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8) (2018) https://doi.org/10.1360/B978-7-03-058660-5

第四章 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展望133)

  • Published May 15, 2019

第四章 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展望133)

依托融合出版,提供知识服务,是中国科技期刊未来发展的大势所趋。中国科技期刊已经利用现有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开展了数字出版和交流平台建设,在内容采集、生产、加工、管理、发布和营销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科技期刊出版正经历着从出版服务向信息服务和知识服务的转型。随着科学研究进入大数据时代,出版形态数字化、内容组织解构化、信息载体多媒体化、传播途径关联化、交流方式交互化、出版模式移动化等新型出版环境正在不断演进134)135),科技期刊也正在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不断转变出版模式,提高服务水平。

第四章执笔:任胜利,朱晓文,沈锡宾,李红,翟自洋

第一节 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前沿

在融合出版领域,国际科技出版机构起步早、投入大、布局合理,从技术、服务方式、服务体验等方面有较为完善的体系,现综合国内外融合出版最新科技出版技术趋势及实践情况,尤其与期刊出版的知识服务相关的实践"概念点"进行具体描述。其中包括:①与技术相关的"人工智能"和"区块链";②与管理和经营相关的"知识链"和"知识付费(内容付费)";③新的出版内容模式--"碎片化出版"和"数据出版";④与媒体融合出版相适应的新生评价方式--"替代计量学"; ⑤具有中国特色的服务增值"小技术""小程序"和"短视频"。

一、知识服务技术

(一)人工智能:出版的新模式与新形态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136),知识计算引擎和知识服务技术被列为"关键共性技术体系"。规划提出"重点突破知识加工、审读搜索和可视交互核心技术,实现对知识持续增量的自动获取",这为学术出版和专业出版带来了进一步与人工智能技术结合从而实现产业融合发展的良好契机。2017年12月,工信部发布了《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 年)》137),明确了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重点任务和具体目标。2018 年3月,"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再度提及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产业应用。以上战略或规划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起到了递进式、持续性的推动作用。2015-2018年,国际科学技术与医学出版商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Technical and Medical Publishers,STM)每年都会推出其技术发展趋势。在2018年4月,STM推出了系列的最新版本《STM技术趋势2022》(STM Tech Trends 2022,图4-1、图4-2)138),其口号是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创新的人类和智能的机器(Entering the AI Era,Creative Humans & Smart Machines)。

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助力下,知识服务将使数字出版领域实现战略转型,智能语音技术、大数据技术、机器学习技术等在知识服务的各环节中会发挥重要作用,构建起知识服务的全新生态模式。人工智能涉及内容众多,包括复杂问题求解、自然语言理解、自动程序设计、专家系统、机器学习、智能检索、人工生命、群体智能等。目前,大数据驱动的知识学习、机器视觉理解、跨媒体协同处理、知识计算等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热点。这些技术因其追求对数字内容的智能化理解、处理和操作而与出版关系密切,而且对出版的内容创作、编辑和发行传播等多个环节都有潜在重大影响。

在内容创作环节,人工智能不仅能够写作原本千人一面的内容,还能够根据个人偏好实时生产个性化内容。随着大数据分析技术的进步,人工智能可以借助人类的行为数据理解人类的行事规则、文化习惯以及社会趋势,实现自动化选题和个性化创作。未来,人工智能将可能开启全新的内容消费时代,根据个人偏好,人工智能可以实时创作体验者喜欢的小说内容或者游戏内容。

人工智能在编辑环节也大有用武之地,不仅可以根据主题自动从互联网采集内容,还能自动进行鉴定审核,剔除不可信内容,选择合适的条目,进行自动

逻辑化编序和个性化组织。此外,人工智能不仅可以实现低档次的词汇拼写自动修正,还能根据上下文自动调整修辞技巧,消除冗余、反复、歧义等语病。除了处理单模态的文本外,人工智能还将打破多媒体信息之间的界限,实现多媒体信息的跨模态处理,例如在理解图像和文本深度语义的基础上,实现图文互现,自动为一段文字配图,自动为一张图像生成描述性文本。

人工智能对出版物的发行和传播方面的影响也将是不可估量的。借助用户行为大数据实时分析,可准确推送所需知识和信息内容,实现内容精准发行和阅读服务。目前,部分新闻客户端已经初步实现了个性化内容推送与服务,如"今日头条"等。除此之外,人工智能也能根据用户行为信息,进一步优化计算广告的精准度和效力,进一步改进内容在社交媒体上的分发效率,实现传播效果的最大化。

当然,从人工智能的潜能来看,其对出版活动的影响不仅仅停留在以上3个方面。人工智能不仅能模拟人类进行创作、编辑、分发内容,还能监控整个社会的信息生产、流通与消费态势,为出版产业管理、文化思潮和知识服务等提供决策支持服务。

(二)区块链:将为行业注入新活力

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 technology,BT),起源于 2008 年化名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的学者在密码学评论组发表的奠基性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139)。区块链技术也被称之为分布式账本技术,是一种互联网数据库技术,其特点是去中心化、公开透明,让每个人均可参与数据库记录。区块链最早是支撑比特币数字支付系统的关键技术。区块链中的信息通过点对点网络进行存储。单个用户无法改变账本中的信息,因而利用区块链技术存储数据更加安全。

在研究人员对区块链技术存在强烈兴趣的同时,也同样存在广泛疑问--它的适应范围有多广?数字科学公司(Digital Science)于2017年11月28日在伦敦和波士顿发布"区块链研究报告--学术交流新范式展望"140)。此报告指出,"区块链技术会积极地影响学术实践,甚至改变出版商在学术生态中发挥的作用。其潜力可以延伸到解决紧急的学术交流危机,比如成本、信任和科学信息的普及。" 与此同时,公司提供3万英镑的孵化资金,用于支持区块链技术在学术出版领域的应用。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IP)保护是长久以来全球都在探讨与研究的课题,一直存在确权难、盗版严重、公开性差等诸多问题。区块链技术的优势正是防篡改、不可逆,可靠性、可信任,去中心化、分布式、公开透明,一旦记录完成就会永远存在并且无法更改。因此,区块链有望成为版权保护较为完美的解决方案。区块链作为一项重大的技术应用,将对版权的确权、追溯、流转、保护等环节产生革命性改进,进而对原有的版权运作机制带来颠覆性影响。原来在版权领域大量存在的由于无法确认版权归属导致的版权纠纷将变得清晰和有迹可循,有利于廓清版权市场乱局,建立起严格的版权保护体系。目前,区块链的知识产权保护实践之路已经开启,国外的Monegraph、Colu、Blockai、SingularDTV,以及国内的亿书、纸贵、原本等创业团队均以区块链版权为主攻方向。

此外,区块链将为多个行业的产业升级打开巨大的想象空间。虽然目前在区块链市场中,银行、金融服务、保险业市场规模最大,但在不久的将来,传媒业将成为区块链技术主导下发展速度最快的行业之一。可以预见,区块链技术也将会对学术出版领域产生革命性影响,有望通过创新解决方案,为该行业注入新的活力141)

二、管理经营理念

(一)知识链:构建多机构知识链协同发展

海量且持续增长的科技信息和文献,客观上给科研工作者带来巨大负担。据开放学术交流平台(Sciforum)统计显示,1994-2016年全球活跃期刊发表的文献数量为3708.31万篇。相关学者研究表明,在目前的知识接收方式和状况下,若想在流行病学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研究者平均每天大约要花21小时进行阅读142)。如何跳出信息海洋、降低知识获取成本成为科研工作者的客观需求。随着科技信息结构化语义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传统文献资源正逐渐被解构为细粒度的知识单元,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深度语义关联,与此同时,嵌入用户知识获取与分享等行为的数据被大量记录和存储下来,为科技出版的知识服务开展提供基础保障。

美国学者Holsapple和Singh最早提出了一个系统的知识链模型概念143),该知识链模型由主要活动功能和辅助活动功能两部分组成。主要活动功能由5个阶段组成:知识获得、知识选择、知识生成、知识内化、知识外化;辅助活动功能由4个层次组成:领导、合作、控制、测量,以上构成了知识链的5阶段4层次结构。该知识链模型表明了知识链的"产出"是各个阶段的知识"学习"活动的结果。

知识链作为知识管理领域的基础理论,对科技出版在提供知识服务方面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面对泛在知识环境,科技期刊出版应该参与知识创新链的管理,服务于知识创新全过程。知识链是指企业在经营活动中以知识为中心,形成围绕知识的投入、转化和创新的无限循环过程。知识链不仅存在于企业内部,也存在于社会各个群体之中,不同知识链形成相互交错的知识网。关于知识链模型,Holsapple与Singh从组织内知识与组织核心竞争能力关系的角度进行构建,最终实现企业竞争能力的产出。国内学者在继承该模型框架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必要的改进,如将内部与外部知识链打通等。

