    具有博士点的大学

    2

    (1)学士学院或硕士学院/大学

    (2)私人基金会或慈善组织,不包括医院和医院系统的

    (3)诊断实验室/血液中心,仅限工作人员

    (4)保健政策或宣传非营利机构,仅限于工作人员

    (5)医疗专业认证委员会,仅限于工作人员

    1A

    (1)协会学院或两年制特殊定点机构

    (2)专业会员组织、工会或工业贸易协会,仅限于员工

    (3)市政图书馆

    (4)全国性的法律事务所或代理公司

    1B

    (1)中学

    (2)地区性的或州法律事务所或代理公司

    H3A

    拥有20家以上医院的医疗系统

    H2A

    拥有16 ~ 20家医院的医疗系统

    H2B

    拥有12 ~ 15家医院的医疗系统

    H2C

    拥有8 ~ 11家医院的医院系统

    H2D

    拥有4 ~ 7家医院的医院系统

    H2E

    拥有2 ~ 3家医院的医院系统

    H1

    1家医院,拥有超过801张床位,非研究密集型

    H1A

    1家医院,拥有501 ~ 800张床位,非研究密集型

    H1B

    1家医院,拥有251 ~ 500张床位,非研究密集型

    H1C

    1家医院,拥有121 ~ 250张床位,非研究密集型

    H1D

    1家医院,拥有120张及以下床位,非研究密集型

    H1E

    专科诊所和治疗中心

    表2-9 2018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个人用户订阅NEJM单期的价格

    国家或地区

    订阅方式

    订阅人群

    官方公布价格

    5%代理汇款

    美国/美元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189

    179.55

    居民

    69

    65.55

    学生

    65

    61.75

    其他

    189

    179.55

    电子版

    医务工作者

    159

    151.05

    居民

    59

    56.05

    学生

    49

    46.55

    其他

    159

    151.05

    加拿大/加元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259

    246.05

    居民

    179

    170.05

    学生

    169

    160.55

    其他

    259

    246.05

    欧元区/欧元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215

    204.25

    居民

    139

    141.55

    学生

    129

    132.05

    其他

    215

    236.55

    电子版

    医务工作者

    123

    116.85

    居民

    59

    56.05

    学生

    49

    46.55

    其他

    123

    116.85

    澳大利亚/澳元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345

    327.75

    居民

    224

    212.8

    学生

    209

    198.55

    其他

    345

    283.67

    英国/英镑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165

    156.75

    居民

    105

    99.75

    学生

    95

    90.25

    其他

    165

    156.75

    其他国家/美元

    印刷+电子组合版

    医务工作者

    249

    236.55

    居民

    149

    141.55

    学生

    139

    132.05

    其他

    249

    236.55

    电子版

    医务工作者

    159

    151.05

    居民

    59

    56.05

    学生

    49

    46.55

    其他

    159

    151.05

    注:在加拿大,每期的订阅价都包含5%增值税,另外,加拿大境内不同的地区有+0,+8%,+9%,+10%不等的统一销售税;在欧元区,每期的订阅价都不包含增值税。

    2-10 PLoS期刊的基本情况

    期刊名称

    ISSN

    eISSN

    创办年份

    主办单位

    出版周期

    每篇文章处理费/美元

    PLoS Biology

    1544-9173

    1545-7885

    2003

    PLoS

    月刊

    3000

    PLoS Medicine

    1549-1277

    1549-1676

    2004

    PLoS

    月刊

    3000

    PLoS One

    -

    1932-6203

    2006

    PLoS

    不规则,尽可能每天出版

    1595

    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

    1553-7358

    1553-734X

    2005

    PLoS与国际计算生物学学会联合创办

    月刊

    2350

    PLoS Genetics

    1553-7390

    1553-7404

    2005

    PLoS

    月刊

    2350

    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1935-2727

    1935-2735

    2007

    PLoS

    月刊

    2350

    PLoS Pathogens

    1553-7366

    1553-7374

    2005

    PLoS

    月刊

    2350

    PLoS Currents*

    -

    2157-3999

    2009

    PLoS

    月刊

    不收费

    * PLoS Currents 于2009年创办,是一个开放获取论坛。

    表2-11 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不同出版机构在社交媒体关注者的详细数据

    出版机构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YouTube

    Instagram

    Google+

    新浪微博

    总计

    爱思唯尔

    25000

    48400

    191362

    21627

    286389

    施普林格·自然

    5762

    18800

    48696

    1080

    74338

    约翰·威立

    331191

    6576

    46219

    15577

    4934

    404497

    泰勒-弗朗西斯

    14265

    6625

    16726

    1623

    2475

    41714

    牛津大学出版社

    1102224

    86700

    115458

    6667

    23367

    1334416

    IoPP

    2128

    12000

    3155

    4200

    21483

    NEJM

    1670000

    517000

    14276

    40426

    20700

    2262402

    PLoS

    96050

    132000

    7268

    235318

    注:约翰·威立在科学网上的访问数据未在上图体现,在科学网上其有3822411位访问者。

    表2-12 爱思唯尔、施普林格·自然及约翰·威立三大出版集团APP数量

    出版集团

    手机端

    iPad端

    爱思唯尔

    169

    171

    施普林格•自然

    180

    180

    约翰•威立

    507

    507

    注: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

Copyright 2019 Science China Press Co., Ltd. 《中国科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45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