基于知识链理论视角,学术出版服务活动可看作是在数据驱动环境下,以科研用户需求为导向,支持用户进行知识获取、知识挖掘、知识内化、知识共享、知识评价与知识外化的服务过程,同时围绕用户价值推动出版机构、图书馆、科研机构等知识链相互协同(图4-3),该模型的特点是改变以往从单一机构视角出发的构建思路,转变为面向用户知识创新需求的服务模式。相比于一般的知识消费服务,学术出版服务更倾向于知识生产服务,即为知识生产者创新工作开展提供服务。其目标是通过多元化的方式,同时满足作为知识使用者和创造者的科研用户的整体需求,最终实现繁荣学术交流和知识创新的目标。

<xref rid="FIG4-3" xml:base="fig">图4-3</xref>

此外,积极寻求多机构知识链的协同发展。相比于单一技术创新,科技出版服务模式的创新并不是由单一机构完成,而是在开放式创新战略指导下,充分发挥不同机构的独特优势,推动各自知识链的有效嵌套,满足用户知识创新的需求,共同推进知识服务价值的最大化。

(二)知识付费:知识传播新思维

2016年被称作"知识付费发展元年"。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145)提出,2016年分享经济发展精彩纷呈,新业态非常活跃、新模式快速兴起、新领域不断拓展、新平台发展壮大,其中知识付费、网络直播、单车分享迎来"发展元年"。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近年中国移动支付用户规模均以较高的速度增长,中国移动支付技术已趋成熟。同时,近两年中国内容付费用户规模呈高速增长态势。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近年移动支付技术逐渐成熟,为各APP在移动端实现打赏、付费等功能提供便利;而为优质内容付费观念的形成,也促使大批优秀内容提供者开始进驻各大知识付费平台。付费技术和付费观念逐渐普及,知识付费的时代即将到来146)

无论从内容付费的用户需求还是从现有资源来看,知识付费都是出版业不得不争的业务拓展领域,知识付费相关产品在出版领域的大规模爆发符合预期。作者资源和内容优势是出版机构在知识付费领域能够持续竞争的两个重要法宝。就目前来看,出版领域的知识付费主要呈现出两个特征:一是链条化,二是分层化。链条化是作者资源的开发、出版产品的音频视频化,以及后期多次的开发和加工活动,都基于出版机构的作者和作品储备。分层化主要有两种含义:其一是指作品解读的深度,比如将出版物中深奥的知识点以相对简单的方式呈现,使普通大众可以"在×分钟内学会××",又如将文章进行深层次解读,请来专家学者为读者指点迷津;其二是指针对不同文化层次的用户推出不同产品,比如针对文化水平较高的人群推出"精读班"等课程147)

值得出版机构借鉴的几种模式:①自制音频、视频,与头部平台合作,进行渠道分发;②与内容创业者合作,由KOL进行推荐;③自建APP平台并参与"大平台"竞争。出版机构在尝试知识付费时,还可以利用相应的技术工具提升产品获取的便利性,出版机构应该推出自己的知识付费产品。如今,学术出版的生态也在发生变化。碎片化阅读、泛阅读习惯下的深度专业资讯服务,乃至全方位的知识服务,是知识提供者的重要竞争力之一。以专业数据库为平台、以知识服务为导向、全面整合学术资源的出版模式,将成为学术出版的新常态。学术出版全行业应搭建专业知识服务平台,并找到适合自身的盈利模式,知识、服务、技术都可能成为新的盈利增长点。

三、内容出版模式

(一)碎片化出版:快捷的知识整合推送方式

《STM技术趋势2021报告》(STM Tech Trends 2021)显示,包括机器生成文献、自动同行评议、服务型物联网在内的智能服务与面向科研人员服务成为未来学术出版发展的重要趋势148)。上述趋势的形成来自需求侧和供给侧双重因素的驱动。

与传统出版的线性传递相比,数字出版最大的优势在于海量存储基础上的精确定位和无限组合。精确定位,是指能够精确而充分地满足读者的个性化需求,一举摆脱纸质图书千人一面、冗余信息与精确需求相杂甚至干扰的短板,实现无限组合,更是充分实现这一绝对优势并产生盈利的基础。所谓"碎片化"发展,就是要将现有内容资源打碎,通过碎片个性化整合,满足基于读者的个性化需求。出版社作为内容提供商,不仅仅可以提供传统图书的线性方式,也可以在将内容有效"碎片化"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类型读者(管理人员、企业技术人员、科研人员、不同年级的学生等)的需求提供其所需要的"碎片",以实现精确解决方案的供给并产生利润。这一模式的强大优势还包括内容提供的快捷、操作的人性化以及成本的极大压缩,其产生的利润是不可估量的。国际领先的数字出版大多数都是属于这种操作模式,其提供的针对精确内容的解决方案既解决了读者的个性化需求,也实现了自身从传统出版到数字出版的华丽转身。

实际上,这种"碎片化"出版模式已在工具书出版领域得到了提前应用。商务印书馆已成功将《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新华词典》等近30部精品工具书进行碎片化加工和动态重组,并采用"词语单条查询免费,完整内容收费"的网络营销模式,成为目前最受欢迎、最权威的网络工具书。随着"碎片化组装"出版模式应用范围扩大,对出版内容、营销、终端等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新的出版模式下,科技期刊也可以借鉴此模式,利用大数据出版资源支撑,定制多元化、个性化的出版生产线,构建囊括纸本书、知识数据库等不同产品形态的立体化出版体系。

(二)数据出版:数据共享的有效途径

所谓数据出版,是指科研人员与科研机构按照统一规范的质量管理和控制机制,主要利用互联网及其他方式公开发布其通过观察、实验、计算分析等科研过程所产生的原始数据,或通过对已有数据进行系统化地收集、整理和再加工形成数据及数据产品的出版行为,以帮助使用者便捷地发现、获取、理解和再分析利用数据,并可在科研论文及相关研究成果中引用数据149)

国家"十三五"规划建议要求150):"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大数据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社会经济生活的诸多领域,但受行业规范、保密政策、技术能力等问题的制约,如何进行专业数据的开放共享仍然是科学研究面临的难题。因此如何促进数据共享、推进科学数据的最大化使用是目前许多国际科学组织积极探讨的问题,而数据出版正是促进数据共享的重要手段。

我国在数据出版方面已经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探索,除第三章提及的案例,国内地学领域首个以发表地质科学数据资源为主的数据论文《全球地质数据》也是一例。在我国长达百年的地质调查事业改革发展过程中,积累了大量地质数据,为了更好的服务经济民生,唯有尽快进行开放共享,才可释放其数据价值。中国地质调查局希望通过数据出版工作为地质数据共享带来改观。在此背景下,全国地质资料馆作为国内权威的地质资料馆藏机构和地质领域的数据中心,为推动国内地质科学数据的开放共享,创办并编辑出版了《全球地质数据》151)

目前国际通行的数据出版模式主要有3种:①直接以数据中心的形式通过互联网发布数据集及数据论文;②以数据中心与传统期刊合作的形式公开出版发行数据论文及数据集;③创立全新的数据期刊。《全球地质数据》专刊采用的是较为常用的第二种方式,这种方式可以利用期刊已有的知名度和读者群等已有资源快速地对数据出版这一新兴模式进行宣传。《全球地质数据》借助《中国地质》这一在地学界具有广泛影响力、影响因子位居地学类科技期刊前列、发行量位居前茅的期刊平台,依托其增刊的形式,可以广泛宣传地质科学数据出版这一概念。

期刊出版商、数据知识库以及科研资助机构等主体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数据出版实践之中,不同程度上推动了数据出版的发展。然而,与传统的学术文献出版相比,科学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的出版形式,其出版体系还在发展之中。数据出版应与我国现有的数据共享体系互为补充,应充分利用学术出版资源,重点关注数据共享过程中的知识产权问题。

四、期刊评价方式

替代计量学:知识服务时代期刊评价新方式

无论是论文、期刊还是网络发表的作品,都应该有评价体系,知识服务也不例外。然而不同类型的智力产出,因为产出形式、传播渠道和影响范围的不同,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对于非传统渠道发表的作品,对于知识服务的评价,替代计量学的评价方法参考价值较大。

替代计量学(altmetrics)有狭义和广义之分152),狭义的替代计量专门研究相对基于引文传统指标的在线新型计量指标,尤其重视基于社交网络数据的计量指标,广义的替代计量强调研究视角的变化,即面向学术成果的全面影响力评价指标体系,旨在替代传统片面依靠引文指标的定量科研评价体系,同时促进开放科学和在线交流的全面发展。所以说,替代计量学并非对既有引文指标的纯粹补充,因为替代计量指标能测度引文指标触及不到的领域,例如数据集的重用率、学术视频的影响力、学术博客的社会影响力等;替代计量学也并非全盘否定基于引文的传统指标,它要替代的是唯引文至上的学术评价体系,所以可以看到PlumX对替代计量指标的分类中,引文仍然是重要的一大类。

"AM值"是替代计量学的指标。替代计量是我们现有评估发表作品影响度方法之外的一种新方法。替代计量学不是通过被引用频次来评价已发表的文章,而是借由网络社交媒体平台评估出版作品的线上影响。替代计量的评估服务以"AM值"为依据,系统性地收集替代计量指标并提供给出版商和学术界。因此,尽管替代计量学是一个新概念,但是社交媒体在作品影响传播过程中的重要性是很多学者早已公认的;出版商和编辑为了扩大他们发表的作品的影响力,也都正在有意地开发利用这个计量指标。很多一流的科技期刊都在社交媒体上有自己的主页,很多期刊还用播客(podcasts)和YouTube来推广它们在LinkedIn和维基百科等站点的存在。大多数出版商和科技期刊现在都有一个社交媒体策略,而且有的科技期刊,会指定编辑专门处理社交媒体策略和产品方面的事情。比如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153),读者就可以在每篇文献的页面,看到该篇文献的"AM值"。

虽然不能肯定地说替代计量将会取代传统出版产品的评价方法或者与其并驾齐驱,但是这种方法正在被越来越多地使用,而且可以预测:在不远的未来,除了建立传统并有效的文献引用计量指标,大学里的宣传部门和招聘部门将会开始重视能够宣传他们作品的人,从而在招聘人员时使用社交媒体。因此,出版业应该重视替代计量学,然后学习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社交媒体来推广产品,从而影响自己的替代计量指标。

然而,在不同的社交媒体网站,替代计量指标有着不同的分值。博客中打分最高的有6分,而Twitter最高的有1分,LinkedIn最高为0.5分。通过社交媒体推广并形成自己的评价体系应当成为出版业的一个优先选择。

五、中国融合出版特色

(一)小程序新媒体:营销宣传的便捷工具

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发运营移动应用产品成为学术出版机构提升知识服务影响力、构建学术出版物传播力的重要途径。微信小程序,简称小程序(Mini Program),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应用"触手可及"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搜一下即可打开应用。小程序是一种新的开放能力,开发者可以快速地开发一个小程序。小程序可以在微信内被便捷地获取和传播,同时具有出色的使用体验。

小程序也体现了"用完即走"的理念,用户不用关心是否安装太多应用的问题。应用将无处不在,随时可用,但又无需安装卸载。对于开发者而言,小程序开发门槛相对较低,难度不及APP,能够满足简单的基础应用,适合生活服务类线下商铺以及非刚需低频应用的转换。小程序能够实现消息通知、线下扫码、公众号关联等七大功能。其中,通过公众号关联,用户可以实现公众号与小程序之间相互跳转。小程序可以借助微信联合登录,与开发者已有的APP后台的用户数据进行打通,但不会支持小程序和APP直接的跳转。

微信推出的"小程序",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移动"轻应用"时代的到来。"小程序"的入口设在微信的"发现"页面,与"朋友圈""购物"等应用相并列,打开即用,大大减少了手机的存储空间。这对于学术科研服务之类的以微信公众号为主体、面向垂直用户提供"低频使用业务"的移动应用,无疑是新的发展契机,运营团队如能继续遵循用户导向原则,依托微信强大的社交影响力,尽早开发,推出自身的"小程序"应用产品,或许更有助于其以较低的推广运营成本,吸引更多真实有黏性的核心用户,从而有效突破用户增长的瓶颈。

如果在一篇文章里面印一个二维码,把想要做的东西植入二维码,读者只要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了。假如一篇文章的作者还有相关文章,就把其他文章的二维码放到旁边,读者扫一下就直接进到相关文章的页面,可以付费购买,支持微信支付,不需要下载或注册用户来打开。总之,小程序把这个路径变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支撑线下。出版整个产业链从策划、出版、营销都可以开发出很多小程序,而且可以做得轻便一点,只要扫一个二维码,就能看到这篇文章的音频、视频、图片、参考文献、相关文章列表、漂流等等信息。这个想法同样试用于文章的营销。例如,编辑部想卖某篇文章,卖阅读福利,卖知识产品,就可以直接做一个小程序,把作者的演讲或课程的音频放在文章后,扫描二维码直达播放作者演讲的收费页面,微信支付后,相关内容就会直接被推送到终端用户的页面。任何能够想到的促销方法,不管是APP能做的还是自媒体不能做的东西,都可以通过小程序来实现。

如中国工程院院刊--Frontier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Electronic Engineering(《信息与电子工程前沿(英文)》),2017-2018年出版了"人工智能2.0""5G无线通信系统与技术"系列专题。除在网站提供每篇文章的中文摘要,还对文章进行加工整理,加入关键图文,在微信、博客上推介。除了自主微信平台,还借助第三方垂直行业新媒体。此外,将精要信息制成中文活页,在学术会议上分发。2017年"人工智能2.0"专题,在"新智元"微信平台,单篇阅读超过2万次;将2018年"人工智能2.0:理论与应用"专刊中的图灵奖得主Raj Reddy访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郁彬教授视点文章全文翻译,通过自主微信平台和科研圈微信传播。2018年"5G无线通信系统与技术"专题中,全文翻译"5G综述及中国的进展"一文,短时间在"科研圈"上获得3000次以上的阅读。

(二)短视频:知识增值的传播手段

微信有8亿多的注册用户,移动互联网的使用时间在稳步增长,这些迹象表明人们已经进入智能手机时代,而用户产生的数据流量去了哪里,出版业就应该考虑跟着往哪里走。近两年直播分走了很大一部分流量,几乎所有视频网站、直播网站都有与电商和自媒体的对接窗口,例如优酷土豆和微博对淘宝,今日头条与京东等,使电商和自媒体被不断地引流出来。纯粹的文本实质的传播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整个互联网变成了一种互动性的"人+活动"的东西。期刊的营销不再像以前一样,出版社需要准备包括音频、视频在内的整个营销流程的全部素材。所以现在这些新的自媒体平台注重交互性的同时,也意味着需要给用户提供丰富的内容资源。

短视频异军突起,融合出版,知识服务如何借力短视频创新营销理念,变革发展方式,寻找新的发力点,也是学界和业界面临的新问题。视频具有其他内容所不具备的可视化优势,而且短视频作为适合在碎片化时间中使用、信息量集中的内容载体,也越来越吸引用户。

短视频具有以下特征:①拥有活跃的海量内容,竞争激烈;②短视频平台已经从用户红利逐渐发展到内容红利;③流量变现;④定向营销。短视频的"带货"方式是大众传播转为人气传播,个性化强,能激发年轻用户接受、认同并激发后续行为。之前出版业也谈规模经济,客户越多越好。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模式就是范围经济,锁定某一用户群,基数不必很大,给他们提供更多具有高附加值的选择,把产品价值最大化。针对这些优质客户,卖的不仅是期刊,还可以卖课程、阅读服务、知识服务。学术出版营销也需要跟着潮流走,学会利用新工具,趋向于精细化制作,在探索商业多元化、追求内容程式化的同时,在内容系统化上下功夫,推动用户沉淀,提高出版服务和传播的吸引力和效率。

第二节 基于融合出版的知识服务研究进展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突破和知识经济从概念到实践的逐渐成熟,知识服务必将成为大数据时代科技出版的发展方向。正如《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指出:"依托融合出版、提供知识服务是中国科技期刊未来发展方向"154)。科技期刊未来的发展,无论其载体形式如何变化,其销售模式、管理模式甚至版权模式,都将会随着知识服务的经济模式而发生颠覆式的改变。

知识服务(knowledge service;knowledge based service)在国内的起源,统一的认识是1983年,上海大学文学院庄子逸先生首次提到"图书馆工作的本质是知识服务"155);1987年,中国林业科学院图书馆彭修义先生指出 "在文献服务、知识服务与信息服务、情报服务中,核心是知识服务"156);2000年,张晓林详细分析了知识服务的观念、形式和操作模式,引起国内图书情报学界的广泛关注157)

对于科技期刊知识服务的研究,典型代表作则为王明亮在2002年论述的"科技期刊出版的知识服务化"158)(编者注:成文于2002年,2004年正式发表)。王明亮预见性地指出科技期刊数字化传播的总体趋势是:"一方面,随着计算机及其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与大规模应用,人们对获取和利用信息方式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越来越强,技术的发展在不断地支持人们实现对越来越高级的信息获取手段的追求;另一方面,信息服务业和科技期刊界根据自身条件和谋求更大发展的需要,利用这些手段不断满足社会对信息与知识的需求。"他提出了9种数字化期刊传播模式,至今仍然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这9种模式是:单个期刊的网络出版方式,集团化网络数据库方式,集成化、完备化、动态化数据库方式,知识仓库方式,知识网络方式,知识服务网络方式,个性化知识服务方式,作者、编者、审稿人和读者实时交互的网上采编出版方式,多媒体期刊。

国外关于知识服务的概念,目前可以检索到的最早文献为1990年Tor Selstad在《挪威地理杂志》上对挪威知识服务的介绍159),作者认为信息服务是基础服务(elementary services),而知识服务是先进服务(advanced services),是第四产业的可操作性概念。欧盟在1995年通过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知识服务业的报告"Knowledge-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their role as users, carriers and sources of innovation" 160),第一次提出了"知识密集型服务业(KiBS)"的概念,对应于"劳动密集型服务(labor-intensive services)"。1996年,世界经合组织发表了题为"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的报告161),预示着社会经济形态将进入现代化的最高级--知识经济时代。但是关于期刊出版,甚至是出版方面的知识服务概念,在国际上非常少见。

一、国内研究总体分析

在CNKI中,以"知识服务"进行"篇名"检索(检索时间:2018年7月25日)。利用CNKI的分析功能(计量可视化分析),得到文献的学科分布(图4-4)和关键词分布(图4-5)。从图4-4来看,图书情报和数字图书馆领域的文献占比达到64.80%;计算机(8.31%)、互联网(1.38%)和自动化技术(0.96%)方面占比仅10.65%;出版(4.37%)和新闻传播(1.28%)相关的文献仅5.65%。而从关键词分布来看,去掉"图书馆"相关的内容,比较突出的关键词包括了"知识管理、信息服务、模式、大数据、本体、知识经济、个性化服务、知识服务能力、知识服务平台、网络环境、知识组织、知识创新、学科服务、用户需求"等。

<xref rid="FIG4-4" xml:base="fig">图4-4</xref><xref rid="FIG4-5" xml:base="fig">图4-5</xref>

与出版相关的,尤其与科技期刊出版相关的知识服务内容,从图4-6总结其文献词云图,主要可以分为几类:①发展思路(出版战略/发展战略/转型路径/转型升级/管理变革/供给侧改革/期刊管理/途径/生产流程,等等);②服务模式(服务模式创新/知识服务体系/科研信息化/开放存取/能力服务模式/个性化/精准/知识服务/学科服务,等等);③平台建设及相关技术(知识仓库/平台构建/技术接受模型/关联知识/本体/知识发现/资源发现/在线文档分享平台/图片检索/采编系统平台/媒体融合/移动app/xml/mooc/自媒体/全媒体/微信公众号平台/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复合出版,等等);④服务效果(服务创新/期刊效果/知识转移效率/品牌影响力,等等);⑤内容(期刊定位/期刊资源/期刊建设/学术论文);⑥经营(知识付费);⑦人力资源保障(知识服务专家团队/组织体系)。

<xref rid="FIG4-6" xml:base="fig">图4-6</xref>

二、国际研究总体分析

在Scopus中,知识服务相关的文章并不多,为了获得更多结果,但是同时又满足搜索结果的相关性,以"knowledge-service"或者"knowledge-based-service"进行"标题"和"关键词"同时检索,得到605篇文献(检索时间:2018年7月25日)。国际文献的研究团队主要来自于计算机、信息工程、管理科学等学科机构。利用Scopus的分析功能(分析检索结果),得到文献的学科分布如图4-7。由图可以看出,文献的学科主要是计算机科学(36.80%)和工程类(22.20%),还有与技术相关的数学学科(6.70%);商业管理(9.30%)和经济学(1.60%)也占了一定比例;社会科学则只有8.00%;另外还有一些垂直型服务的知识服务研究(医药卫生2.00%,地学1.10%,材料科学1.10%)。

<xref rid="FIG4-7" xml:base="fig">图4-7</xref>

基于Scopus文献的关键词词云图(图4-8)看出,国际上与知识服务最相关的概念是知识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同时,与技术相关的"本体论(ontology theory)、云制造(cloud manufacturing)、语义网(semantic grid)、知识库(knowledge base)"也是国际的主流研究方向。

另外,文献中出现的与知识服务相关的主要名词还包括:产业集群(industrial clusters)、知识服务集群(knowledge services clusters)、知识服务出版机构 (knowledge service publishing agent,KSPA)、知识服务消费机构(knowledge service consuming agent,KSCA)、领域知识服务平台(domain knowledge service platform)、知识集成信息系统(knowledge integrated information system architecture,KIISA)、一站式知识可及性(one-stop-shop knowledge accessibility)、分布式资源环境(distributed resource environment)、知识存储(knowledge storage)、知识导航(knowledge navigation)、知识获取(knowledge acquisition)、知识发现(knowledge discovery)、知识表示(knowledge representation)、知识融合(knowledge fusion)、知识分类(knowledge categories)、知识分布(knowledge distribution)、知识推荐(knowledge recommendation)、知识推理(knowledge reasoning)、知识过程(knowledge processing)、知识流(knowledge flow)、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tacit and explicit knowledge)、数字空间(DSpace)、数据挖掘(data mining)、电子脑(cyberbrain)、知识可视化(knowledge visualization)、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vault)、智能主题地图(intelligent topic map),等等。

<xref rid="FIG4-8" xml:base="fig">图4-8</xref>

三、知识服务技术热点

出版业知识服务是传统出版和信息服务的融合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基于知识管理和信息服务之上的。尤其科技期刊的知识服务,更是基于大数据和知识工程(knowledge engineering)的知识产品和知识解决方案。顶层的整体战略离不开底层的信息技术支撑。在我国,相关的重大科研项目主要是大数据知识工程(BigKE: Knowledge Engineering with BigData),2014年1月,吴信东教授等提出了大数据在异构、自治、复杂、演化环境下的HACE定理162),标志着大数据知识工程的开端。2016年,科技部启动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云计算与大数据"重点专项--大数据知识工程基础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参与单位包括了高校研究院所及互联网企业。

基于德温特专利数据库(Derwent Innovation),以"knowledge-service"或者"knowledge-based-service"全字段检索(检索日期:2018年7月22日),仅得到126条专利,2014年以前主要是美国和韩国的专利,2014年以后中国专利明显增加。从专利地图来看(图4-9),这些专利的主题主要集中在:数据库功能建设(Enrichment, Push, Analysis Platform, Culture),服务内容(Knowledge Service Content, Agricultural, Intellectual Property),服务模式(Determination)和服务评价(Evaluation)。其中有4条美国专利引用超过了40次,内容涉及面向知识服务的市场便利化方法,包括提供分析模块,便于服务提供者知识的表示符合企业和市场规则163);小型计算机的信息服务地图软件界面显示方法,涉及用图标和标签表示地图的不同区域中的各种服务类别164);多媒体数据库中信息对象的智能选择,包括向用户返回具有最高合成值的对象的有序列表165);通过网络提供知识处理服务分发方法,包括提供服务以处理和收集服务的知识数据的服务器166)。2011年中兴公司公开的一条中国专利引用达到14次,内容为知识服务推荐方法,涉及知识主体模糊语言文件的处理和转换、资源的记录和处理、用户与系统的交换以及推荐的预处理167)

2017年我国学者结合诸多国际学术出版巨头的业务实践活动,从数据仓储技术、文本数据挖掘技术、语义技术、ORCID行业标准和全新的论文版式技术几方面回顾和梳理了海外学术出版的技术热点168)。针对这些热点,咨询了相关研究人员(巴西University of Brasilia李伟钢教授,计算机专业;西班牙University

<xref rid="FIG4-9" xml:base="fig">图4-9</xref>

of Salamanca李天成博士,信号处理方向;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康绍莉高工,通信工程方向;浙江工业大学谭大鹏教授,机械电子专业;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杨未强副研究员,信息工程领域科技前沿咨询专利分析专家)和互联网的技术人员(包括百度和腾讯),基本统一的观点是文本数据挖掘技术和语义技术是出版行业知识服务建设的技术热点。对其他技术的认识则有不同的看法。例如,李伟钢教授指出,ORCID识别码本身很简单,但如何定义中国作者ORCID识别码,比较复杂和敏感;他还指出,对科技期刊来说,作者、编者、审稿者和出版社等建立XML出版业国际规范与技术,是信息化时代的行业规范发展方向。如果出版业有规范化的意向,XML应该是发展方向。在航空管理领域,都在推广统一的XML国际规范化技术(XML publication related standard and technique),出版业也许应该参照这种技术,而不是局限在HTML层面。谭大鹏教授则提出,智能化语义分析(intelligent semantic analysis)通过主题、标题、关键词等获取的文献范围较大,且一般与检索目标存在一定偏差,因此通过智能化语义分析技术对文件进行精确筛选,进而向用户提供提示性建议,可以提高文献知识获取的精确度与效率;智能化服务表单通过文献检索、语义分析、云数据库关联、文本挖掘等技术,针对用户提出的知识服务需求,初步生成知识服务表单;根据用户需求进行反馈后,可在较短时间内实现知识服务交付。杨未强副研究员指出,数据密集型科学(data-intensive science)为数据仓储技术革新提供了可能;另外,他从科研人员的角度指出,随着互联网数据量的增多,用户自己选择的时间成本也随之增加,愿意通过付费来代替个人搜寻选择,使知识付费成为可能。出版业也要积极出击,从以前的"书籍"拓展到如今的"互联网付费产品"。

第三节 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发展策略

国际融合出版最突出的特点是不断完善基于先进技术的、具有强大功能的数字出版与传播平台,这是国际期刊出版机构不断集群化和规模化发展的结果。我国科技期刊积极适应融合出版发展需要,根据自身特点,利用我国的特色技术,例如微信、QQ等,开展融合出版与传播乃至信息服务和知识服务。近年来我国多项促进媒体融合政策的出台、平台建设的启动、试点工作的开展、重大关键技术的立项,也极大地推动了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发展进程。

一、中国科技期刊知识服务实践

信息技术的发展极大地推动了出版业从信息服务向知识服务转型。同时,近年来我国多项国家政策的出台、专项规划的制定以及相关研究成果的发布(表4-1),使得我国出版业知识服务开展的进程加快。2015年4月9日,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启动大会在北京召开169)。2016年3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批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筹建知识资源服务中心170)。2015年3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启动了"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工作",经过3批遴选,截至2018年3月,110家单位入选,第一批仅有图书出版单位,第二批则扩大到期刊报社,第三批增加了大学科研院所171)。接下来将进入推广实施阶段。这些工程项目的实施和成果,标志着我国出版业知识服务体系的架构建设逐渐完善。

早在2003年,中国科学院原党组副书记郭传杰就在其综述文章"中国科学院与科技期刊"172)中指出,"21 世纪世界将进入全球化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经济时代要求知识服务体系给予强有力的支撑。科技期刊媒体正是知识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也有不少图书馆员、期刊编辑、甚至出版社高管发文提到科技期刊的知识服务。但是,总体来说,我国科技期刊的知识服务仍在缓慢转型中。正如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彭斌在接受《中华读书报》采访时指出173),"对科技出版产业而言,产业升级的路径大概分为3个阶段:1.0阶段是传统出版,2.0阶段是信息服务,3.0阶段是知识服务......国际上领先的科技出版机构,比如爱思唯尔,基本上从2.0往3.0上奔,国内的机构还处在1.0向2.0升级的过程"。实际发展中,每个阶段都是交互的,而信息技术的发展是知识服务的基础,科技期刊所需要的技术可以由技术服务商提供,例如中国知网、方正电子已经开展了很多类似的技术服务。

(一)科技期刊知识服务模式

不同类型的机构提供知识服务的模式不同。例如,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以开放共享模式为主导;而CNKI、万方数据,国际信息提供商科睿唯安,国际出版商爱思唯尔和施普林格等,以信息广博全面为主导,但均有自己的特色产品。我国科技期刊的特点是多而分散,规模小,其服务模式以深入、新颖、独具专业特色为主导。同时,学术期刊、技术期刊和科普期刊的服务重点也有所不同(表4-2)。

1. 知识服务拓展了期刊的信息传播模式

总体来说,在融合出版的前提下,针对个体用户,无论是期刊出版社还是单个编辑部,可以从3个方面提供知识服务。

(1)自助服务模式。包括知识检索、分享、分析。其中检索服务是最基本的,也是目前大部分期刊可以提供的服务,例如,借助微信平台,知识分享在国内的实现也非常容易;知识分析则要求更高的技术手段,例如语义分析、知识地图等。

(2)推送服务模式。包括文章内容推送、专家讲解推送、专业会议直播推送、相关课程推送等。目前文章内容推送已经是大多数期刊为扩大期刊影响力而采取的重要手段。前面提到的微信"小程序"更丰富了内容推送的手段。而其他3种推送模式则适合期刊根据自身特点开展。例如,前面提到的"短视频"适合专家讲解推送,但是专家的选择和讲解方式内容则需要期刊进行策划组织。

(3)响应式服务模式。通常包括在线的留言问答,也包括现场互动。现场互动可以是编辑讲座,也可以是编辑部组织的专家讲座。这种模式非常常见,但是如果把这种现场的讲解进行录制、剪辑,然后售卖,也可以成为期刊的一种增值知识服务。

2. 三级管理体制成为科技期刊知识服务的一种优势

对于我国的科技期刊,因为独具"主管、主办、出版"三级管理体制,在提供知识服务时反而可以成为一种优势,知识服务的客户可以扩大到机构用户。这种服务模式主要有两种:针对决策支撑的智库服务模式和针对学科建设的评估服务模式。这种服务模式适合于有一定出版规模的期刊社,有能力承接国家机构、科研院所、企业等机构的定制情报研究项目,这对期刊编辑团队和学术团队要求也比较高。如中国工程院"全球工程前沿"项目,旨在"发挥国家高端科技智库服务决策作用,提出工程科技发展的方向、目标和战略重点,为国家正确制定科技发展战略与规划、优选和部署科研任务做好决策支撑。强化学术引领作用,发布全球工程科技前沿,引领我国乃至全球工程领域的教育、研究、开发和产业化的发展方向,掌握工程科技发展的话语权和标准建议权。" 该项目以中国工程院院刊编辑部为具体组织单位,以科睿唯安的Web of Science和德温特专利数据为基础,通过数据检索、分析、重塑和专家研判最终形成情报研究产品。

(二)科技期刊知识服务实施关键

无论是出版服务、信息服务,还是知识服务,从商业角度来讲,其本质都是产品制造和售卖。不同之处在于,售卖的产品形式多样化,售卖的方式多样化,多样化的形式和方式需要专业的技术实现。科技期刊的知识服务架构可以分为5个层级(图4-10,这里没有包括顶层设计和产品销售过程)。第一层级是内容集合,为了简单化处理,这里可以只包括内容的策划。第二层级则是平台构建,包括资源的采编、存储、标引、版权标识、分析等知识体系内容;还包括用户管理、社交服务、电子商务等管理内容。第三、四、五层级是针对用户的功能,从基本的检索到自我分析自我学习,直至知识再造。

基于上面的架构,简单来说,科技期刊知识服务的实现,其基础仍然是编辑所擅长的内容及其本身所拥有的知识、思想和资源;技术是实现这些知识表达和被利用的手段,科技期刊在知识服务转型中需要了解一些技术应用,但不必精通,功能的实现可以通过外包的形式由专门的技术服务商去实现,思维模式的扩展和改变则是传统科技期刊实现知识服务转型的难点。

<xref rid="FIG4-10" xml:base="fig">图<xref rid="FIG4-10" xml:base="fig">4-10</xref></xref>

1. 以内容为基础的知识产品和扩展产品

时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认为,知识服务并不是一次新的创造,而是对出版本原的回归。他认为,内容才是知识服务的根本。从科技期刊知识服务架构来看(图4-10),第一层就是内容集合,是知识服务的基础。学科导向、专题导向、概念导向的内容组织是期刊一直以来都在做的,借助各种技术手段可以对相关内容采用图片化、音像化、视频化等表现形式,通过知识组织进行碎片化、系统化、关联化、扩展化等深层次加工,以达到快速、准确的服务效果。

在组织内容的同时,期刊利用自己的知识库存和专家资源库存,不仅仅是为了提高内容质量而存在。在知识服务时代,通过MOOC课程、小视频、小程序等等技术手段,使得这些人力资源成为重要的盈利点。期刊可以充分利用编辑本身的知识,包括初级的编辑加工知识,到进一步的投稿审稿写作知识,直至高级阶段的学科专业前沿知识,都是可以进行"售卖"的知识服务内容。但是这种知识服务,对编辑本身的素质要求也非常高。同样,期刊依托的专家学者甚至科研院所机构,都可以成为知识服务的盈利点。

2. 科技期刊知识服务思维的转变和培养

知识服务作为融合出版的高级阶段,在实施一项任务前,第一,要建立"融合思维",从多层次多维度进行思考。例如,可以服务哪类人员(科研人员、技术人员、政府人员、普通大众、学生、教师等),可以采用什么表现形式,哪种方式的性价比更高,如何获得更多的增值服务等。第二,在实施过程中则要建立"简单思维",也就是用户体验要简单便捷、准确有效。简单但需要体现"内容整合精准化",要充分调研预期用户的需求,充分和技术服务商进行沟通,采取最适合自己期刊特色的模式构建知识服务平台。这里的平台不仅仅是网站或者数据库,还包括各种可以嵌入的资源。这个平台是"活"的,也就是"平台建设智能化"。这就延伸出第三层思维方式--"个性化自组装"思维,对应于最开始提出的知识服务概念--"一种用户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参与分析和决策的个性化服务",个性化服务是业界统一的认识。"自组装"本意是指基本结构单元自发形成有序结构的一种技术。从科技期刊知识服务来看,这里"基本结构单元"对应于个性化服务用户;"自发形成"可以对应于第四层级"知识分析",也就是用户自觉的知识组织过程;最终用户的"知识再造"则形成了"有序结构"的新的知识体系。这些新的知识体系可以成为第一层级的内容,循环进入知识服务过程。

二、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路径选择

《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后,新闻媒体积极投身媒体融合实践,走在了媒体融合的前列,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融合趋势开始从"相加"走向"相融",技术优势正在转变为传播优势175)。在科技期刊领域,很多学者关注媒体融合问题并形成了较为丰富的理论成果,在实践中也出现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融合出版案例。基于媒体融合快速发展的态势和前期取得的成果,目前面临的关键问题还是如何选择更为全面深入和行之有效的融合出版路径与模式。

(一)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路线图

基于问卷调查结果及近年国内学者对国内外科技期刊数字出版、知识服务等的研究成果,可以在宏观上清晰地梳理出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发展的路径,推导出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发展的三步走路线图。

1. 初级阶段:开展信息化服务

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发展的第一阶段可概括为初级阶段,主要目标是梳理科技期刊自身资源及其特点,开展低层次信息化服务,构建满足期刊自身需求的传播网络体系,利用第三方平台开展融合出版业务。在融合发展的初级阶段,期刊的主要诉求是利用成熟平台、技术扩大其影响力,力争降低运营主体在融合出版中的资源、财政、人才方面的投入,获得最佳投入产出比。

调查显示,国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普遍处于初级阶段。在融合出版的实践中,科技期刊大多利用第三方技术公司研发的平台,开展内容采编、组织、发布、传播和经营业务。在采编方面,绝大多数科技期刊(91.62%)采用了第三方的采编平台。在传播方面,开展自媒体业务是目前最令人关注的热点趋势,接受调查的943种期刊中,有76.88%的期刊利用了微信、13.26%的利用了微博等自媒体工具。自媒体具有主体庞大、门槛低浅、形式多元、传播迅速、内容丰富的特征,成为科技期刊除网站外最有效的传播途径。在网站建设方面,已有80%以上的期刊实现了论文的在线发布。

利用第三方融合出版平台实现为读者、作者、编者提供信息化服务是本阶段的主要特性。从融合出版的发展来说,科技期刊需要经历类似的过程以积蓄融合出版的经验,挖掘自身的服务潜能,同时规避投入产出比例失调的风险。

新兴技术和技术革新一方面为科技期刊带来了红利,解决了科技期刊在互联网时代与读者、作者、编辑建立连接的需求,提高了科技期刊被读者发现和利用的概率,也为科技期刊扩展知识服务的外延提供了可能,达到了空间和时间的自由;另一方面也成为科技期刊的发展壁垒,传统科技期刊无力利用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获得融合创新的主动权,部分丧失了自主开展融合出版的能力。在此阶段,国家应从体制、机制方面保障科技期刊新兴出版的良好环境,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技术投入、人才储备,支持我国科技期刊走出融合出版的困顿阶段。

2. 成长阶段:打造数字出版产业生态链

倘若科技期刊能够跨越初级阶段,便发展到成长阶段。在成长阶段,科技期刊的主要目标是以提升内容生产效率、扩展期刊传播能力、开拓经营模式为核心要务,打造数字出版产业生态链,开创融合出版可持续发展的新局面。成长阶段是国内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瓶颈期,难点在于以下两点。

第一点,如何围绕科技期刊的融合发展构造产业生态圈。所谓数字出版产业生态圈是指围绕科技期刊出版商在上下游形成一系列技术和服务供应商,开展数字出版的业务,共同提升数字出版的能力和效率。经过剖析国内外典型机构搭建的成功平台,可以看到,平台不是靠一家出版机构的力量完成的,而是围绕媒体融合发展,成立的一系列服务商提供相应的技术和服务。生态链的构建涉及到上游的内容组织、产品策划,中间的内容生产方式与流程,下游的出版平台、网络传播途径以及商业模式和企业管理等。这一阶段,要加快产权制度改革,推进出版企业股份制改造,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培育几家科技出版集团,通过不断的重组兼并扩大规模,将"小舢板"打造成 "航空母舰"。

第二点,如何在融合出版中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融合出版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学理论基础是"平台经济(Platform Economics)",所谓"平台经济",是以信息技术和第三方支付为手段,基于虚拟或真实的交易空间或场所,促成双方或多方供求之间的交易,通过重构产业链、价值链交联,促进产业融合发展的一种创新性发展形式176)。"平台经济"发展模式契合新兴出版的产业特征与规律。在成长阶段,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探索是科技期刊出版模式转型的核心,包括如何形成优质的期刊出版平台、行业性信息化服务解决方案乃至科研人员和行业领域社交圈。

在成长阶段,科技期刊经营主体要注重通过构建复合出版流水线,将优质内容资源转化成优质数字产品,通过平台服务于"用户",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是否形成融合出版可持续模式,是判断科技期刊融合出版转型成功的标准。

3. 成熟阶段:开展知识服务

随着科技期刊出版完成出版生态链建设,融合出版的可持续经营模式成型,科技期刊将进一步构建专业化社区服务平台,将服务延伸到科研、创作、执业、决策,进入到融合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知识服务阶段。成熟阶段的目标是期刊实现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业务流程和市场运营的深度融合,完成从内容资源提供商向知识服务提供商的转型。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提出,"出版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知识服务"177)。从国际融合出版案例分析来看,四大科技出版商已经完成了数字出版生态链的构造,实现了向知识服务商的转型。从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调研结果来看,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尚不完善,知识服务的发展刚刚起步,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还未完成从"输血"到"造血"的进化,在满足用户期望需求与赢得用户信任方面存在较大难点,离全方位、个性化、立体式的知识服务还相去甚远。因此,我们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要走,但调查显示科技期刊人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和信心,并正在戮力前行。

(二)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可持续发展方向

我国目前尚没有形成大型的集约化科技期刊出版集团,未能形成分工体系明确、协作关系精良、产业生态完备、实力发展均衡的科技期刊出版产业生态圈,从整体上来说,中国科技期刊的融合出版形成自主良性可持续发展将是一个探索与成功并举的历程。

调查显示,我国科技期刊人对于融合发展的信心和决心较大,30%以上(288/943)的期刊已经开展融合出版工作,59.28%的期刊认为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会开展类似的工作,87.49%(825/943)以上的期刊会在未来加大对融合出版方面的投入,包括人才引进、资金投入、资源建设等,从我国科技期刊的国情出发结合各自的刊/社情优势以及行业需求,表达了科技期刊优先发展方向的考虑。在问卷给出的盈利模式中(图3-21),他们认为最有效可行的科技期刊融合出版的3个方向是:学术合作/项目合作、知识服务/在线工具、网络广告;其次是付费阅读、在线培训和在线销售。

1. 依托科学共同体,开展学术合作

科技期刊是科技、技术、医学专业领域下的专业期刊,具备学术合作的前提,被赋予了学术合作/项目合作的"天然性",围绕科技期刊开展学术经营活动也是期刊学术价值被认可的一种外显形式。科技期刊的功能不只是向专业人士推广学术研究成果,还有构建专业领域的社群关系、汇聚和发现优秀的专业人才、强化科学共同体的内在属性。有专业群体必然有该群体的特质需求和根本需求,在个人、企业、机构和行业等各层面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需求。基于行业各层面的需求开发针对性的科研项目,就成为了科技期刊的专长服务内容。

调查显示,科技期刊对于学术合作/项目合作可能带来的利益回报认可度是最高的,超过六成的期刊认为学术合作/项目合作是最佳的经营收益点。科技期刊可以通过学术经营六要素"作者-编辑-内容-信息-市场-品牌",构建动态环形链式模型,开展学术经营活动178)。即便如此,在融合出版的各个阶段,开展基于学术的经营活动,科技期刊需在基本的定位、价值取向和经营行为上有清晰的认识,应将社会公益价值创造领先于市场价值创造,关注长期效应优于短期效益,秉持"专业、专注"职业精神,不断创新和开拓179)

2. 挖掘知识产品,提供知识服务

知识服务/在线工具是科技期刊第二认可的发展方向。媒体人称2016年为我国的"知识服务元年",过去两年,大批互联网企业开始或高调或悄然进入这一领域,中国消费者也愿意为此付费去获得答案。《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提出我国的知识服务正在全面推进,知识付费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新产品不断推出180),"知识付费"理念已深入人心。

冯宏声在"知识服务的长长短短"中提出,出版业想做好知识服务首先要构建知识服务体系,从知识服务的场景设计出发,从知识服务模式倒推回知识产品生产,再回到知识资源采集、积累、管理、挖掘、复用、循环、加工。我国科技期刊的服务对象和服务场景相对明确,结合自身在行业上的资源优势、信息优势和专家优势是可以为用户设计垂直性服务工具或产品。英国医学杂志(BMJ)集团在英国医学会旗下的《英国医学杂志》基础上,不断发展壮大起来,成为医疗服务提供商。目前其服务的形式并非单纯依赖于内容组织的输出,其产品已经致力于为医疗机构和个人提供研究、学习和临床决策工具,包括医学期刊、教育培训和评估、循证决策支持、质量改进服务、初级医疗工作的流程解决方案等181)。BMJ集团开发了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完成了从一家传统的科技出版商向医疗服务提供商的华丽蜕变182)

3. 注重网络传播,拓展市场营销

长期以来,广告经营是科技期刊获得经济收益的重要途径。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读者阅读模式的转变,纸质期刊的销售和发行出现了下滑,削弱了纸质期刊的市场影响力,导致了纸媒广告的营收下滑。与之相对的是网络平台的传播力提升,带来了用户流量,也带来了市场影响力。这为科技期刊配合企业整体营销战略,开展网络广告营销提供了基础。

网络广告营销可以发挥网络互动性、及时性、多媒体、跨时空等特征优势,策划吸引客户参与的网络广告形式,选择适当网络媒体进行网络广告投放。

调查显示,通过网站流量带来广告收益尚未成主流,分析其主要原因是我国科技期刊大都独自运行,形成了"信息孤岛",分散了流量资源,难以形成用户黏性,削弱了市场价值。但近些年,部分科技期刊较好地利用了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开展网络广告服务,获得了稳定的收益,在小范围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为适应用户的阅读需求,广告的表现形式也开始多样化,通过软广告方式结合产品营销的模式逐渐受到青睐。

(三)中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实现路径

我国科技期刊融合出版整体上还处于初级阶段,在形成具备较大规模的科技期刊出版巨擘之前,还需不断摸索适合中国科技期刊发展的道路。《科技期刊融合出版调查问卷》专门设置相关问题,希望从融合出版实现路径的资源配置难度、利益分配模式、是否具备可持续性等方面考量,征求业界对融合出版实践路径的共识。调查显示(图3-2),"借助成熟的数字出版平台开展融合出版""通过行业领域组建期刊联盟开展融合出版"和"借助成熟社交和自媒体平台开展融合出版"是最为认可的3种方案。

1. 借助成熟的数字出版平台

在社会化分工不断提升的大前提下,融合出版的每一阶段,引入社会化分工协作团队是最为明智的选择,这有利于提升产业工作效率,降低劳动成本。国际知名科技出版商在出版产业链中也会引入成熟的平台提供商作为服务支持,比如应用内容采编平台ScholarOne、数据结构化平台eXtyles、内容生产平台PTC Abortext、数字图书馆采购平台Ingentaconnect(tm)等。国内如中国知网为科技期刊的网刊融合出版提供了一系列平台级的支撑服务。腾云期刊采编平台面向具备完整的知识再生产流程,为期刊编辑部提供包含选题组稿、学术相似性检测、审稿人推荐、参考文献校对等采编服务。网络首发平台为期刊提供包含增强出版、数据论文和全流程出版在内的多种融合出版形式;为作者提供科研选题、投稿选刊,同时提供科研协同创新和论文撰写辅助等出版服务;为读者提供移动端和桌面端多种形式的数字阅读,逐步完善面向个人和机构的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为出版管理提供国内国际引证的评价和人机结合的半自动化审读183)

(1)借助成熟的数字出版平台是融合出版产业生态链构建过程中的必由之路。在高速发展的出版融合技术下,出版社会化分工日益精细,任何一个出版社在当前条件下不可能在产业链条的任何一个环节上都是最优的,只能是在某一个或者几个环节上具有优势。所以优秀的企业会通过产业整合的方式对业务进行延伸,将自身优势发挥出来,抓握核心业务/技术,将非核心业务委托给供应商,以达到多赢局面下的利益最大化。

(2)借助成熟的数字出版平台可降低融合出版的投资成本和交易成本,且有利于信息资源的交流、汇集,促进技术、产品的联动创新。每一个数字产品从原型设计到投产使用需要经历一系列试错的过程,可以说每一次升级都是在大量的错误案例基础上积累而来,这对于出版商来说具有时间和资金投入的风险。比如励讯集团,即便在全球拥有约7000名技术人员,也会考虑采购成熟的技术平台为自己所用。

(3)借助成熟的数字出版平台可扩大自身内容在全球的传播力和品牌影响力。在互联网时代,显示度已经成为科技期刊的关键性指标之一,融合出版给科技期刊在空间和时间维度进行了赋能,获得了更广泛的传播途径,通过与不同出版平台的合作,可以实现期刊内容利用价值的最大化。

当前,中国科技期刊要考虑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借助于数字出版平台开展融合出版工作,以进一步提升为读者/用户服务的能力。在融合出版过程中,我们应该把握话语权和主动权,努力成为融合出版的雇主,而不是将基本的或核心的业务通过简单的方式转嫁给技术合作商。通过不断开拓知识服务内容,赋予期刊继续前进的动力。

2. 组建行业领域的期刊联盟

科技期刊自诞生之日就具有强烈的学科属性,期刊在学科领域内的集合既是学科发展的趋势,也是期刊发展的需要。调查显示,大多数期刊认为以学科领域组建期刊联盟是当前开展融合出版的一种有效途径。

学科专业刊群是科技期刊集群的基本实现模式,主要指同一学科及其相关学科的科技期刊在主管主办单位、运营单位等不同层面的聚集,也包括期刊在内容组织、生产、质量控制、出版、发布和新媒体服务等不同环节的整合184)

行业领域组建期刊联盟的一种重要形式是以学协会为纽带进行集约。学协会支持期刊建设具有天然的优势,包括优质的内容资源、人才资源、专家资源、品牌资源和市场资源。通过发挥学会的主导和协调作用,能够更好地配置和整合其下的期刊编辑部资源。在国内典型案例分析中,一些科技期刊社依靠专业学会或行业协会已开始了期刊集群化建设,比如中华医学期刊网、中国光学期刊网、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的材料期刊网等。还有一种形式是依托出版单位进行的,比如科学出版社的SciEngine平台和中国科技期刊网等。

通过行业领域组建期刊联盟开展融合出版除了可以更有效的整合优质资源外,还可构建本领域的用户生态圈,做到对用户的垂直化服务,也容易找到服务主,形成商业模式。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组建期刊联盟也面临各种问题。比如技术人才短缺问题,想成为知识服务提供商,必然先要成为掌握先进生产力的高科技技术公司;体制机制问题,可能存在政策风险;还有联盟各方存在收益分配的潜在分歧问题;当然,资源整合能力决定了平台的最终成败。

3. 利用成熟的社交和自媒体平台

自媒体在近些年成为科技期刊研究的热门话题,以微信、微博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以其"平民化、门槛低、时效强"等特点迅速占领传媒市场。科技期刊概莫能外,利用成熟的社交和自媒体平台成为开展新媒体出版的有效手段,优势也是明显的:不需要专业化培训;成本低至几乎为零;可实现高效而快速的传播;可实现与读者作者的互动,有效构建专业领域生态圈等。

自媒体对科技期刊融合出版来说,也需要理性考虑。①自媒体具有强烈的时代属性。在关注力经济盛行时,自媒体为科技期刊带来了无限的创作空间,但我们很难把握其是否会跟当年的BBS和博客一样,成为昨日黄花,所以孤注一掷的依托于自媒体开展融合出版有相当的风险。②自媒体时代,用户只关注头部媒体,对于学科建设薄弱、期刊竞争激烈、商业价值贫瘠的期刊来说,开展自媒体的工作难以取得预期效果。因此,科技期刊人将受到公序良俗和职业操守的考验,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能否坚持内容报道的真实性、科学性,避免庸俗化、快餐化,将面临考验。③自媒体不是集群化的经营平台,因为自媒体的独立性,不能形成兼容并蓄的集约化知识服务平台,使得品牌期刊与基础期刊不能兼顾,难以做大做强。

纵观国际上大型科技出版商的融合发展历程,融合出版的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所谓的"弯道超车"应是在学习和借鉴国外成功转型的科技出版商的发展思路,深入剖析其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笃定目标,脚踏实地,少走弯路。

Dunham G. What are Trends in Scholarly Publishing [EL/OL]. http://www.asha.rg/academic/questions/trendsscholarly-publishing. [2017-11-10]

彭希珺, 张晓林. 国际学术期刊的数字化发展趋势[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3, 24(6): 1033-1038.

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7/20/content_5211996.htm. [2018-07-28]

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http://www.miit.gov.cn/n1146285/n1146352/n3054355/n3057497 /n3057498/c5960779/content.html. [2018-07-28]

STM launchesTechTrends 2022. https://www.stm-assoc.org/standards-technology/tech-trends-2022/. [2018-07-28]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https://bitcoin.org/en/bitcoin-paper. [2018-07-28]

Van Rossum J. Blockchain for Research: Perspectives on a New Paradigm for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Digital Science. [2017-11-28]

陈晓峰, 云昭洁. 区块链在学术出版领域的创新应用及展望[J]. 情报工程, 2017, 3(2): 4-12.

Alper B S,Hand J A,Elliott S G,et al. How much effort is needed to keep up with the literature relevant for primary care?[J]. Journal of the Medical Library Association Jmla, 2004, 92(4): 429-437.

M S. The knowledge chain model: activities for competitiveness[J]. 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2001, 20(1): 77-98.

丛挺. 基于知识链的全球学术出版服务模式创新研究[J]. 出版科学, 2018, 26(1): 27-32.

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 http://www.sic.gov.cn/News/568/7737.htm. [2018-07-28]

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 http://www.iimedia.cn/59925.html. [2018-07-28]

路遥. 新知识付费时代,出版业的机会在哪里?http://www.cptoday.cn/news/detail/4530. [2018-07-28]

STM launches Tech Trends 2021. https://www.stm-assoc.org/standards-technology/tech-trends-2021/. [2018-07-28]

黎建辉, 吴超, 张丽丽, 李成赞, 胡良霖. 科学数据出版调查与分析[J]. 中国科学数据, 2016,1(1). http://www.csdata.org/paperView?id=9. DOI: 10.11922/csdata.120.2015.0009.

十三五规划建议(全文) . http://jiuban.moa.gov.cn/zwllm/zcfg/flfg/201511/t20151103_4888538.htm. [2018-07-28]

地质科学数据出版系统. http://dcc.cgs.gov.cn/. [2018-07-28]

Priem J, Taraborelli D, Groth P, Neylon. Altmetrics: A manifesto[2010-10-26]. http://altmetrics.org/manifesto/. [2018-07-28]

Park J K, Jeong E H, Seomun G A. The clock drawing test: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diagnostic accuracy.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 10.1111/jan.13810. [2018-07-28]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7. 202.

庄子逸. 重视知识与"知识宝库"[J]. 图书馆杂志, 1983, (3): 3-6.

彭修义. 对图书馆工作与图书馆理论的知识文化考察(续完). 图书馆建设[J], 1987, (4): 17-23.

张晓林. 走向知识服务:寻找新世纪图书情报工作的生长点. 中国图书馆学报[J], 2000, (5): 32-37.

王明亮. 科技期刊出版的知识服务化[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04, (1): 12-14.

Selstad T. The rise of the quaternary sector. The regional dimension of knowledge-based services in Norway, 1970-1985[J]. Norsk Geografisk Tidsskrift - Norwegian Journal of Geography, 1990, 44(1): 21-37.

Miles I, Kastrinos N, Bilderbeek R, den Hertog P, Flanagan K, Huntink W. Knowledge-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their role as users, carriers and sources of innovation. https://www.escholar.manchester.ac.uk /api/datastream?publicationPid=uk-ac-man-scw:75252 &datastreamId=FULL-TEXT.PDF. [2018-07-27]

OECD. 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 http://www.oecd.org/sti/sci-tech/theknowledge-basedeconomy.htm. [2018-07-27]

Wu X D, Zhu X Q, Wu G Q, Ding W. Data mining with big data[J]. IEEE: Transactionson Knowledge and Data Engineering, 2014, 26(1): 97-107. http://ieeexplore.ieee.org/xpl/articleDetails.jsp?arnumber=6547630

Shour S. Intelligent knowledge exchange platform. US20030216928A1, 2003-11-20. [2018-07-28]

Sivany Y. Method for creating a knowledge map. US6421066B1, 2002-07-16. [2018-07-28]

Dockter M J, Farber J F, Seppi K D. Facility for the intelligent selection of information objects. US6208989B1, 2001-03-27. [2018-07-28]

Banks-Binici J, Curtis J D, Goodwin J P, Newbold D L, Reagen J, Schirmer A L. System and method for distributing services for knowledge management processing. US20030177127A1, 2003-09-18. [2018-07-28]

Lu J. Recommendation method of knowledge service. CN102043793A, 2011-05=04 [2018-07-28]

方卿, 王一鸣, 李舒格. 技术的闸门已开启: 2016年海外学术出版技术热点分析[J]. 科技与出版, 2017, (2): 15-19.

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启动大会在京召开. http://www.gapp.gov.cn/news/1656/248465.shtml. 2015-04-10 [2018-07-29]

李明远.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筹建知识资源服务中心[N].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6-03-21. http://www.gapp.gov.cn/news/1658/278251.shtml. [2018-07-29]

2018年7月24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在发布《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时的介绍。

郭传杰. 中国科学院与科技期刊[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03, 14(1): 3-8.

彭斌. 从1.0到3.0, 科技出版业升级路径的思考和探索[N]. 中华读书报, 2018-02-28,.

柯春晓. 基于知识服务的科普期刊办刊模式研究[J]. 出版科学, 2018, 26(1): 66-70.

刘思强. 让媒体融合产生化学反应--以2018《政府工作报告》解读报道为例[EB/OL]. 人民网-新闻战线[2018-7-5]. 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8/0705/c420433-30129343.html. [2018-07-12]

徐晋. 平台经济学[M]. 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4.

魏玉山: 知识服务是未来出版的升级版[EB/OL]. 出版商务网[2017-4-10]. http://www.cptoday.cn/news/detail/3168[2018-9-15].

李鲡瑶. 科技期刊学术经营链研究[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4): 527-530.

罗京华. 关于我国科技期刊市场化经营与发展的思考[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7): 925-928.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2018.

刘伟竹, 沈锡宾, 刘冰, 姜永茂. 英国医学杂志集团的全方位服务模式及启示[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8): 1012-1015.

沈锡宾, 刘伟竹, 刘冰, 姜永茂. 英国医学杂志(BMJ)集团的转型与思考[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7): 863-866.

史朋亮, 吴晨. 一个相对完善的面向期刊综合出版平台的功能范式[J]. 中国传媒科技, 2018, 303(6): 7-12.

王铮. 我国科技期刊刊群实现形态和路径研究[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5, (12): 1254-1260.

  • 图4-3学术出版知识服务模型144)

  • 图4-4CNKI中知识服务相关文献的学科分布

  • 图4-5CNKI中知识服务相关文献的关键词分布

  • 图4-6基于CNKI与出版和期刊相关的文献词云图(上:全文献分词;下:关键词)

  • 图4-7Scopus中知识服务相关文献的学科分布

  • 图4-8基于Scopus文献的关键词词云图(左:国内作者;右:国外作者)

  • 图4-9基于Derwent Innovation的专利地图

  • 4-10科技期刊知识服务架构

  • 表4-1 与知识服务相关的国家政策

    年份

    机构

    标题

    相关内容

    2015

    国务院

    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

    推动万众创新大数据工程建设,开展知识服务大数据应用,建立国家知识服务平台与知识资源服务中心。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9/05/content_10137.htm

    2016

    国务院

    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

    战略目标之一为:创新型经济格局初步形成,若干重点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成长起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和产业集群。科技进步贡献率提高到60%以上,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

    http://www.gov.cn/zhengce/2016-05/19/content_5074812.htm

    2016

    现代化研究所

    中国现代化报告2016:服务业现代化研究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知识经济的差距比服务业还要大。2010年,美国知识服务业比例是中国的2.4倍,德国是中国的1.9倍;人均知识型服务业,美国是中国的23倍,德国是中国的11倍。战略目标:力争用35年时间,即到2050年,知识型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和国际竞争力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知识生产、知识传播和知识服务的内容和质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建成知识创新强国、知识传播强国、知识经济强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11728-986780.html

    2017

    国务院

    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

    专栏17:文化科技创新工程。数字出版创新:建立国家知识服务平台,搭建新闻出版内容生产与分销平台。支持发展绿色印刷、纳米印刷。

    http://www.gov.cn/zhengce/2017-05/07/content_5191604.htm

    2017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科技发展规划

    专栏3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发展项目: 01 新闻出版业关键技术研发与应用工程(研发应用知识组织、知识管理及知识服务的关键技术);03 国家知识资源数据库工程(建设国家知识服务平台及其数据、营运、技术支撑中心;创新信息内容服务模式,提供知识服务解决方案)。

    http://www.gapp.gov.cn/sapprft/upload/files/2017/12/27151652238.pdf

    2017

    科技部

    "十三五"现代服务业科技创新专项规划

    多次提到"知识服务",涉及了需要攻克的关键技术和内容建设两个方面。

    http://www.most.gov.cn/mostinfo/xinxifenlei/fgzc/gfxwj/gfxwj2017/201704/t20170426_132497.htm

    表4-2 我国不同类型科技期刊知识服务重点

    期刊类型

    影响力标志

    可优先采用的知识服务盈利增长点

    知识服务基础

    学术期刊

    影响因子

    MOOC课程(编辑和专家均可以参与)

    学科编辑、科研人员

    技术期刊

    行业认可度

    垂直性行业服务(专业考试相关、产学研中介)

    国家认证机构、企业研发人员、科研院所工程技术专家

    科普期刊

    读者数量

    为读者的日常生活决策提供知识服务应该成为科普期刊构建商业模式的核心174)

    专业编辑、专业媒体、行业专业人员

Copyright 2019 Science China Press Co., Ltd. 《中国科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4590号-1